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膠東女烈傳
膠東女烈傳
1941年秋,日軍占領下的膠州,一片蕭條景象。

  華燈初上時分,縣城開始出現一絲活氣,賣香煙的、春卷的、修理鞋帽的小販漸漸多了起來。縣城東頭的日軍特高科內顯的非常寂靜,并且不時傳來陣陣少女撕心的慘叫,只見內最內側的一間刑房內正進行著一幕令人發指的獸行,一名年約十八九歲的美麗少女被赤條條一絲不掛的呈“大”字型扣在一個刑架上,一名日軍少佐坐在轉椅上,四名彪形大漢正在給少女上刑,少女的玉體上滿是鞭橫,暈死過去。

  肥原進二少佐坐在轉椅上看著昏死的少女陷入沈思之中。一個月來,日軍向華北戰場運送彈藥的軍列遭到游擊隊多次阻擊,大量軍火被截,致使華北日軍遭到八路軍重創,在城內多名日軍軍官被刺殺,游擊隊神出鬼沒的作戰方式令日軍參謀本傷透腦筋參謀本部給特高科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找出游擊隊的隱藏地然后全部消滅。

  日軍為了消滅游擊隊,制定了周密的部屬,終于在一次圍捕中抓住了一名游擊隊的女交通員,為了從她口中得到游擊隊的情報,特高科制定了祥佃的審訊計畫。

  “嘩”一名日軍提起一桶冷水潑在少女一絲不掛的玉體上。

  “呵---”少女醒轉過來。

  肥原進二走到少女身前托起少女的下巴道:“姑娘,你的把游擊隊的情況說出來,要不然-------”

  “呸!”少女突然一口啐在肥原進二的臉上。

  “八格,看來不給你上點歷害的你是不肯說的了。

  肥原進二拍拍手,一名打手從刑具中拿來一個木盒,打開只見裏面放著十幾支長約2寸的銀針。

  肥原進二淫笑著走到刑架前,一手托起少女那白嫩尖挺的乳房道:“姑娘,說吧,要不然這麼美妙的乳房可就要變樣了。”

  “不知道。”少女偏過頭去。

  “啊----”少女一聲慘叫。只見一名打手將一根銀針殘忍的插入少女的乳頭中。

  “說不說”。

  “--------”

  少女不答。打手再度將一根銀針插入少女那粉紅色的右乳之中。

  “畜生,狗強盜,你們不得好死。”少女叫駡著,一會兒,少女那兩只尖挺白嫩的乳房上插滿了銀針,少女也昏死過去。

  “嘩!”冷水再度潑醒少女。

  “說不說。”

  少女不答。

  “八格,用婦刑。”

  “嗨!”兩名日軍淫笑著將少女從大字架上解下,拖到一張刑床上,將姑娘仰面按在鐵床上,將姑娘的雙手反綁在床后,又用一個鐵圈扣在姑娘的腰上,然后用繩子扣住姑娘的玉足,將繩子向兩側向上拉開,這樣姑娘的兩腿便被分了開來,一個年青姑娘最羞于見人的部位完全呈現在日軍的面前。

  :“姑娘,說吧!不然下面的刑罰可不是你這樣的美貌的姑娘所能忍受的,何況皇軍是多麼喜歡你的肉體,打壞了可就太可惜了。”

  :“不,你們這群喪盡天良的畜生,你們會有報應的,總有一天有人會為我報仇的。”姑娘盯著肥原進二平靜的道。

  :‘會讓你開口的。”肥原進二淫笑著從刑具中取出一支銀針,來到刑架前,淫笑著分開姑娘毛絨絨的陰毛,左手支開姑娘那粉紅色的兩片陰唇,然后右手將銀針放在刑床上,將右手食、中二指放在姑娘的陰部開始搓揉姑娘那粉紅色的陰蒂,姑娘的陰蒂在肥原進二的搓弄下漸漸挺立了起來。

  “說不說,不然這銀針將插入你的陰蒂內。”

  “禽獸,不知道。”

  見姑娘不說,肥原進二將銀針刺向姑娘的陰蒂,并故意不刺入陰蒂內,而是在陰蒂的兩側撥弄著。

  “呵-----。”姑娘的雙峽纓紅,陰道流出一股清亮的黏液來。高聳的酥胸不住起伏著。

  “姑娘,說出來吧,何必再忍受拆磨呢!”“畜生---啊!”姑娘發出一聲慘叫肥原進二見姑娘不說,將銀針刺入姑娘的陰蒂之內,鮮血從姑娘陰蒂中慢慢滲出,一滴滴滴落在刑床上。姑娘昏死過去。

