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給美麗小姨子破處
給美麗小姨子破處
塞上水鄉是銀州市最好的住宅區,房價也是銀州市最貴的。

  一棟有三百平的二層樓別墅坐落在塞上水鄉最好的位置。

  二十五歲的張玄爬在地上,手拿一塊白布,在身旁的水桶上擰干后,仔仔細細的擦凈身下昂貴的地板。

  在別墅的院子里,那停著的保時捷,法拉利,都落灰了。

  這些看著豪華,卻沒有一樣是屬于張玄的,他不過是入贅到了林家,“嫁”給了銀州市第一豪門,林氏集團的總裁,林清菡。

  身為林清菡老公的他,在入贅到林家的這一個月來,干的盡是下人的活,也從來沒有上過林清菡的床,原因很簡單,林清菡看不起他。

  這棟別墅中,唯一屬于張玄的,可能就是院中那輛很破舊的自行車了。

  張玄穿著白背心,沙灘褲,嘴里哼著不知名的小曲,臉上洋溢著開心的表情。

  “呼,還有兩間屋,今天的任務就完成咯。”

  一輛全球限量版的阿斯頓馬丁停到了別墅門前,這輛車,整個銀州市,買得起的人有,但有資格買的,一個都沒,哪怕林家。

  車上下來一名年輕男性,身上穿著范思哲限量版服飾,能買得到這種衣服的人,那在全國都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青年摘下臉上的墨鏡,露出帥氣的臉龐,推門走入別墅大院,一眼就通過巨大的落地窗,看到了趴在地上,正撅著屁股擦地的張玄。

  帥氣青年一捂額頭,“我的天,老大,你好歹也是被世界各國掌舵人譽有Satan大名的人,要不要搖身一變成了一名保潔啊?哦不,應該說是,家庭婦男!”

  青年推門,走進別墅,給自己點上一根高希霸古巴雪茄,濃郁的香味在雪茄點燃的時候便飄蕩起來。

  爬在地上的張玄看都沒看來人一眼,繼續擦著地板,嘴里說道:“你懂個屁,這叫愛!把你那該死的煙給老子滅了,你知道的,我老婆不喜歡聞煙味。”

  “呦,這是我們大煙槍嘴里說出來的話么?”帥氣青年撇了撇嘴,還是老老實實把煙滅了,“那個,老大,晚上要不要去喝兩杯,今天瑞國皇室那小妞又給我打電話了,死活想見你一面,你要同意,她會在第一時間坐上她的私人飛機降落在銀州。”

  “靠!老子是有老婆的人,什么瑞國皇室,讓她給老子滾一邊去。”張玄不耐煩的揮了揮手,“還有你,快滾出去,沒看老子在這擦地呢么?”

  “唉。”帥氣青年嘆了口氣,“真是個無情的男人,好吧,我會告訴那小妞的,老大,你真的要舍棄一切了么?你消失的這一個月,整個地下世界都快瘋了。”

  “狗屁的舍棄一切!”張玄從地上站了起來,一巴掌拍到帥氣青年的后腦勺上,“老子現在,可是擁有了全世界!”

  張玄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指著客廳的電視墻上,那有一張他和一個女人站在一起的婚紗照,照片上的女人,畫著淡妝,微微一笑,仿若天使般美麗。

  “行吧行吧,都說戀愛中的女人沒有智商,我看男人也就這樣,那我先走了。”帥氣青年無奈的搖了搖頭,退出別墅大門,朝那輛限量版阿斯頓馬丁走去,在打開車門的時候,帥氣青年突然一頓,“對了老大,你把謝爾巴大師最寶貴的東西和這些垃圾擺到一塊,估計謝爾巴看到會很心疼。”

  帥氣青年沖院中那些落灰的豪車努了努嘴。

  “狗屁的貴重,自行車不就是用來騎的么,你想要送你了!”張玄一臉不在乎的揮手。

  “算了。”帥氣青年搖了搖頭,“我可不想騎著這拍賣價為十三億美金的東西在街上亂跑,走了啊老大。”

  阿斯頓馬丁響起一陣馬達轟鳴聲,消失在別墅門前。

  張玄走到院子里,看著那輛破舊的自行車,自言自語一聲,“十三億?還沒我老婆一根頭發貴重。”

  說完,張玄一腳把自行車給踢倒了,兜里的手機在自行車摔到地上的同時響起,張玄把這款價值一千塊的華威手機拿出來一看,是有一條短信,上面的內容是。

  “尊敬的Satan大人,沙特王室懇請我們派遣十名護衛員保護王室成員的安全,價碼是三塊油田,米國外交部……”

