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玄幻  »  媚影守望之女巫齊格勒
媚影守望之女巫齊格勒
故事發生在阿德勒斯布魯恩,城堡領主號召各方英雄來到此地,抵擋弗蘭狂斯鼠博士和他的造物進攻城堡。因為今晚,他將前來復仇。「——嗚呼哈哈哈哈哈哈」一陣陰冷的笑聲傳來「你們都會后悔得罪弗蘭狂斯鼠博士的!」相傳在中世紀,黑暗森林的最深處,有一個叫作阿德勒斯布魯恩的小鎮,這個小鎮遇上了可怕的詛咒。

  很久以前,這里有一個追求真理的科學怪人——弗蘭狂斯鼠博士。他是當地領主手下的一位天才科學家,他的一生致力于研究各種志怪之物,古怪的性格搭配古怪的科技,造就了這樣一位科學怪才。

  他可以制造出超乎尋常的就像活人一樣的機器人。然而領主不喜歡這位博士,在他眼里,機器人不過是奴隸罷了。這位天才科學家無法忍受這樣的待遇。他想要領主尊重他,他想要所有人尊重他……他想要創造出一個會思考的怪物。他想要,創造生命!

  在一個月黑風高、雷雨交加之夜,博士把他精心制作的造物擺在手術臺上,那是一個以城堡最強壯的處刑手的尸體為主,各種拼接的肉塊組合在一起的巨大怪物,怪物身高兩米有余,頭戴一塊豬臉面具,大腹便便的肚子像一座肉山。怪物身上的銅線纏繞,一直接連到城堡屋頂的天線上。隨著一陣陣雷鳴聲轟響,天線引來巨大的閃電,怪物被包圍在雷電之中。

  但是他失敗了,無論他付出多少,無論他怎么嘗試,他都無法解開生命的奧秘。就在他準備放棄的時候,他想起了一個人。

  黑森林女巫有著強大的魔法,她掌握著生命與死亡的奧秘,但是想要獲得她的力量就必須付出代價。博士拖著他的造物前往格格森之屋,那里是女巫的住所,位于荒郊外的一片密林之中。博士拖著沉重的怪物,暴風雨刷拉拉的打在他的身上,泥濘的泥土濺在他的白大衣上,可是他依然沒有緩下腳步。

  博士終于走到了密林之中,木屋前堆滿了無數的白骨,這些都是曾經找尋過女巫的人。當博士走近時,這些白骨竟然動了起來,發出「咯咯」的怪叫聲拉住博士的腿。博士可不怕這些,他一腳踢開擋路的白骨,走進了格格森之屋。

  博士見到了窈窕女巫,她此時正在享用茶,杯子里是一些綠油油的粘稠物,也不知道是用什么配方制作的。不過博士可不在意這些,瘋子從不懼怕未知的事物。女巫沒有搭理他,她仔細品完了杯子里的綠色液體,才抬頭看向博士。

  「門口的白骨就是你的歸宿,不速之客,快速速離去!」女巫用怪癖的腔調說著話,博士也說了一段瘋言瘋語應答。對于博士這樣的怪才,與正常人交流反而困難,與這樣的鬼神巫婆交談才合他的興趣。

  女巫幽藍的瞳孔盯著博士看了好一會兒,正常人都會被這詭異的眼神嚇破膽。

  但博士就這樣狡黠地笑著,任由女巫深邃的眼神洞穿自己的內心。反正他的心里也沒什么秘密,或許他這樣的瘋子都不知道自己內心有什么東西。

  「很好,弗蘭狂斯博士。你贏得了我的認可,不過想要獲得魔法的力量,你愿意付出什么代價呢?」「我愿意獻上我的靈魂,女巫。作為交換,請賜予我的造物生命。」女巫站起身,她纖細潔白的雙腿在褐色的裙擺下顯得修長誘人,高跟鞋踩得地板咚咚作響。她走到博士面前,修長的身材和博士彎腰駝背的樣子形成了鮮明對比。她用手按住了博士的頭,一股紫色的精氣從博士的頭上冒出,被女巫吸收到了手里。博士一陣哆嗦,他哆嗦的怪叫了一聲,感覺身體里好像少了些什么。

  女巫將手中的紫色氣息凝聚成一團火焰,說道:「這就是你的靈魂。從此你將成為我的奴仆,為我而戰!」女巫收起了博士的靈魂,從懷里掏出一塊綠色的結晶——生命火種。「弗蘭狂斯博士,我很仰慕你的科學實驗,你的設想非常高明,但是你缺少了這個。」女巫讓博士把他的造物抬進屋里,巨大的豬臉怪物躺在地上。女巫滿意地欣賞著這個造物,她撫摸過怪物強壯的身軀,她的手停留在怪物的褲子上,看著襠部異常的凸起,女巫臉上露出一絲欣喜的神情。她把生命火種送進怪物的嘴里,一股綠色的能量開始在怪物全身流淌。

