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庶務二課
庶務二課
一、陷阱

  這個奇怪的部門「庶務二課」究竟是什么?

  這是一間著名的大型企業,然而當中卻有一個如此奇怪的部門。它位于一間好象倉庫般,昏暗細小、甚至有點臭味的房間中。

  新人社員沙樹,正為能入到這間大公司而高興,但卻對這個部門一無所知。

  室中只有兩個同事,一個是山本課長,看上去像個無能中年漢。另外還有一個叫速水的專務,看來樣子十分陰沉「究竟要我做什么?」沙樹如此的想。在這個計算機、復印機也沒有的地方中……「沙樹,有很重要的工作交給妳。」「重要工作?給我?」沙樹一臉驚訝,畢竟自己是個什么經驗也沒有的新社員,心想自己能當什么大任?

  「這樣的,這是社長的興趣,是要妳做……」

  「什么?」

  「奴隸」這兩個字由課長長中說出,沙樹一時間什么也反應不過來。她是一個很普通平凡的女孩:學業成績是班中的中游份子,本身完全沒什么特長,更無什么特別出色的科目。雖然有人說她樣子很可愛,但也有人認為她太沉靜。本身也沒什么特別的夢想,只想將來做個好太太,有個幸福家庭。

  只是如此平凡的她,卻有一個不平凡的命運等待著她。

  「什么奴隸……太奇怪了,這是開玩笑?」

  「沙樹小姐,對這神圣的工作你怎可當玩啊?專務,動手吧!」「不!說笑吧?為什么要我做這樣的事?不要!!啊啊啊啊!!」速水拿出了一條粗大的麻繩,在兩個大男人合力下,沙樹毫無反抗之力的被緊緊捆綁了起來。

  二、震刑

  沙樹感到非常后悔。

  被繩索緊綁在矮桌上動彈不得,然后被拉高了裙子,自己的內褲暴露在兩個男人面前,非常的羞恥……很后悔,為什么進入了這間公司?這樣的也算工作?根本算是犯罪啊!

  「真美……

  初出社會的小妮子就是如此鮮嫩吸引……」二人望著眼前被縛而失去了自由,有如待宰羔羊般的妙齡女郎,幾乎口水也流下來。

  「求求你們……我不是什么奴隸啊……」

  課長放到沙樹身軀上,緩緩撫摸,感受掌下那充滿彈性和生命力的女體。繼而他又把沙樹胸前的衣紐解開。

  「不用怕,讓我教妳怎樣才是女性最大的快感吧!」「不!!我不想學!」然而課長毫不理會,一旁的速水專務更拿另一把剪刀把那純白胸圍從中間處割開。兩團豐盈的美肉「噗」地彈了出來。良好的外觀,形狀和色澤上都是上品。

  沙樹嚇得嬌軀亂顫,卻在繩索緊綁下無法動彈太多。

  泠酷的專務更把冰冷的剪刀峰貼近那櫻花色的乳尖,作勢欲剪。

  「不要!好可怕啊……」在心理的威嚇下沙樹花容失色,淚水在眼眶內打轉。

  「嘿嘿!」專務把剪刀移向下方,把沙樹穿著的絲襪褲剪割開。然后,他拿出了一個圓卵形的東西,沙樹雖不知那是何物,但看到專務殘酷的笑容和聽到微微的怪異的馬達聲,令沙樹也心知不妙!

  果然專務把那東西貼在沙樹內褲的中心部,一陣震動的感覺傳到敏感的私處,令沙樹不禁「啊!」叫出聲來。

  然后專務更把她的內褲也展開,那女性秘密的私處也完全的暴露在二人的眼前「求求你……不要看!」沙樹羞恥地大叫,然而專務不但不理會她的哀求,更再次把那「震旦」移近她的下體!