  張玄只是掃了一眼,連內容都沒看完,就把短信刪了,看了眼別墅屋內的地板,自言自語道:“真是的,還有兩間屋子沒擦完呢。”

  張玄把手機往褲兜里一裝,又趴在地上,撅起屁股,仔細的擦著地板。

  當張玄將別墅的衛生全部打掃干凈后,已經是下午六點了。

  一輛奔馳駛入別墅大院中。

  張玄一聽到發動機聲,立馬跑到別墅門前。

  火紅的奔馳GT像是一只獵豹般美麗,讓人移不開眼睛,卻在從車上下來的女人面前黯然失色,哪怕是狂熱的愛車族,在此時都不會去注意那輛奔馳GT,而是將目光放在這個女人身上。

  一身簡單的白襯衣加黑短裙,因為這個女人變得不再普通,套著黑絲的修長雙腿像是上帝給予的禮物一般完美,纖細,筆直。

  三千黑絲披于腦后,女人每一步,都會讓這一頭的黑發飄蕩。

  她白皙的皮膚比嬰兒還要柔嫩,完美的五官無可挑剔。

  這是一個集氣質,長相,財富于一身的完美女人。

  如果非要說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女人那冷若冰霜的表情了。

  女人下車后,看也沒看站在別墅門前的張玄一眼,徑自走進大門。

  “老……林總,你回來啦。”張玄一臉討好的看著面前的女人,起先準備出口的稱呼因為女人一個眼神而收了回去。

  林清菡,林氏集團總經理,張玄在一個月前領證的合法老婆。

  林清菡一見到張玄,心中就有一股厭惡油然而生,她最討厭的,有兩種人,一種油嘴滑舌,還有一種好吃懶做,很巧,這兩種,張玄都占了。

  在林清菡的眼中,張玄就是一個成天無所事事,游手好閑之輩,自己不求上進,想要靠著入贅這種方式來過上比別人更好的生活,每個月拿著自己父親給他的兩萬塊工資!

  林家一脈單傳,到了林清菡父親這一輩,生下個女兒,為了不讓林家香火斷掉,只能找人入贅,林清菡想不明白,自己父親為什么選了一個這樣的人,她無數次的向父親提出抗議,結果都沒用。

  張玄一個月前入贅林家,這一個月來,林清菡想過無數辦法要趕張玄走,為此林清菡專門辭退了保姆,把家里的活全給張玄干,自己社交也從來不帶張玄,原本林清菡認為,張玄肯定忍不了多久,沒想到這人還樂在其中。

  “林總,這忙活一天累了吧,茶水已經給你泡好了。”張玄臉上掛著討好的笑容,給林清菡遞來一杯熱茶。

  林清菡看著張玄臉上的笑容,心中就泛起一陣惡心,她為難過張玄很多次,刷馬桶,用抹布擦凈地板,寧愿院里的跑車落灰,也不許張玄碰上一下,不讓張玄抽煙,太多太多,然而,張玄對這些一點都不抗拒,說不抽煙,一根都不抽,有幾次,林清菡還特意提前下班回家,就是想抓張玄一點毛病,然后攆他滾蛋,可結果次次都讓林清菡失望。

  她看著張玄臉上的諂媚,心中萌生出一個想法。

  好,你不是什么都能忍么,不是逆來順受么,我就讓你受著!

  想到這,林清菡往沙發上一靠,聲音毫無感情的對張玄說道:“累了,去給我打盆洗腳水來。”

  “好嘞!”張玄沒有一秒鐘的遲疑,立馬往衛生間跑去。

  很快,一盆溫度適中的洗腳水被張玄端到林清菡面前。

  “林總,你的洗腳水。”張玄蹲在林清菡那修長的雙腿前,將洗腳盆放下。

  林清菡蹬掉高跟鞋,將那對精致的玉足抬到張玄眼前,用一副居高臨下的語氣說道:“你給我洗。”

  “我給你洗?”張玄看著眼前那對玉足,愣了兩秒。

  林清菡見張玄這副表情,精致的小嘴微微一翹,冷哼道:“怎么,不愿意?不愿意就給我滾!”

  “愿意,當然愿意!”張玄使勁點頭,臉上帶著笑容,心中有一絲興奮,看來自己這一個月的努力沒白費啊,這還是第一次和老婆肢體接觸呢,還是她主動提出的!

