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奸醉酒小姨子
奸醉酒小姨子
我叫王浩,一個山村娃,大學畢業后,留在了江城,可惜自己只是一個三流大學畢業生,專業也不行,根本找不到好工作,混了三年,一事無成。

  這天,自己又失業了,交了下個月房租之后,身上僅僅只剩下了三百多塊錢,這點錢在江城就算是省著花也熬不了一個禮拜,我有一種走投無路的感覺,甚至于腦海之中有一種鋌而走險的危險想法,人被逼急了,真是什么都敢干。

  正當自己處于人生低谷的時候,一個意外的電話,卻讓我的命運出現了拐點。

  張姐,以前公司的人事經理,她竟然莫名其妙的給我打來了電話,接通電話之后,聽完張姐的敘述,我完全的蒙逼了,拿著手機足足愣了一分鐘沒有說話,直到電話里傳來張組的催促聲:“王浩,行不行給個話,張姐看你老實,又符合對方的要求,這才把這樣的好事介紹給你,你可別不知好歹。”

  “張姐,我考慮一下。”我腦子有點發蒙,于是只好先拖著。

  “好吧,明天早晨必須給我回復,王浩,其實也沒什么,對方要錢有錢,要權有權,只要你同意,就給你二十萬的聘禮,你又不虧。”張姐絮絮叨叨的說了一會,這才掛斷電話。

  結束通話之后,我發了一會呆,突然抬手給了自己一個耳光,確認一下剛才是不是在做夢。

  電話里,張姐說要給自己介紹一門親事,對方要求很奇怪,必須當上門女婿,并且要求男方的身高要180以上,長相中等偏上,學歷本科,特別注明要老實忠厚,最好是一個內向的農村娃,而這些條件,我剛好符合,仿佛就是為自己量身打造的一般。

  老實,內向,甚至于有點木納,身高183,長相英俊,雖然是三流大學畢業,但是畢竟也是本科。

  張姐說,女方叫李潔,三十歲,市政府國土局工作,正科級干部,只要通過對方的面試,就可以給二十萬的聘禮,條件只有一個,那就是馬上結婚。

  房子和車子都由女方提供,并且房子還是在江城的市中心豪華地段,這個地段的房子,動輒就要上千萬。

  我考慮了一個晚上,心動了,只是自己雖然內向,但是并不是傻瓜,女方這么好的條件,為什么要花二十萬找一個木納老實的男人,并且還要馬上結婚,肯定有隱情。

  至于什么隱情,我已經管不了那么多了,二十萬的聘禮對于貧困的自己來說絕對是一筆巨款,再說了,因為窮的原因,今年二十五的自己還是一個處男,不知女人是啥子滋味。

  第二天一早,我便給張姐去了電話,同意接受面試,于是當天下午,張姐便帶著我來到了中山路的云霧茶樓。

  在茶樓里我見到了李潔,本來以為她會很丑,沒想到見到本人之后,自己驚為天人,李潔絕對是一個美女,十分的漂亮。她穿了一件套裙,裙擺到膝蓋,下面是肉色絲襪,干練的短發,臉上略施脂粉,一副女干部的打扮配上絕美的容顏,這種反差讓她充滿了魅力,對男人的殺傷力巨大,我看了她一眼,都有一種支帳篷的沖動,征服這種女人,會讓男人有一種滿足感。

  我十分的激動,說話都結結巴巴起來,可是對方的態度卻十分的冷淡,大約談了一刻鐘,便匆匆離開了。

  回到出租房之后,我覺得自己肯定沒戲了,也沒有再跟張姐聯系,但是沒有想到,三天之后,竟然接到了李潔的電話,她約自己再次到云霧茶樓見面。

  這次見面,李潔穿得很隨意,牛仔褲配T恤,配上她絕美的容顏和短發,隱隱有種男女通殺的感覺。

  我十分激動的坐在她的對面,聊了沒兩句,李潔便拿出一份協議,說:“這是一份保密協議,你簽了的話,我馬上支付你二十萬聘禮,今天下午我們就去登記。”

  “呃?”我表情一愣,沒想到這么快就登記結婚。稍傾,自己拿起桌子上的保密協議仔細的看了起來。

  保密協議一共四條內容,第一,名為夫妻,實則各過各的生活,互相不得干涉;第二,不準泄漏關于她的一切事情;第三,在外人面前必須維護兩人之間的夫妻關系,并且還要表現出恩愛的一面;第四,如果自己違反上面三條的任何一條,將支付一千萬的賠償金。

  我放下協議,盯著眼前的李潔,眼睛里露出異樣的目光。

  “同意的話,就簽字按手印,然后把你的卡號給我。”李潔十分不耐煩的對自己催促道。

  我思考了大約十幾秒鐘,最終在協議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按了手印,因為這件事情對于自己來說好像沒有什么損失,無非就是結一次婚而已,但是卻能收獲二十萬人民幣,所以簽字的時候,沒有任何心理負擔。