  “嘩”一名日軍打手將一桶冷水潑在姑娘一絲不掛的下體。姑娘再度蘇醒過來“到底說不說。”

  “不知道。”

  “再不說,讓你這輩子再做不成女人。”

  肥原進二見姑娘不招,命令一名日軍從刑具中拿來一只皮箱,打開但見裏面放著一列列排列整齊的各種棍子,有鐵棍、膠棍、帶刺的、帶鉤的----后面可通水源、電源。

  一名打手從皮箱中取出一根兩尺多長二寸多粗的帶刺鐵棍,然后裝在一部機器上打開電源,那鐵棍快速旋轉起來,那日軍淫笑著將鐵棍插入姑娘的陰道。鐵棍在姑娘陰道內快速旋轉著,在日軍打手的控制下一進一出的抽插著,每當插進去,姑娘那兩片粉紅色的陰唇便被插的陷進去,抽出來陰唇便被翻開來,姑娘的酥胸起伏著。

  “什麼樣,上天堂了吧。”鐵棍一寸寸插入姑娘的陰道,姑娘大口的喘著氣。

  “說不說。”肥原進二示意打手停下來。

  “呸!”姑娘用盡全力一口啐在肥原進二臉上,肥原進二不怒反笑,用姑娘被扒下的月白色內褲拭去臉上的口水獰笑著對那日軍打手道“全部插進去,我要看看她能忍受到什麼時候。”

  “啊------”姑娘猛的發出一聲慘叫,整個人猛的后仰,掙扎的刑床吱吱作響兩條白嫩的玉腿由于劇烈的疼痛而收縮而使扣在玉足上的皮膚發出慘人的白色。

  只見那日軍將鐵棍猛插入姑娘的陰道,二尺多長的鐵棍整根插入姑娘柔嫩的陰道,直插入姑娘的子宮,陰血從姑娘的肉逢中狂涌而出,很快姑娘的玉臀下便積起了一大灘血跡和物。

  “你到底說不說。”

  姑娘閉上美目偏過頭去,忍受著下身撕心裂肺的劇疼。

  肥原進二命令打手將辣椒水從鐵棍的后而灌入姑娘的陰道。

  “啊-----痛痛死了----停----停下---啊----”

  肥原進二再次示意打手停下酷刑。

  ‘什麼樣,知道皇軍的歷害了吧,說出來吧!““我我不知道。”

  見姑娘欺騙了自已,肥原進二氣急敗壞的命令打手抽出少女下體的鐵棍,親手換上一根前端帶勾的粗長鐵棍親手將鐵錕捅入姑娘的陰道,鐵棍的勾子旋轉著磨擦著少女的陰道內襞,同時命令兩名打手用燒紅的烙鐵燙她的兩只豐滿的乳房。

  刑房中響起了姑娘那聲聲凄鬁的慘叫聲。不一會兒,兩名日軍不停的用燒紅的烙鐵燙姑娘的乳房,姑娘那兩只豐滿白嫩的乳房已被燙的焦黑,刑房中充滿了焦臭味姑娘昏死了七、八次每次都被用冷水潑醒。肥原進二自已首先受不了,走了出去。

  #### # ###

  “鳳陽茶樓”位于膠州東面的小王廟附近,就在日軍特高課的外面,撐桅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清瘦漢子,他叫王振林,由于是早上,三三二二的客人正在喝茶,左側二名彪形日軍的談話引起了他的注意。

  “水田君,你不知道,前天捕的那個中國姑娘真是少見的美女,在日本我還沒見過那麼美貌的,可惜是個女游擊隊員,骨頭可真硬,你知道最近游擊隊活動很頻繁為了從她口中得到游擊隊的情報,昨晚給她上了很歷害的刑,她什麼都沒說,那麼漂亮的下身都插爛了,真可惜。”

  “輕見君,她死了嗎!”

  “沒有,肥原少佐閣下說今晚不要對她用刑,直到她開口為止。”

  “你們特高課對這麼美貌的花姑娘沒的上她嗎?”

  “什麼會沒有呢,昨天白天我們五個人輪了她一整天,今天我還直不起腰呢她那地方可真叫人爽,肯定還是個處女。”

  茶店老板搓著雙手,手指關節都發白了。

  ## ## # # #

  刑室內發著昏暗的光,一具雪白的女體被仰面反綁在一張拱形的刑椅上,她的雙手被反扭扣住,她正是二天前被俘的女游擊隊員周潔,她的一雙玉腿被分開到極限扣住,下體完全呈現在日軍眼前,兩片粉紅色的陰唇無力的微微張開,粘滿了精液及血跡,姑娘的眼神無神的望著天花板。

  肥原進二走到刑架前獰笑道:“周小姐,說吧,何必再為他們隱瞞呢”

  :“畜生,他們會為我報仇的。”

  “是嗎,他們什麼會知道你在這兒享受快樂呢?”