  「啊啊啊!!」震旦直接地壓在私處中央的裂縫上,異樣的震動,直接傳遞到敏感的地帶。然而對沙樹來說這只是無止境的難受。興奮的感覺也從來沒有。

  「嘿嘿……」專務繼續忘我地,把震旦在她的私處來回翻動、撩弄。

  無終止的私刑,仍在持續著……

  三、牝犬

  課長是一個無能的胖子,對營業工作一無所知,然而他還有一項特長:就是一樣變態的特長。

  把部下的新人女社員沙樹,她的絲襪褲和內剪開脫掉,再插入一支陽具型的玩具進她下體內,然后命她四腳爬在地上。

  這還不止,課長自己更坐在一架運貨用手推車上,然后把繩索套在沙樹身上。

  沙樹在地上爬行,拉著那手推車前進。這是類似馬車的「人車」!

  「好辛苦……好重……」毫無疑問對一個女子來說,這是一件超體力勞動。

  而那支在陰道內不住轉動的玩具,更加深其負荷。

  「啊!」更要命是當沙樹慢下來時,課長都會用類似馬鞭的棒子打她的肉臂。

  課長來看實在是絕大享受,因為以她的姿勢,她的肥臂和私處都完全地展現在他荒淫的目光內。

  不知爬行了多久,就像一世紀般長,這真是如行刑般的歷程。

  「嗄……」快不行了,沙樹全身也酸痛,體力消耗,力量直綠下降…頭也暈眩起來……好倦……不能再動了……終于,她伏倒在地上。

  課長呼喝,但昏迷狀態中的沙樹再無反應。

  「哈哈,妳想到此為止?不可能!」課長把任由擺布的沙樹抱起,脫下她的衣服,令她胸前雙峰展露在眼前。

  然后用黑色布巾蓋住她雙眼和咀,再用繩固定起來。

  最后用繩索和天花的滑輪把她吊了起來。

  然后,專務再度進來。

  「專務,今次就由你來了!」

  ……

  當沙樹從昏迷中感到一陣刺痛而醒來,她眼前是一片黑暗。

  「怎么什么也看不到?啊!乳頭好痛!」

  原來專務正在用衣夾子在她身上四處夾上!

  乳頭上下左右、甚至是乳尖,都已夾遍衣夾。痛,是沙樹唯一的感覺!剛才的震旦和犬爬行只恥辱性的調教,但現在開始進入的便是真正的痛虐調教!

  「啊啊啊啊!!救命!!」痛,更加上眼前的黑暗,令沙樹感到劇烈的恐懼。

  終于專務把她的蒙眼布拉下,沙樹終看到自己全身被夾的樣子「別怕,現在把妳打扮得更美,加點紅色會更漂亮!」四、火刑蠟燭?干什么?

  沙樹的疑問很快便有了答案。

  專務把蠟燭移近,然后大力一撥,立刻有一灘溶了的蠟飛濺出來,灑在沙樹身體上!

  「啊啊!!!好熱!!」

  「反應很良好呢!」

  「啊!!好熱啊!!要炙傷了!」

  專務完全無視她的慘叫,奴隸并無人權可言。拿著蠟燭的他在不住冷笑,手上的蠟繼續撥落沙樹白嫩的裸體上。

  痛叫、流淚,這都令專務更加興奮!

  身上多了一層紅色的粉飾,但對沙樹來說只是痛楚,還有后悔而已。

  「好熱!!!炙死了啊!!別再來!!求你!!!」「好美……這樣的妳,是最美的……」怎么他會這樣興奮?看到女人受著如此酷刑有什么快樂?是喜歡女人的凄慘樣子?但實在太熱了,沒辦法停止慘叫。

  不知過了多少時候,在沙樹迷糊中火刑己完結了。

  干了的蠟,如鱗片般一塊塊掉下。

  但全身仍一片酸痛,在受刑后身體己家不再是自己似的。現在她只想快倒在床上,立刻忘掉一切昏睡過去。

  最好不要醒來,回到殘酷的現實世界。

  但事實上兩淫獸還未肯給她休息。依然地緊縛著她。她全身已完全一絲不掛,只有麻繩在捆綁著她。

  然后課長把自己的陽具露出來,塞進沙樹的的中。

  已經有點神智不清的沙樹,只本能地含著陽具,已全無反抗之力。

  「啊!好熱!」

  但這時專務卻又再次在她身后,把熱蠟滴到她的背和肉臂上。還有上、指上……熱力令沙樹再清醒過來。口中含住課長腥臭的肉棒,身體承受熱蠟火炙,連私處也被插入了電動震動棒子。可說是極點的肆虐了吧!