  李潔收走了協議,當時就帶著我去了一趟銀行,從銀行里出來的時候,我卡里多了二十萬,下午的時候,我們兩人去民政局領了結婚證,成為了法律上的夫妻。

  當天晚上李潔又帶我去了她父母家,她爸爸早逝,母親是江城大學的哲學教授,五十多歲的老太太保養的像四十歲的阿姨。

  李潔的母親可能為她的婚事沒少操心,聽說我跟李潔登記領證了,立刻審查起關于我的一切,我把自己的情況敘述了一遍,說完之后就發現李潔的母親眉頭緊促,一臉的不滿意。

  其實不用想我都知道她不會滿意,一個木納老實的山里娃,怎么配得上她優秀美麗的女兒。

  吃飯的時候,李潔和她母親說的是江城話,我聽不太懂,于是只能坐如針氈的悶頭吃飯,菜雖然很豐盛,但是我卻巴不得快點結束,這是自己第一次覺得吃飯是一種受罪。

  李潔跟她母親吵了起來,最后扔下一句,你讓我結婚,我現在結了,你還想怎么樣,以后我的人生我自己做主,不會再讓你來支配我的生活,然后便帶著我離開了。

  半個月之后,我和李潔舉行了婚禮,因為李潔是市政府國土資源和房產管理局的正科級干部,所以雖然想低調結婚,但是扔然來了不少人,政商兩界的人都有。

  結婚當天,我就像一個木偶似的,跟在李潔旁邊,臉上始終帶著卑微的笑容,跟一個一個的大人物喝酒,到了后來自己都麻木了。

  房地產有多火,國土資源和房產管理局就有多火,幾乎江城的房地產企業都派人來參加了婚禮,后來我才知道,傳言李潔明年兩會可能還要再進一步,十分有可能坐到副局長的位置。

  我喝的爛醉如泥,反正也碰不了李潔的身子,什么狗屁洞房花燭夜跟自己沒一毛錢關系。

  深夜,因為酒渴突然醒了過來,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大床上,當然身邊沒有李潔的身影,我撇了撇嘴,離開房間去廚房打水喝。

  在經過主臥室的時候,發現房門虛掩,從里邊傳來一絲女人的呻吟聲,從來沒有上過女人的自己,立刻心跳加快,甚至于聽到呻吟聲,下面都有了反應,于是便大著膽子把虛掩的房門輕輕的推開一條縫,朝著里邊望去。

  床頭開著橘紅色的臺燈,首先映入自己眼簾的是一雙雪白的大腿緊緊的盤在一個男子的腰上,然后就是一個男人的后背。男人的臀部在不停的聳動著,每一次聳動,都傳來啪啪的聲音,還有李潔的呻吟聲,以及男子粗重的喘氣聲。

  媽蛋,自己結婚,竟然別人在玩自己的老婆,雖然李潔只是自己名義上的老婆,但是做為男人,看到這一幕,我心里仍然十分的不爽,仿佛受到了某種侮辱。

  大約五分鐘之后,男子好像不行了,急速沖刺了幾下之后,便趴在了李潔的身上喘息起來,而李潔雪白的大腿仍然夾在男子的腰上,并且還用手在其后背溫柔的撫摸。

  “江哥,我現在已經結婚了,明年提副處的事情你可要放在心上。”李潔的聲音。

  “放心好了,你的洞房花燭夜都給我了,只要我坐上那個位置,你的副處跑不了。”

  “謝謝江哥。”

  ……

  兩人在床上說著一些臉紅的話。

  稍傾,男子從李潔身上下來,轉身的一剎那,我看清楚了此人的容貌,嚇得自己一身冷汗,翹起腳尖不敢發出一點聲音,慢慢的回到了房間,因為那個男人李潔白天帶著自己敬酒的時候介紹過,好像是江城的副市長。

  在離開的時候,我聽到男子說要梅開二度,李潔的腦袋已經趴在了對方的雙腿之間。

  媽蛋,完了,徹底完了,這下上了賊船了,看樣子想要脫身還不一定能走的了,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后,我一臉的憂慮。

  本來自己想著過個一年半載就離婚,再撈點錢,然后就拿著錢回鄉里找個黃花大閨女結婚生子,現在看來是異想天開了,李潔的事情絕對不可能讓別人知道。

  如果脫離她的控制,自己不會被滅口吧?我突然心里感覺到了一絲害怕。

  第二天一早,等我起來的時候,江副市長已經離開了。李潔像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情一般,正坐在餐廳里吃早餐。因為我倆屬于晚婚,所以她有十五天的婚假,不過為了往上爬,她已經向組織申請只休一天,明天就會去上班。

  坐在餐椅上的李潔,身穿著一件淡色的絲綢睡衣,兩條光滑雪白的大腿露在外邊,讓剛剛起床的自己瞬間下面支起了帳篷,并且嘴里還發出很響的吞口水的聲音。

  咕咚!