  “-------”

  “用鹽水給我替周小姐洗洗身子。”

  兩名打手獰笑著分開姑娘的兩片陰唇,將濃鹽水灌入姑娘的陰道,然后用力搓姑娘的陰蒂及陰唇。

  “啊-----”周潔撕裂心肺的慘叫,她感到下體一陣巨痛。

  鮮紅的陰血從姑娘的肉縫中流了出來。

  “說不說,周小姐。“

  “-------”

  見姑娘不說,肥原進二再度命打手將一根長約二尺的帶刺鐵棍捅入姑娘的陰道。

  鐵棍一點點擠入姑娘的嫩肉中。

  當整根鐵棍插入姑娘的陰道時,姑娘已昏死過去三次,混身水淋淋的像是被剛從水中撈出一樣,下體像浸在血中一樣,從陰道內流出的血水在她那下身積了一大灘。

  冷水再度潑醒一絲不掛的少女。

  周潔吃力的睜開雙眼。

  “說不說。”肥原進二用力捅那鐵棍。

  “---”

  “再給你加點料,你就會說了。”

  肥原進二命令日兵對周潔施以殘暴的電刑。

  兩名打手將兩根電線繞在周潔那兩只勃起的乳頭上,然后將一根電線繞在姑娘下體的鐵棍上,打開電源。

  “啊----”姑娘慘叫著,整個人反后弓起。

  她的陰唇像被人用力拉開一樣翻裂開來,藍色的電弧在她陰道內飛旋。

  “說不說。”肥原進二命人關掉電源。

  周潔大口的喘著粗氣,高聳的酥胸起伏著。

  見姑娘不說,電源再次打開。

  “啊------”慘叫聲中一股黃濁的尿水噴出了姑娘的陰道,她小便失禁了。

  電壓被提高到100伏,姑娘的慘叫已經嘶啞了。

  鐵棍在姑娘下體劇烈抽插著,一陣陣的血水從姑娘腿根部的肉縫中流出。

  終于姑娘昏死了過去。

  肥原進二命人撥出姑娘下體的鐵棍。

  冷水再度潑醒姑娘。

  “說不說。”肥原進二抓住姑娘的長發。

  姑娘虛弱的搖搖頭。

  肥原進二獰笑著命令打手將姑娘拖到一張“十字”刑椅上,將姑娘的雙手向兩邊拉開,用鐵扣扣在橫木上,然后又在姑娘的雪白小腹上綁上繩子,將姑娘那一雙雪白渾圓的玉腿各自綁在一張長橙上,繩子從姑娘膝上繞過綁緊,然后將姑娘的雙腿分開到極限,使姑娘的陰部完全呈現出來。

  :“周小姐,說出來吧,下面要對你用的刑可不是任何女人所能忍受的,何必受刑后再說出來,那你的損失就大了,像你這樣的美貌姑娘何必為共產黨賣命呢,只要你說出游擊隊的駐地,我可以立刻送你到國外養傷,三個月后你又是一個無可媲義的東方大美人。”

  周潔搖著頭沒有吭聲。

  肥原拍拍手,一名打手從內室擡來一盆碳火,上面放著十幾枚燒紅的烙鐵和幾支銀針。

  肥原獰笑著從碳火中取也一枚燒紅的烙鐵來到刑架前,輕輕觸了觸周潔的左乳尖。姑娘一絲不掛的玉體在刑橙上跳了一跳,但是她忍住沒有發出聲音。她那潔白的乳頭上起了一個水泡。

  “周小姐,大日本皇軍知道你和城裏的許多人有密秘聯系,告訴我他們是誰?”

  周潔沒有吭聲只是搖頭。

  肥原見面姑娘不說,獰笑著狠狠將燒紅的烙鐵按在姑娘白嫩的乳房上。那樣的劇痛是不可忍受的,姑娘尖利的慘叫震耳欲聾,她的裸體凄慘的移向另一邊。但是她不能掙脫手腕上的束縛。

  “說,你的聯系人是誰?”