  張玄從發愣到臉上生出笑容的表情變化,林清菡看的清清楚楚,在林清菡眼中,算是徹底看清楚這個人了,為了錢,什么事都能干!

  男人,不怕窮,就怕沒有骨氣!

  在林清菡看來,張玄就是那種沒有骨氣的男人,這種男人,就該狠狠的羞辱!她故意抬高精致的玉足,仿佛在指使一個下人,“洗吧。”

  張玄看著這對玉足,黑色的絲襪套在腳上,絲滑,柔順,用手輕輕一拉,黑絲帶起一道褶皺,順著這條筆直的長腿下滑,分腿絲襪沒有什么阻礙的就被張玄拉到了膝蓋處。

  黑色的絲襪上帶著一抹淡淡的幽香,將其全部褪去后,那精致的玉足呈現在張玄的眼前,肌肉柔嫩,像是每天都會浸泡在純牛奶里一般,晶瑩剔透,就是一具藝術品,像是一塊潔白的寶玉,就是最苛刻的人,也挑不出一點點的瑕疵。

  林清菡靠在沙發上,她能清楚感受到一雙粗糙的大手在自己的腳底摩擦,帶來一陣陣的酥麻和舒適,林清菡看著身前正給自己按腳的張玄,眼中的厭惡更甚了,她從來沒有想過,一個男人,為了錢能卑微到這種程度,簡直讓人惡心!

  林清菡剛準備一腳將張玄踢開,讓他滾遠一點,手機的鈴聲打斷了她接下來準備做的事情。

  電話是公司的李秘書打來的,林清菡接起電話,不知電話中李秘書說了些什么,讓林清菡的眉頭緊緊皺在了一起。

  “告訴他,不要癡心妄想!我林氏,也不是任誰都能捏一下的軟柿子!”

  林清菡說完,直接將電話扔在一邊,靠在沙發上,玉指輕輕揉按著自己的太陽穴,感覺一陣心煩意燥,連一腳踢開張玄的事都給忘了。

  這時,一陣溫熱從林清菡的腳底,沿著這條完美的筆直長腿,向上蔓延,這種舒適的溫熱,讓林清菡煩躁的心情感受到了一抹平靜,緊皺的柳眉也舒緩了一些。

  張玄將手中這對玉足放進了溫水盆中,仔細的,小心翼翼的揉按著,他仰頭抬眼,看見林清菡眉頭緊皺的模樣,女人的樣子,還有剛剛接起的電話,讓張玄心中一頭沉睡的猛獸蘇醒。

  誰惹了她!誰敢!

  這是張玄第一次見到林清菡這副模樣,從張玄五歲那年,他就認識眼前這個女人了。

  五歲那一年,張玄和母親差點凍死在冬天的街頭,林清菡從她父親的車上走下,遞給了張玄一件棉衣,還有一百塊現金,那棉衣讓張玄和他母親渡過了冬天,一百塊讓張玄為母親買了退燒的藥。

  張玄七歲那一年,因為吃了垃圾箱中的變質食物,導致食物中毒,林家的慈善機構出資,救了包括張玄在內的六名流浪兒。

  張玄十歲的時候,就讀于林家創辦的公益學校,母親在學校找了份清潔工的活。

  一直到張玄十四歲,母親被檢查出惡性腫瘤,為了不拖累張玄,母親留下遺書,從七樓一躍而下。

  母親在遺書中告訴張玄,他可以不為自己立冢,但一定要報答林家的恩情,如果沒有林家,張玄在五歲那年就死在街頭了,更不要提還有學上。

  林家兩次救了張玄的命,張玄早就在心里發過誓,自己這輩子,必要報答林家的恩情,而在自己五歲時,那個送給自己棉衣的女孩,就像是帶來光明的天使,住進了張玄的心中。

  張玄的記憶中,只有這個女人甜美的笑容,從沒見她這般皺眉。

  張玄揉按著林清菡的腳底,他熟知人體的每一個穴位,為林清菡解乏,他對力度的掌控,哪怕專業的按摩師都比不上。

  不知不覺間,林清菡整個身體都松垮下來,懶洋洋的靠在寬大的沙發上,她的確太累了,睡意伴隨著腳上的舒適感襲來。

  林清菡半躺在柔軟的沙發上,她的姿勢讓她身前的白襯衣微微在身前堆積,襯衣紐扣與紐扣之間,也因為她的姿勢開了一張張小口,張玄眼神稍微一撇,就能透過這些小口,看到林清菡那平坦的小腹,再往上看,是那黑色的貼身衣物。