  李潔瞥了我一眼,露出厭惡的表情,于是我馬上彎著腰去了洗手間。

  等我洗漱完了,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李潔已經吃完了早飯,她朝著我招了招手,說:“有事跟你說。”

  我盡量控制自己不去看她光滑雪白的大腿,然后低著頭慢慢的走到了她身邊。

  “坐!”李潔說。

  “哦!”我應了一聲,在旁邊的沙發上坐下,有點局促,始終不敢正眼看她。

  “既然我們是名義上的夫妻,那么你必須得有一個身份,我在市里有一家西餐廳,你掛個名,表面上你是老板,實際上,我每個月給你6000塊的工資,怎么樣?”李潔說道。

  “需要我做什么?”我問。

  “什么都不需要做,你愿意去餐廳看看,就去看看,不想去也沒關系,反正我一直請專業經理人打理。”李潔回答道。

  聽到她這樣說,我心里一陣喜悅,什么都不用干就能每個月拿6000塊工資,住在這里不需要錢,唯獨吃飯可能要浪費一點伙食費,這樣的話,每個月至少可以節省4000塊錢下來,比自己工作強多了,于是我馬上答應了下來。

  李潔點了點頭,隨后朝著我仍然高高撐起的褲襠看了一眼,說:“我先支付你一個月工資,出去解決一下自己的生理問題,我可不想某天晚上發生不好的事情。”說著,她竟然還伸腳在自己撐起的褲襠處碰了一下。

  她雪白的小腳一碰自己的褲襠,雖然隔著一層衣服,但是我瞬間有種觸電的感覺,渾身一陣抖動,隨之感覺內褲濕了,下一秒,自己滿臉通紅的低下了頭。

  “呃?”李潔眉黛微皺,露出一絲詫異,問:“你還是處男?”

  “嗯!”我微微點了點頭。

  “咯咯……真是稀罕品種啊!”李潔咯咯一笑,隨后我看到她臉上露出思考的神情。

  稍傾,當我準備站起來去洗手間洗澡換內褲的時候,被她給叫住了,她說:“等等!”

  “呃?什么事?”我剛站起來,又坐了下來。

  “你的處男先別破,我再給你十萬塊,算把你的第一次買下來,如何?”李潔盯著我問道。

  “好!”我點了點頭,其實心里想著,你就是一分錢不給,現在就跟自己上床我都同意,可惜好像李潔并不是這個意思。

  我彎著腰跑進了洗手間,打開熱水準備洗澡的時候,發現浴盆旁邊涼著黑色的丁字褲和肉色的絲襪。

  “這肯定是李潔穿過的東西。”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隨后鬼使神差的將手伸向了那條令自己欲火焚身的黑色丁字褲,將其放在自己鼻子下面聞了聞,同時右手握住了重新雄起的老二,開始活動了起來。

  等自己洗完澡換好內褲出來之后,李潔已經去了書房,她告誡過自己,在家里,她的房間和書房我不能進去。

  看了看表,已經十點多了,自己還沒有吃早餐,于是便拿著李潔給的房門鑰匙悄悄的離開了。

  出來之后,我渾身感覺輕松,在家里有一種壓抑的氣氛,令自己十分的不舒服,始終有一種戰戰兢兢的感覺。

  現在不用工作,我百無聊賴,先去粥鋪吃了皮蛋瘦肉粥和油條,然后在公園里溜達了一圈消食。

  俗話說,溫飽思淫欲!

  不用再擔心經濟問題的自己,突然非常想找個女人,然后跟她上床,把自己這個處男的身份解決掉,但是李潔說要給十萬塊錢買自己的第一次,這令我十分的郁悶,心里想著,你要買現在就買,無限期的買下去,老子不憋死啊!

  在公園里越想越生氣,于是轉身朝著玫瑰苑小區走去,回到家之后,發現李潔正在客廳里看電視,于是我便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

  “有事?”她抬頭看了我一眼,問道。

  “那個……我……你……”本來在外邊想好了的話,到了她面前,自己卻緊張的結結巴巴說不清楚。

  “你一個大學本科生,連句完整的話都說不清楚嗎?”李潔眉頭微皺,一臉不耐煩的說道。

  “在你面前有點緊張。”我尷尬的說道。

  “緊張?我又不是老虎,不會吃人,有什么事,說吧,下午我還有一個聚會。”

  “那個,上午的時候,你說要花十萬塊錢買我的處、處男……”自己話還沒有說完,李潔便開口講道:“錢啊,我叫人一會打給你,放心好了,還有別的事嗎?”

  “不是,我想問問你買多久?”我說。

  “什么意思?”

  “我想找個女朋友。”最后一咬牙,我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這樣啊!”李潔臉上露出思考的表情,稍傾,她開口說道:“三個月,三個月之后,如果我還沒有用上你的處男,那你就可以找女朋友了,但是在這之前,你必須保證自己的處男之身,如何?”