  姑娘痛苦的皺著眉,但是沒有張嘴回答。

  肥原換了一枚燒紅的烙鐵,再度將烙鐵按在姑娘另一只潔白渾圓而尖挺的乳房上。“吱”的一聲一陣青煙從姑娘乳房上冒出。

  姑娘把牙齒咬的咯咯響,她的喉嚨在劇烈的上下抽動著,她被捆緊的雙手發瘋似的在空中抓握著,拼命的蹬踏首被捆緊的腳。

  “說不說。”

  “-----”姑娘不答。

  肥原一次次把換好的烙鐵按向姑娘的乳房、小腹、白腿及玉腿內側。一陣陣青煙冒起。終于在這慘無人道的酷刑下姑娘昏死過“嘩 ”一桶冷水潑在姑娘一絲不掛的玉體上,姑娘那潔白的乳房及玉腿內側的傷口上滲出紅白相漸的液體。

  “哦-----”姑娘緩過一口氣來。

  “周小姐什麼樣,說不說。”

  “不”姑娘用盡全力,堅韌吐出一個字來。

  肥原再次取出一枚燒紅的烙鐵狠狠地按在姑娘那潔白細嫩的腋下皮膚上。

  “啊------野獸-----畜生-----啊-----”姑娘終于失聲慘叫,淚水從她痛苦扭曲的臉上流出來。

  肥原知道這是姑娘快要崩潰的表現,她倒未必是真的想要罵人,只是不得不用大聲叫喊來分散痛苦。

  “說不說。”肥原一把拉起姑娘的頭發。

  “呸,姑娘突然一口啐在肥原臉上。

  肥原不怒反笑,從地上拿起姑娘受刑前被剝下的白色內褲,拭去臉被上帶血的口水,換了一塊烙鐵再次把它狠狠的按在姑娘的另一側腋下。

  “啊----”凄慘的慘叫,姑娘的潔白細嫩的肌膚烙鐵烤焦了,姑娘再次昏死過去。

  冷水再渡潑醒姑娘。

  姑娘現在不在有力氣叫喊,一絲不掛的赤裸的玉體上布滿了暗紅色的傷痕。

  肥原托起姑娘的下巴道“周小姐我很配服你的忍痛力,上次我們抓到的女縣委書記開始也不想說,但最后在我們大日本皇軍的新式刑罰下不是招供了,周小姐何必忍受苦刑后再招供呢?”

  姑娘微弱的搖搖頭。

  肥原失望拍拍手,對一名打手道:“平田,把她下面的東西翻開。”

  那叫平田的打手淫笑著來到刑架前,把姑娘那兩片粉紅色的大陰唇向兩邊分開,用手緊貼在姑娘的玉腿上,然后從地上刑具中取出一個兩邊帶有鐵鉤的皮條,將鐵鉤鉤入姑娘一側大陰唇然后繞過姑娘的臀部鉤住姑娘的另一側陰唇,姑娘的大陰唇便被分開到極限。姑娘整個外陰部一覽無異的呈現在眼前,黏膜紅潤濕滑,縫隙內夾著昨天留下的血塊,包裹在小肉折裏的縫隙在微弱地張合,肥原獰笑盯著姑娘的私處,用毛巾裹住一根燒紅的銀針,獰笑著左手分開姑娘那兩片粉紅色的小陰唇,淫笑著將銀針插入姑娘那粉紅色狹小的尿道。

  “啊-----”周潔發出一聲尖銳的慘叫,玉腿的肌肉不住抖動著,雙手由于被捆住而凄慘的掙扎著。

  ‘你到底說不說呀?”

  肥原狠狠地把銀針慢慢的刺入姑娘的花蕊內,尿道口的肌肉被烤的直冒青煙,鮮血從姑娘尿道口被高溫的銀針烤的彌漫出一股血醒味。

  “------啊------我-----我---”姑娘張嘴發出抖動聲。

  肥原抽出姑娘尿道內的銀針,一股鮮血從姑娘尿道內流出。

  肥原從火爐中鉗起一枚燒的發白的三角形烙鐵在姑娘眼前晃了晃獰笑道:‘周小姐,說出來吧,要不然不要想著結束,現在才剛剛開始。”

  周潔軟弱的搖搖頭,痛苦的閉上美目。

  見周潔不說,肥原狠狠的將烙鐵按在姑娘被翻開的左側大陰唇上。

  “哎呀-------哦-----”姑娘一聲撕裂心肺的慘叫,一雙玉腿的肌肉不住的收縮,潔白的玉足被捆著的繩子扣出幾道紅印,她的頭向后仰起,一雙眼珠像要從眼眶中突出來一樣,幾秒鐘后“砰”的一聲她的身軀重新落回刑橙上。

  旁邊的一名打手將冷水倒在姑娘滿是汗水及淚水的臉上,把姑娘弄醒。姑娘睜開了眼睛,呆滯的看著屋頂。

  肥原又重新換了一塊烙鐵。托起姑娘的下巴道“周小姐,說不說。”