  林清菡完全沒有意識到什么,腳底傳來的舒適,精神上的困意,讓她睡了過去,發出了平緩的呼吸聲,一頭黑發凌亂的散在沙發靠背上,像童話中的睡美人般美麗。

  張玄仔細的為林清菡按摩著,常人保持一個姿勢半蹲十五分鐘以上,就會腿部發麻,難以忍受,張玄蹲了半個多小時,這才輕輕的將林清菡那對玉足擦干,慢慢的放在沙發上,又找來一條毛巾被為林清菡蓋上。

  看了下時間,現在是下午七點,張玄躡手躡腳的走出別墅,將大門小心翼翼的關上,踏著一雙人字拖,騎著那輛破舊的自行車,出了別墅大院。

  張玄一邊騎車,一邊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老大,不是正做你的家庭婦男呢么,怎么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電話那頭響起一個男性聲音,正是今天下午來別墅找張玄的青年。

  “給我查一下,今天是不是有人惹到我老婆了!”張玄的聲音中帶著難以掩飾的憤怒。

  “好的老大,你別掛電話,我現在讓人給你查啊……”

  張玄能從電話里聽到帥氣青年的說話聲,也能聽到鍵盤響起的噼啪聲。

  不到三十秒,帥氣青年再次開口,“老大,查出來了,林氏集團與周氏集團共同合作開發一塊地皮,結果林氏集團進行了一部分投資后,周氏突然單方面終止了合作,周氏集團的總經理提出要求,讓嫂子她今晚獨自前去周氏大廈一晚,這樣或許能夠考慮一下合作的繼續進行。”

  張玄手上的青筋瞬間暴起,話語中呈現無法掩飾的怒意,“打我老婆主意?他想死!十秒鐘內,將那個姓周的地點和照片發給我,就這樣!”

  張玄電話剛掛,定位信息便發了過來,周氏集團的總經理,現在就在周氏大廈當中。

  周氏大廈,坐落在銀州市區南,共有十一層,頂層的總裁辦公室中,三十歲的總經理周緒正穿著襯衣,坐在寬大的老板椅上,喝著上等的龍井,他看著眼前的電腦屏幕,上面正顯示著林清菡的一張張照片。

  看著照片中那漂亮到無可挑剔的女人,周緒的眼中閃過一抹陰笑,自言自語道:“跟我玩?我倒要看看你林清菡有多大的本事,是繼續保持你那份矜持,還是讓你投資的那十個億打了水漂!”

  周緒故意在地皮上陰了林清菡一手,并且很明白的跟林清菡說明,想要繼續地皮的開發,就來和我周緒,睡上一晚!

  周緒品著龍井,看著時間,他認為,再有最多三個小時,那個完美的女人就會出現在自己面前,任由自己擺弄。

  哦,對了,聽說她還結婚了,不過好像找了個廢物當老公,等自己玩完她,再去找她那個廢物老公聊聊,看看那種廢柴,敢不敢對自己放一個屁!

  “砰”的一聲!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狼行文學]回復數字“177”,繼續閱讀高潮不斷!

  正當周緒沉浸在自己美妙的幻想之中時,他的辦公室大門被人從外面一腳踢開。

  這一聲響,嚇了周緒一跳,周緒看見,一名穿著白背心,沙灘褲的青年出現在自己眼前。

  周緒想也沒想就喝罵出聲,“你是什么人,給我滾出去!”

  “要你命的人!”張玄一步沖了上來,在周緒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張玄的手已經抓住周緒的短發,對著眼前的實木辦公桌一陣猛砸,發出“砰砰砰”的撞擊聲。

  周緒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就感覺自己額頭一陣撕裂般的劇痛,這種劇痛讓他快要昏厥,一股溫熱順著額頭留下,染紅了他的眼簾,那是他的鮮血。

  張玄拎著周緒的短發,朝旁邊隨便一甩,體重超過一百八十斤的周緒就這么輕松被張玄從老板椅上扔到一旁。

  周緒伸手,摸了一把額頭,手上的鮮血讓他發狂,從自己出生到現在,從來沒有人敢這么對自己!

  周緒目光陰狠的盯著張玄,咬牙道:“小子,你想死么?”

  “呵!”張玄輕笑一聲,他揚起拳頭,對準身前的實木辦公桌,一拳狠狠砸了上去。

  周緒眼皮猛跳,他清楚的看到,厚度達到十公分的實木辦公桌,被眼前這人,一拳打了個對穿!