  “嗯!”我點了點頭,因為自己根本沒有跟她討價還價的余地。

  我不知道她買自己的處男干什么,本來以為她想跟自己發生一點關系,可是通過剛才的談話,我算是看出來了,她對自己的處男身份一點沒有興趣,好像另有別的安排。

  下午的時候,李潔穿了一條運動短裙,露出兩條光滑潔白的大腿,讓我一陣心猿意馬,上身是運動小背心,頭上戴著白色的遮陽帽,腳上是白色短襪加紅色運動鞋,拿著網球拍離開了。

  我看著她離開的背影,想象著如果自己能把她壓在身下是一種多么美妙的感覺,不過下一秒,立刻便清醒了過來,李潔可是江副市長的女人,自己敢有一點歪想法,下場絕對會很慘。

  日子就這么平淡無奇的過著,我每天除了吃飯,就是在公園里瞎溜達,其間倒是跟李潔出去參加過二場宴會,為此她給自己訂做了二套高檔西裝,還買了一塊幾萬塊錢的手表,并且還以二萬元的價格在市政府給自己買了一輛淘汰下來的半舊奧迪車,掛得是國土局的牌照,油錢、維修費、保養費還可以把發票給她報銷,簡直不要太爽。

  這段時間,江副市長經常來家里,基本上都是晚上八點鐘左右過來,然后李潔會讓我先出去,十二點過后再回來,說是要跟江副市長談工作,如果不是結婚那天親眼撞見了他們兩個人的好事,自己絕對不會往那方面想。

  我不會讓李潔知道自己已經發現了她跟江副市長的奸情,于是每次都露出一臉懵懂的表情,非常配合的離開家,然后去附近的商場轉上一圈,或者去電影院看一場電影,要么就開著車去江邊兜風,總之,有了錢有了車之后,自己的生活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開著奧迪車,一身合體的高檔訂制西裝,外加一塊幾萬塊錢的名表,這套行頭穿出去,沒有人再敢小看自己。在陳記粥鋪喝粥的時候,那名長得最漂亮的服務員小芹,以前根本不搭理自己,現在卻一口一個浩哥的叫著,還問自己為什么不約她出去玩?

  說起這陳記粥鋪,自己認識李潔之前就經常在這里喝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小芹,小芹長得雖然沒有李潔漂亮,氣質更沒法比,但是也算清秀,在陳記粥鋪五名女服務員之中,是最好看的一個。

  當時自己對她一見鐘情,本來以為憑大學生的身份還追不到她一個打工妹?但是現實卻給了自己一記耳光,約了她十幾次,沒有一次成功,于是自己便死了心。

  現在看到自己開上了車,穿著高檔的訂做西服,戴著幾萬塊錢的名表,竟然主動想跟自己出去玩,看她那個樣子,就是帶著去開房也會樂意,如果自己不是跟李潔有三個月之約,肯定會立刻帶著小芹出去開房。

  “這么好一個擺脫處男的機會浪費了,真可惜啊!”我心里一陣郁悶。

  凌晨十二點半,我回到了家,朝著鞋柜看了一眼,發現江副市長的鞋子已經沒了,證明他已經走了,于是自己才脫鞋走進客廳。

  以前每次回來,李潔都已經睡了,這一次,她竟然坐在客廳里看電視,看到我回來,主動打了一聲招呼:“回來了。”

  “嗯!”我應了一聲,心里有點奇怪,以前她根本不會主動跟自己打招呼,今天怎么如此反常,于是心里便加了小心:“難道她發現了什么?不應該啊。”

  事出反常必有妖,我雖然內向,但不是傻瓜,怎么也是大學本科畢業,腦袋夠用,只是嘴巴有點笨而已。

  “王浩,坐下,我有話跟你說。”李潔對我招了招手,讓我坐在她身邊。

  他穿著絲綢睡衣,裸露著兩條雪白的大腿,坐下的時候,我能隱隱約約看到她兩條雪白大腿之間黑色的蕾絲內褲。

  雖然已經見過幾次,但是每一次看見,自己仍然會立刻產生反應,下面支起了帳篷。

  我坐在了李潔旁邊的沙發上。

  “王浩,還記得我們兩人的三個月之約嗎?”

  “嗯!”我點了點頭。

  “現在到實現約定的時候了。”李潔說。

  聽到她這樣說,我的心跳瞬間加速,暗道:“難道今晚可以跟她……”

  李潔發現我看向她的目光有點不對勁,于是馬上解釋道:“王浩,你別想錯了,不是跟我,是跟別人。”

  “呃?別人?誰?”我的表情一愣,火熱的目光漸漸的冷卻了下來。

  “誰,你不需要知道,只要伺候好了對方,我再給你十萬塊錢,如何?”李潔盯著我的雙眼問道。

  “這……”我沒有馬上答應,因為既然她用商量的語氣跟自己說話,那就說明做的事情肯定需要自己心甘情愿,這樣便有了跟她討價還價的余地。

  跟李潔生活了二個多月,自己一直有一個心愿,那就是上她一次,那怕一次自己都會心滿意足。每當洗澡的時候,看到她晾在洗手間里的黑色丁字褲和絲襪,我都會拿在手里,腦海之中想象著將她。