  我會盡力奉侍課長的肉棒……所以……請把蠟燭拿開!!別翻開我的肛門!!

  不要!!

  任沙樹如何也改變不了這無止境的凌辱。

  下顎極之疲累,舌頭也麻痹、咽喉也疼痛……若不再完結,沙樹想自己身體快壞掉了……終于,課長肉棒中射出一股熱流,直射入沙樹口中。

  一陣強烈的腥臭和嘔吐感,令沙樹險些昏迷過去但不可吐出來,否則不知會受到什么懲罰。

  終于完結了吧?

  五、毒打

  課長愛憐地把沙樹口中流出的精液,涂在她的臉上。

  「好可愛的臉,嘿嘿!」

  終于完結了吧?沙樹心中發出這樣的呼求。

  不過,專務又拿出另一段繩索把沙樹雙手綁緊,復又把她吊起來。已呈半昏迷狀態的沙樹,身子放軟的任由擺布。

  然后,只見專務拿出一截黑色的東西來。

  皮鞭?

  沙樹腦中剛掠過這兩個字,已聽到一陣勁風破空之聲,然后身體傳來一陣劇痛!

  「啊啊啊啊!!!!!」

  好痛!好痛!?啪!?啪!

  身體有如裂開般的痛,令沙樹痛哭、狂叫……

  剛才的衣夾和熱蠟也是痛楚調教。

  可是比起皮鞭卻算不上什么!

  「停手啊!!!啊!!!要死了!!啊啊!!!!」專務如瘋似狂般,享受著各種美妙聲音,包括皮鞭破空之聲;鞭子打擊在幼嫩女體上的聲音,還有沙樹聲嘶力歇的慘叫求饒聲。

  他對調教是個能手,一邊避開要害部位地鞭打,時重時輕;一邊用屈辱和贊美兩種不同語句交叉地用在沙樹身上。

  「好痛!!好痛啊!!!」

  為什么?我做錯什么,要受如此酷刑?

  沙樹怎也想不明白。

  只有全身的劇痛,她最是討厭。

  狂叫、涕淚縱橫。

  也不知過了多久,有如永恒一般。到最后沙樹終于完全失去知覺。

  六、吊懸

  當沙樹徐徐醒來,她以為自己仍是在夢境中。

  因為自己竟凌空飛了起來?

  但很快,身體上的痛楚便令她回到現實,原來她被人用繩子水平地吊在一支懸吊在半空的梯子下。

  不止如此,在她乳房、下體等敏感部位也被衣夾夾住。

  她張口想叫,但她的咀已被一個紅色的球狀物塞住,只可悶啍而發不出聲。

  衣夾令受盡折磨的身體再度發出痛楚。而頭部也像充血般,加上懸吊在半空還在一擺一擺的,更令她有種「暈浪」的感覺。

  一旁看著她的還是調教狂的速水專務。

  「好美……把女人的身體弄成這副模樣,是最可愛的!」非常難受。由開始至今就不斷受著各種虐待。

  搖啊搖的。是沙樹那被鞭和熱蠟摧殘的身體,還有越來越熱的感覺。

  而在她心中的是無助和絕望。

  什么也做不到,也保護不到自己。明日會怎樣?以后會怎樣?

  只知她再不想受任何痛楚了,要她如何也好,要她成為上司的玩具也好……總之不要痛楚便好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