  這充滿力量的一拳,讓周緒狠狠吞咽了下口水,如此一拳要打在自己身上,那會是什么樣的后果?想到這,周緒有些后怕,“你是誰!我自問從來沒招惹過你!”

  張玄對周緒伸出兩根手指,“我是誰不重要,現在給你兩個選擇,第一,把你對付林氏集團那些惡心的手段收起來,第二,我現在殺你了,你選吧!”

  原本對張玄所表現出的力量充滿恐懼的周緒,在聽到這話后,心中那抹害怕,頓時蕩然無存,呵,原來是林氏找來的人啊。

  周緒神色自在的整理了一下散亂的襯衣領口,從地上爬起,抽了張紙巾擦了擦額頭的鮮血,對張玄道:“我要說不呢?你想殺我,那就來,我看看林氏給你的錢,值不值得你的命,你以為殺了我,你能安然無恙?”

  周緒毫不在乎張玄的威脅。

  張玄也因為周緒的話,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哦,對,你還真提醒我了,殺人償命,那這樣吧,我給你換個條件,要么結束你對林氏施展的把戲,要么我毀了你這所謂的周氏集團,你有一分鐘的選擇時間,一分鐘內不選,我就默認你選擇第二條,計時開始。”

  “呵!”周緒忍不住嗤笑出聲,打量著身穿白背心沙灘褲的張玄,“小子,你是活在夢里?毀了我周氏,憑你?你以為,這個世界,是靠拳頭說話的?你再能打,我一個電話,也會讓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噓!”張玄給周緒做了個禁聲的手勢,他正撥打著電話,對電話里說道,“嗯……五十秒后,我要不跟你聯系,就毀了這個周氏集團,方法很多,你自行選擇。”

  “草!裝模作樣!”周緒重重踢了一腳自己的老板椅,雖然他認為,現在這個青年的表現,就像是一只小丑,但對方那不把周氏放在眼里的模樣和語氣,還是讓他很不滿意。

  “小子,雖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我也給你兩個選擇,第一,趕緊給我磕三個頭,滾出我的辦公室,第二,我現在弄死你,而且絕對不會償命,你自己選擇。”周緒目露兇芒,盯著張玄,“我給你,三十秒的時間!”

  “三十。”一聲倒計時響起,來自張玄。

  距離張玄給周緒考慮的時間,還剩三十秒,周緒給張玄考慮的時間,也剩三十秒。

  “二十秒,小子,我倒要看看,你能跟我裝到什么時候!”周緒給自己點上一根香煙,美美的吸了一口,又抬起左手腕,看了眼手上的歐米茄,“還有十秒。”

  張玄悠哉的走到辦公室的待客沙發上坐下,靜靜的看著周緒在哪倒計時。

  “五秒。”周緒臉上掛著冷笑。

  張玄翹起二郎腿,雙手放在腦后,慵懶的半躺在沙發上。

  周緒一看手表,“時間到,小子,是你自己選擇找死,別怪我沒給你機會!”

  周緒剛準備拿起他桌面上的手機,叫保鏢來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手機就提前響起,周緒一看來電號碼,臉色變了變。

  來電人顯示的是趙總,周氏集團最大的合作伙伴,可以說,周氏如果少了趙總這條線,收益將會縮水三分之二!

  周緒權衡利弊,決定先接趙總的電話,畢竟處理一個膽大妄為,無法無天的小子,遠沒有趙總的事重要。

  周緒剛把電話接起,還沒來得及說你好兩字,就聽到電話中趙總充滿怒意的聲音,“姓周的!你惹了人,可不要牽連到我身上,咱們的合作,終止了!嘟嘟嘟……”

  周緒聽著電話中的忙音,一時間有些發愣,啥情況?周氏和趙總合作已經六年了,一直都是互利互惠,今天怎么突然鬧這么一出,而且趙總說自己惹了大人物,牽連到他?

  還沒給周緒琢磨的時間,辦公桌上的座機又瘋狂響起,周緒心中有股不好的預感,接起座機。

  “周總,不好了!公司官網被大量黑客攻擊,現在徹底陷入癱瘓,所有在網上銷售的商品價格全都變成一塊,幾秒鐘內就被人下了上千訂單,我們的虧損至少達到一億!”