  今天她好像有求于我,雖然這是早已經說定了的事情,并且給了十萬塊錢,但是從李潔的表情來看,十分的嚴肅,甚至于有點緊張,這說明什么?答案呼之欲出,說明她準備讓我去伺候的人對她來說非常的重要。

  “你有什么要求可以盡管提。”看到我一直猶豫不決,李潔著急的開口說道。

  “能先告訴我,讓我去伺候的女人有多大年紀嗎?先說好,超過五十歲,我是不會同意的,這只是我們兩人的口頭約定,我隨時可以退錢毀約。”自己才二十六歲,可不想跟一個年過半百的老太婆滾床單,并且還是自己的第一次。

  “四十多歲,絕對沒有超過五十歲,這一點我可以保證,并且氣質絕佳,容貌出眾,皮膚保護的很好,像三十五歲左右的女人。”李潔馬上把對方的外貌說了一遍,話里話外只有一個意思,那就是我不會吃虧。

  “這樣啊!”我再次猶豫起來,遲遲不再開口說話,李潔是官場的老油條,我裝出猶豫不決的樣子,她肯定能猜到自己還有附加條件,果不其然,稍傾,她開口詢問道:“除了錢,你還有什么條件,說吧!”

  “那個……那個……”我有點結巴。

  “痛快點!”李潔說。

  “你跟我睡一次。”我急速的說道,說完便低下了頭,只敢用眼角的余光悄悄的瞄她。

  “呃?”李潔明顯一愣,隨后她竟然笑了笑,說:“想上我?”

  “嗯!”我點了點頭,目光在她大腿根處掃來掃去,黑色的蕾絲內褲若隱若現。

  “咯咯……我對男人不感興趣,你再換個要求。”李潔咯咯一笑,很輕易的化解了這個問題。

  我撇了撇嘴,輕輕的冷哼了一聲,表達自己的不滿,同時在心里暗暗想道:“對男人不感興趣,騙鬼呢?天天跟姓江的在床上嘿咻以為我不知道呢,哼!”

  “你不信?我也不怕告訴你,如果我不是公務員的話,根本不會跟你假結婚,我喜歡……女人!”李潔開口對我說道。

  “女人?”我表情一愣,抬頭盯著她。

“嗯!”她點了點頭。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狼行文學] 回復數字178,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

  說實話,我是一百個,一萬個不相信,裝什么啊,又不是沒看過你跟姓江的在床上時的騷樣,還在自己面前裝拉拉。

  “換個要求,要不等你幫我做完這件事情之后,我讓個三線女明星陪你到國外玩一個星期?”李潔提出了這樣誘人的條件。

  “三線女明星?誰啊?”電視上的明星就算是三線也是我這種屌絲高不可攀的人物,沒想到李潔還有本事讓這種人陪自己玩一個星期。

  “不太出名,演過幾部偶像劇,不過人絕對漂亮,床上功夫又好,到時候絕對會讓你欲仙欲死,就這么說定了。”強勢的李潔最后一揮手,把事情定了下來,根本不再給我反悔的機會。

  三天之后,李潔帶我去做了一次美容,并且再一次給自己訂做了一套西裝,襯衣買了三件,內褲和襪子各買了二打,請專業理發師給我設計了發型,并且請人每天教我一個小時的貴族禮儀,甚至于每天下班回來之后,她還幫我練習怎么不動聲色的討好女人。

  “潤物細無聲,明白嗎?太直白了,就是馬匹精,令人討厭,高冷過頭的話,又太裝,所以要潤物細無聲,哄得對方心花怒放,同時也不會令人討厭,這才是哄女人的最高境界。”李潔對我說道。

  我呆呆的點了點頭,其實沒跟多少女人打過交道的自己,懂個屁的女人,但是李潔并不煩躁,一點一點的教自己,甚至于讓我把她當成需要哄騙的女人,跟她說話,然后她再指出我話語之中的毛病。

  這段時間,只要有應酬,她便會帶著我,讓我見見世面,多跟大人物接觸一下,增加一點閱歷,同時鍛煉自己的心理素質,免得到時候見了對方,緊張的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這些安排我都欣然接受,因為不管是貴族禮儀,討好女人的方法,還是參加大場面增加自己的閱歷,都對自己有絕對的好處,能全面提高自己的素質和修養。

  但是最令自己受不了的是,李潔竟然請了一個鴨子來教自己在床上怎么伺候女人,并且不學還不行,上課的時候,她竟然會在旁邊監督。

  就這樣過了一個半月,我簡直有種脫胎換骨的感覺。這天下午,接到了李潔的電話,她讓我晚上十點去香格里拉大酒店門口等她,并且特意囑咐我穿上那套特意為今天晚上訂做的西裝,內褲和襪子也要換新的。