  姑娘張了張嘴,只是往外流出了一口帶血絲的口水。

  肥原把燒紅的烙鐵狠狠按在姑娘另一側陰唇上。

  一股青煙冒起。

  姑娘發出了一聲長長的慘叫。被捆住的雙手瘋狂的掐在木杠上,她再度暈死過去。

  她的兩片鮮紅的陰唇已被烤焦了,松懈的貼在她的大腿內側,尿道口滲出絲絲黃白相間的液體,長發粘在滿是汗水的臉上,刑室內充滿了皮肉的焦臭看著昏死的姑娘一絲不掛的玉體,肥原命令打手用冷水潑醒她。

  “周小姐,怎麼樣,說不說。”

  姑娘呆了一會兒,豎決地搖搖頭,閉上了一雙美目,晶瑩的淚珠從她臉上滑落。

  肥原從火爐中取出一枚燒紅的烙鐵,左手摸弄著姑娘被烤焦的兩片大陰唇,豪不留情的按在姑娘的陰道口上。

  “嘶啦!”一聲姑娘的下體冒起一陣青煙。

  “呀-----我----我-----媽媽-----”姑娘的喉嚨咕咕作響,她的身體向上擡起,一會兒才落回刑橙上。

  “說不說。”

  肥原又換了一塊烙鐵,重重按在姑娘的陰部,在姑娘鮮紅的陰部重重地轉了一個完整的圈。

  姑娘的兩條玉腿劇烈痙攣著向兩邊翻開,姑娘的叫聲完全噎在了喉嚨口,她只是瘋狂的向后仰她的頭,從嘴邊冒出的是白白的泡沫。

  “我----我------不------不---說---”

  肥原的刑訊以失敗告終,他命令打手將姑娘拖回刑房,并給予良好的治療。

  #### #

  一月以后。

  肥原回到特高科辦公室,點上一支香煙。

  “的的的”響起敲門聲。

  “誰?”

  “報告少佐,是帝國日報的劉影小姐。”

  “請她進來。”

  門打開,一位身著旗袍,身載修長,打扮入時的美貌姑娘步入室內手上提著一只黑色皮包,旗袍的開叉處露出一大載白腿。

  “喲,是我們的大美人劉小姐,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

  “肥原君,聽說你們抓住了一名女共黨,不想在帝國日報上說點什麼嗎?”

  “別提了,那女聯絡員什麼也沒說,這真是我的恥辱。”

  :“哦,是這樣,那真是太令人失望了。”

  “來,劉小姐,坐一會吧!”

  肥原拉住姑娘的手,把她拖坐在自已腿上,一只手已摸索向姑娘高聳的胸部。

  “肥原少佐,不要這樣,我還有事呢。”劉影一把推開肥原的手“叮呤呤”電話響起“誰?“肥原惱怒的拿起電話聽了兩句,臉上已起了變化。

  “嗨!嗨!明天立即將女聯絡員送往特刑科,松本大佐閣下。”

  “肥原君,你忙,我還有事,先告辭了。”

  看著劉影遠去的身影,肥原恨的牙癢癢。

  “我一定會弄你上手的。”肥原暗暗發勢。

  第02章

  一輛囚車在兩輛軍車的護衛下開出特高科大門出了縣城開往位于縣西的特刑科。

  “膏藥旗在陽光下耀武揚威,軍車上的日軍刺刀在日光下閃閃生輝。

  車輛漸漸進入山區。

  “轟!”突然車尾傳來一聲巨響,最后一輛滿載日軍的軍車已變成一團火焰載向山下。

  日軍頓時亂成一團。

  槍聲響成一片,日軍紛紛載倒,幾名日軍躲藏在車后向沖上來的游擊隊還擊,幾名游擊隊員被擊倒在地。

  一枚手雷準確的落在日軍身邊。

  囚車被打開,游擊隊28歲的女隊長李玉秀緊緊握住一臉樵卒身著囚服的周潔道:“你受苦了。”周潔熱淚盈眶緊緊包住周玉玲泣不成聲道:‘玉秀姐,他們真不是人-------”

  “好了現在你安全了,我們快撤。”

  “什麼!囚車被劫。”松本聽著手下的報告臉色鐵青。

  “一群飯桶,廢物。”

  肥原進二及小隊長山下淺見垂著頭聽著松本的訴訓。

  “肥原少佐你想說什麼?”松本見肥原欲言又止問道。

  “大佐閣下,你不覺得游擊隊此次劫車,在時間地點上似乎太準確了一點。”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