  周緒還沒來得及做出回答,辦公室的大門就被秘書一把推開,只見女秘書滿臉慌張的匯報:“周總,有三家馬上就要洽談成功的合作企業突然拒絕跟我們往來,說沒必要跟一個即將破產的公司合作!”

  “叮鈴鈴!”老式的電話鈴聲刺耳的響在周緒耳邊,這部電話,只有少數人能打的進來,每次使用這個電話,無一不是重要的事情。

  周緒臉色難看的接起電話。

  “周總,大事不妙,公司的股票被神秘財團大力打壓,對方資金雄厚,寧愿賠錢,也將我們的股票價碼砸低了十一個點,這是故意搞我們啊,據初步估計,現在損失達到兩點七個億,并且每秒都在增加!”

  “什么!”一個個的電話,以及秘書的匯報,讓周緒徹底慌亂。

  周緒手機又響,是周緒的父親打來的,周緒的父親在電話中發出怒吼:“兔崽子,你他娘的干了什么,老子幾個老兄弟全都打電話來,勸老子趕緊跑路,說你惹上了不該惹的人!”

  “我……”周緒張了張嘴巴,眼神突然就掃到了坐在沙發上的張玄身上。

  看著那個身穿白背心沙灘褲的青年,周緒突然意識到了什么。

  “是你!都是你干的!都是你!”周緒指著張玄,手指都在發抖,對方臉上那玩味的笑容,讓他感覺到了恐懼。

  “怎么能說是我呢?”張玄微微一笑,“我給了你兩條路,這可是你自己選擇的。”

  辦公室中,電話鈴聲瘋狂的響起,讓周緒感到格外的刺耳,他發瘋似的質問道:“你到底干了什么!啊!”

  “我不都讓你做過選擇了么?”張玄伸出右手小拇指掏著耳朵。

  電話鈴聲的響起,各部門經理帶來的消息,讓周緒快要崩潰,他徹底明白,眼前這個人,根本就不是自己所能抗衡的,他說毀了周氏,并沒有跟自己開玩笑!如果自己再不服軟,周氏就真的沒了!能在短短時間內做到這些事情,他的能量,遠超自己的想象!

  周緒看著那個半躺在沙發上的人,此刻在他的眼中,這個年輕人,就好像來自地獄的惡魔,能輕松將自己毀滅!

  不間斷的電話鈴聲,擊垮了周緒的內心,他腳步踉蹌的跑到張玄面前,“噗通”一聲跪在地上,眼中帶著祈求:“我同意!我什么都同意,求你了,高抬貴手吧!

  張玄打了個響指,“早這么乖,不就好了。”

  在周緒期盼的目光中,張玄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在電話里說了聲夠了。

  十幾秒后,周緒再接電話,得到的匯報是,攻擊公司官網的黑客已經自行離開,打壓公司股票的神秘財團也不再下手,短短的時間,公司總共虧損將近八個億,還不算那些跟周氏終止合作的伙伴,如果全部算下來,這次周氏的損失,超過二十個億!

  周緒的后背已經被冷汗打濕,他眼神驚恐的看著眼前這個男人,這是一個說句話,就能毀滅周氏的大人物,他到底是什么身份?這樣的人,在全國,又能找出幾個?林氏集團,竟然找了這么一個人來幫忙!

  “周總,你惡心了林氏一把,也不能這么算了,明天早上,我要知道你去林氏認錯的消息,必要的補償,也不能少,如果到了中午你沒有跟林總好好認錯的話,我相信,結果是你不愿見到的。”

  張玄起身,拍了拍褲子,看周緒的眼神,如同看一只螻蟻。

  周緒連忙誠惶誠恐的點頭回答,“是,一定!一定!”

  “不錯,知錯能改,就是好孩子。”張玄伸手,拍了拍周緒的臉。

  這么極具侮辱性的動作,讓周緒不敢有一點不滿,反而努力擠出一副笑臉。

  解決了這件事,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狼行文學]回復數字“177”,繼續閱讀高潮不斷!張玄離開周氏大廈,騎上自行車,哼著小曲回到別墅,見林清菡還在沙發上睡著,看著女人那恬靜的模樣,張玄眼中出現一抹溺愛,走上前去,以一個公主抱的姿勢將女人抱在懷中,慢慢走向樓上臥室。

  一夜過去,第二天,林清菡被刺眼的陽光叫醒,她伸了個懶腰,頭一回感覺,自己睡的是這么香甜。

  看了眼掛在墻上的鐘表,時針指在十的位置,讓林清菡驚呼一聲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