  我一一應了下來,晚上十點,穿著一套十分合體的黑色西裝出現在香格里拉大酒點的門口。

  李潔很準時,一身女式小西服,腳上踩著高跟鞋從車里下來,然后帶著我坐電梯到了十三樓,在進入1301房間前,她再次叮囑我:“王浩,一定要伺候好對方,只要你這次把事情做好了,我保你一輩子吃喝不愁。”

  我朝著李潔看去,發現她的表情有點緊張,住在一起幾個月了,這是自己第一次發現原來她也會緊張,可見1301房間的客人對她有多么的重要,想到這一點,我心里不由的想再提點條件,也不知道她會不會答應。

  “那個,三線女明星可不可以換換。”我說。

  “二線,我最多給你找一個二線女名星,并且保證是你經常在電視上看見的那種,最頂尖的一線女明星,我這個級別夠不上。”李潔沒等我說完話,便搶著說道,她就是這么強勢,每次都這樣,其實我根本就不是這個意思。

  “能聽我把話說完嗎?”

  “你說,快點!”李潔催促道。

  “我不要什么三線或者二線的女名星,你把我搞進政府部門,打雜也行,但是必須是正式公務員身份,能辦到嗎?”我對李潔說道,通過這段時間經常陪她參加各種政府宴會,我算是長見識了,也明白了一個道理,有權就有錢,也就有女人,自己不能靠李潔一輩子,找一個鐵飯碗才是王道。

  李潔思考了片刻,最后點了點頭,不過她也有一個條件,那就是我必須伺候好今晚這個人,不然的話,一切都免談。

  “OK!”我點了點頭,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心情,隨后朝著李潔輕輕點了一下頭,讓她敲門。

  咚咚咚……

  李潔輕輕的敲門,隨著敲門聲的響起,我的內心開始緊張起來:“不要怕,不要緊張,只是一個女人而已。”我在心里拼命安慰自己,可是效果不是太好。

  “誰啊?”屋里傳來一個優雅的女人聲音。

  “葉姐,是我,小潔啊!”雖然隔著門,但是我發現李潔仍然是滿臉的笑容。

  “小潔啊,進來吧!”

  李潔慢慢的推開了門,帶著我走了進去。

  經過一個半月的培訓,也不是一點成績沒有,至少進門的時候,我的腳步還算平穩,也沒有習慣性的低頭,而是目光平和的朝著房間里邊望去。

  這是香格里拉大酒店最好的客房,是一個套間,外邊是客廳,我看到一名身穿深色絲綢睡衣的女人正坐在沙發上跟一名五十多歲的男子喝紅酒。

  “我操,什么情況?李潔是不是搞錯了?”看到眼前的這一幕,我臉上的表情一愣,在心里暗暗想道,隨后扭頭朝著身旁的李潔看了一眼,發現她也在發愣,不過馬上便恢復了正常,不愧是官場歷練出來的精英。

  “趙書記你也在啊!”李潔的聲音響了起來。

  趁此機會我朝著那名穿絲綢睡衣的女人望去,皮膚很白,容貌俊美,不過因為是素顏,所以能看出臉上有不少皺紋,但是整體來說很有氣質,年輕的時候肯定非常的漂亮,半老徐娘,風韻猶存,說的就是她這種人吧。

  “小潔啊,你們夫婦兩人一塊來了?”中年男子笑呵呵的說道,同時目光威嚴的打量著我。

  自己跟李潔是夫妻,所以一塊拜訪并不唐突,只是時間有點晚,不過李潔很快就化解了這個問題,將我介紹給了對方。

  優雅的中年婦女,她讓我叫葉姐,至于那名五十多歲的老男人,說是趙書記,我也不知道是一個什么書記。

  大約交談了一刻鐘,李潔起身帶著我離開。走進電梯的那一刻,她狠狠的一跺腳,說:“姓趙的,你夠狠。”

  我不知道今天晚上的事情跟那趙書記有什么關系,不過看樣子應該是他們官場上的事情,于是我選擇性的當做什么都沒聽見,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模樣。

  說實話,經歷了一個多月的心里折磨,終于說服了自己來伺候這個李潔嘴里可以讓她官路亨通的女人,可是沒有想到最終是這么一個結果。

  其實說心里話,在見到葉姐的時候,我心里的委屈早就沒了,能跟這么一個優雅高貴的女人發生一點關系,正如李潔所言,自己不虧,對方就像一朵熟透了的玫瑰,從骨子里充滿了芳香,可惜自己今晚沒有艷福。

  離開香格里拉大酒店,我坐進了李潔的帕薩特,回家的路上,我大著膽子對她說道:“李潔,要不今晚我們兩人試試?”

  “我對男人不感興趣,就算感興趣,也不會對你感興趣,別來煩我。”李潔不耐煩的對我呵斥道。

  聽到她的話,我心里一陣難受,同時有了一絲明悟,自己在她的心里怕只是一個用錢買來的物品,根本不算個男人。

  回去的路上,李潔對我的態度十分惡劣,把氣全部撒在我的頭上,并且半路上把自己趕了下來,我問她大半夜還要去干嗎?她連看都沒看我一眼,直接開車走了,將自己留在了馬路上。

  “操!”我罵了一句,自尊心受到了傷害,不過為了錢,也只能忍耐。

  打車回到家之后,我翻來覆去的在床上睡不著,自己這么下去不是辦法,現在卡里已經有了三十萬,就是不知道李潔會不會放自己離開?應該不會,她花了這么多心思才將自己娶進門,豈能輕易放過自己,再說自己對她還有用。

  對于嫁給李潔,在金錢方面我是滿足的,但是卻犧牲了尊嚴,從今天晚上她對自己的態度來看,我完全就是她花錢養的一條狗,想給好臉色就給好臉色,想給一巴掌就給一巴掌,完全由她的心情決定,根本不會在乎我的感受。

  前邊一段時間,可能她需要自己為她去討好葉姐,所以才會那么和顏悅色,現在看來應該是遇到了麻煩,立刻顯露出了她的本性。

  我又不敢強行跟她解除婚姻,躺在床上嘆息了一聲:“唉!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第二天早晨,我起來之后發現李潔一整晚都沒有回來,也不知道去那里鬼混去了。

  她不在家,自己感覺很輕松,洗漱完了下樓吃早餐,開車去了陳記粥鋪。跟李潔的約定算是自動解除了,不用再保持處男之身,今天準備約陳記粥鋪的小芹出去玩,看能不能跟她開房。

  來到陳記粥鋪,我點了皮蛋瘦弱粥和小籠包,特意跟小芹聊了兩句,經過李潔對自己的培訓,現在的自己,不論外表還是舉止都透著一股高貴的氣息,說話十分有技巧,雖然還達不到李潔說的潤物細無聲,但是跟以前相比,卻有天壤之別,幾個俏皮話一說,逗的小芹咯咯直笑。

  我看到火候差不多了,于是開口對小芹詢問道:“今晚有空嗎?我們去酒吧玩。”

  “好啊!”小芹欣然答應了,隨后我們兩人約定,六點鐘我來接她,先去吃飯,然后再去酒吧喝酒。

  啾啾啾……

  吃完早飯,我吹著口哨走出了陳記粥鋪,滿心期待著夜晚的到來,今天晚上對于自己來說十分的重要,將有可能告別處男之身。

  “女人到底是一種什么滋味呢?”我想象著小芹脫光衣服躺在床上的樣子,但是很快小芹的模樣變成了李潔。

  “能和李潔這種女人好一次就好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李潔容貌絕美,氣質高貴,小芹跟她比起來,簡直就是一朵不起眼的野花,特別是李潔身上有一種上位者的氣息,如果能將她騎在胯下的話,很能滿足自己做為男人的征服欲。

  “她是自己法律上的老婆,我為什么就不能和她好呢?”突然腦海之中冒出這么一個疑問。

  對呀,就算自己對她用強,她也不能告自己啊,畢竟我們可是法律上的夫妻。

  不過隨后想起了結婚前自己簽字畫押的協議,這還不算什么,李潔還是江副市長的女人,自己如果真得對她用強,也許她不會告自己,但是私下里絕對會讓自己死的很慘。

  玫瑰都是帶刺的,自己現在的能力只能摘取小芹這朵路邊的野花,至于李潔,只要她不跟自己離婚,早晚會有機會。

  下午五點鐘,我便開始打扮,洗澡刮胡子,換新的內衣褲和襪子,然后把去見葉姐的那套西裝拿出來穿在身上。對著鏡了照了照,自己183的身高,容貌還算可以,再配上這套西裝,簡直就是一個偏偏公子哥,并且經過這段時間的培訓,自己的氣質發生了變化,有一種自信的東西從身體里散發出來。

  六點整,我開著半舊的奧迪車出現在陳記粥鋪門口,遠遠的我就看到小芹在門口等著了,今天她穿了一條牛仔短裙,媽蛋,剛剛把屁股給包裹住,兩條雪白的大腿露在外邊,上身一件瘦腰T恤,腳上是黑色高跟鞋,畢竟年輕,雖然沒有李潔漂亮,但是卻看起來活力十足。

  上車之后,她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因為牛仔短裙過短,坐下之后竟然微微露出了里邊的黑色邊褲,看得我心里暗罵一句:“媽蛋,這是赤果果的誘惑啊,今天老子不上你,都對不起你這身打扮。”

  為了上小芹,我算是出血了,直接帶她去了香格里拉大酒店的西餐廳吃飯,花了我二千多。吃完飯之后,我開車帶著她去了凱威酒吧,叫了一瓶紅酒,我們兩人邊聊邊喝。

  本來坐在對面,一瓶紅酒喝到一半的時候,我已經坐到了小芹的旁邊,一只手端著酒杯,另一只手慢慢的放在她的大腿上。

  畢竟是第一次摸女人的大腿,我不敢太放肆,只是輕輕的放在上面,彈性十足,十分的光滑,手掌碰到她大腿的一瞬間,身體不由自主的一陣顫抖。

  為了掩飾自己的行為,我一直在不停的說話,稍傾,發現小芹根本不在意,也沒有讓自己把手拿開,于是我便大著膽子放在她雪白光滑的大腿上,那種感覺,立刻讓自己下身撐起了帳篷,還好酒吧比較昏暗,小芹并沒有發現自己的窘迫。

  過了一會兒,我發現小芹仍然沒有反應,更沒有阻止自己的意思,于是膽子也大了起來,那個地方,自己想了好久,從來沒有看過實物,更沒有摸過。

  我一點點的接近她的大腿根,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呼吸也急促起來,當我的手馬上摸到最里面的時候,卻被小芹給阻止了。

  “討厭,浩哥,我可不是隨便的人。”小芹打掉我想繼續探索的手,拋了一個媚眼說道。

  “我操,什么意思,不讓老子摸,干嘛還要拋媚眼,媽蛋,這是要吊著老子的胃口啊,靠,老子今天晚上在你身上已經花了三千大洋,媽蛋,在路邊按摩店的話都可以上十個女人了,操!”我在心里暗暗罵道,十分的不爽,不過嘴上卻說:“小芹,我喜歡你,一直都喜歡你,就是不知道你有沒有男朋友。”

  說完之后,我深情的望著近在眼前的小芹,然后一只手朝著她的胸口摸去,心里想著:“媽蛋,不讓摸那里,這里總讓摸吧!”

  “人家還小,那有男朋友。”小芹回答道,同時想要阻止我摸她,不過好像力度不是很大,于是自己便強行突破了她的防御,將手伸進了她小小的T恤里……

  自己一個大處男,哪經得起這種刺激!

  接下來的時間,每當我得寸進尺的時候,就會被她強硬的阻止,當一瓶紅酒全部喝光之后,我借著酒勁說:“小芹,今晚別回去了,哥帶你去住五星級酒店。”

  本來以為她會爽快的答應,畢竟身上除了雙腿之間的那塊芳地之外,其他地方都被自己給摸遍了,但是令我沒有想到,小芹竟然拒絕了:“浩哥,我明天還要上早班,今晚得回去睡覺。”

  “這樣啊!”我燃起的熱情瞬間熄滅,感覺自己太傻了,就摸了一個胸,花掉了自己三千多塊,如果是這樣的話,我直接就帶她去吃路邊攤了,操,今天真是日了狗了,我心里一陣腹誹。

  “浩哥,下次,下次我們再出來玩。”小芹又給了我希望。

  “好吧,下次你可別再放我鴿子了。”我說。

  “不會!”

  酒也喝光了,我也不想再花錢買了,于是摟著小芹朝著酒吧外邊走去:“我們吃燒烤去。”

  “好!”

  就當我摟著小芹快要走出酒吧門口的時候,突然發現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李潔。

  “她怎么會在這種地方?”我心里瞬間充滿了疑問,李潔這種傾國傾城、氣質絕佳、又是領導干部的女人怎么會出入酒吧這種烏七八糟的地方?

  “浩哥,怎么了?”看到我在發愣,懷里的小芹抬頭問道。

  “呃?沒什么,我突然有點急事,你自己打車回去。”說著,我掏出一百塊錢塞進她的手里,然后朝著廁所走去。

  看到李潔的一瞬間,我對懷里的小芹便失去了興趣,同時內心深處還有一絲擔心,怕李潔在這種烏七八糟的地方碰到壞人。

  其實自己是一個很傳統的男人,雖然跟李潔是假結婚,并且還是自己嫁給對方,但是畢竟領了證,并且還舉辦了婚禮,在內心深處有點把她當成了自己的老婆。

  李潔今天穿了一件黑色小背心,下身是一條肥大的奶白色褲子,配合著她的短發,有一種中性之美。

  剛剛看她進了廁所,于是自己躲在廁所旁邊的黑暗處等她。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狼行文學] 回復數字178,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稍傾,李潔從廁所里走了出來,然后徑直朝著酒吧后面的包廂走去,我馬上尾隨而去,酒吧燈光昏暗,一路上她并沒有發現自己。

  李潔走進一間包廂,我緊跟著走了過來,包廂的門是透明玻璃,全市的娛樂場所都是這種門,為了方便檢查。

  我透過玻璃門朝著包廂里望去,發現里邊除了李潔之外,還有一名穿著超短裙和小吊帶的長發女子,瓜子臉,十分的嫵媚,正在跟李潔玩親親,并且李潔的手還伸進了長發女子的裙子里邊。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感覺五雷轟頂:“這……這怎么可能?”

  大約十幾秒之后,自己才從震驚之中清醒過來,立刻躲到了玻璃門旁邊,以免被包廂里的李潔和長發女子發現。

  “難道李潔真是拉拉,但是她跟……”我思想有點凌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