  女巫吟唱起古老的咒語,同時她的手在怪物身上不停劃動,生命火種的能量開始順著怪物的頭向全身流去。綠色能量順著女巫的手向全身引導,一直順流到了怪物的下腹。女巫解開了怪物的褲子,頓時一根巨大無比的陰莖彈了出來,女巫滿意的握住了這根東西,在咒語的吟唱下,能量漸漸匯集到了怪物的肉棒上。

  能量流經怪物的陽具,巨大的陽具在能量的充能下膨脹,變得和女巫的手臂一樣粗長,充血后的龜頭如拳頭般大小,又紅又硬。女巫掀起了她的裙擺,露出她挺翹潔白的臀部。這一幕把博士的眼睛都看直了,他從來沒有欣賞過這么完美的肉體。

  女巫扒開了她的內褲,下面已經濕濕的了,她扶著怪物的肉棒朝自己的小穴坐了下去。拳頭大小的龜頭硬頂著女巫的陰唇,進入不了半分。女巫在自己的下體一撫,施下一道魔法。她的小穴像被某種力量給撐開了一樣,巨大的龜頭終于塞進女巫緊窄的小穴里,穴口緊緊包圍成陽具的形狀,讓陽具往深處一直挺進。

  女巫騎在怪物雞巴一抖一抖的噴射起了精液,在緊窄的肉壁里澆灌得到處都是。女巫也被滾燙的精液燙到了高潮,她最后一下用力坐在了怪物的肚子上,粗長的陽具頂開了女巫的子宮頸,巨大的龜頭伸進子宮里,浸泡在羊水里的陽具也完成了最后的覺醒,像獲得了生命一樣,龜頭射出了巨量的精液,又濃又多,全部射在女巫的子宮壁上,把女巫的子宮灌得滿滿的。

  射出精液的怪物雙眼一睜,肥大的豬臉發出低沉的吼叫:「我復活了!」怪物的雙手一握,立馬掙脫了鐵鏈的束縛,他全身一振,把身上的女巫給頂飛了出去。怪物爬起來,發出了野獸般的怒吼,像是在對世界宣布他的誕生。怪物呼出了第一口氣,邁出了他的第一步。他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永遠不成為任何人的奴隸!

  怪物抄起身邊的鐵鏈,沖出了女巫的小木屋。沉重的腳步震天動地,把木屋都震得發抖。怪物沖向了小鎮上,準備展開一場屠殺。博士無法阻止他,也不想阻止他。他享受這些曾經嘲笑他的人們,如今四處逃命的景象。這場屠殺持續了好幾個小時,而怪物最終也失去了蹤影。

  門口的弗蘭狂斯鼠博士望著遠去的怪物發出了癲狂的笑聲,高興得手舞足蹈起來。而被怪物推飛,趴倒在地上的女巫看到這一切,她撫摸著自己微微發脹的肚子,看著穴口和屁眼淫亂不堪的白色污濁,也露出了邪魅的笑容。

  博士一臉諂媚的看向女巫:「尊敬的女巫大人,您幫我創造出了它,可不能放任它就這么跑了啊,您說我到哪里可以找到它?」女巫已經坐回了桌子上,白濁的精液還在從她的下體不停淌出,把椅子都弄得到處都是,還有好多沾到了她烏黑的長筒靴襪上。

  她手拿博士的靈魂,一臉嚴肅的說:「這是你和主人說話的語氣嗎!還敢在主人施法的時候非禮主人,大膽奴仆該當何罪?」女巫的手緊握住博士的靈魂,作勢要用力的捏下去。博士看了立刻嚇得變了臉,他急忙跪在女巫面前,大聲求饒道:「求求女巫大人一定要幫我找回我的造物啊,他可是我最珍貴的心血,是我的孩子一樣……」博士聲淚俱下的說著,他變臉之快,一般人根本做不到,只有像他這樣的瘋子才有迅速改變情緒的能力。女巫臉色一變:「本來像你這樣的奴仆是要處死的。

  但是嘛……你的造物那根東西活兒還不錯,主人很滿意,決定饒你一回。」女巫的話鋒一轉,露出淫媚的笑,她拉開博士的褲子,露出那根疲軟的雞巴,女巫伸出誘人的小舌在博士的雞巴上打著轉。博士的雞巴在女巫的挑逗下又漸漸抬起了頭,女巫把雞巴上殘余的精液吸了干凈,在博士剛開始舒服的時候,女巫停止了給博士口交。

  她玩弄似的舔趾著嘴角邊的精液,還一邊把下體流出的精液也送到嘴里品嘗。

  她用極具媚惑力的酥聲說道:「知道我為什么又被人稱為窈窕女巫嗎?因為我啊……最喜歡吃男人的精液了。門口的那些白骨,統統都是被我榨干的年輕小伙哦……」這么媚人的聲音,博士卻聽得直發冷顫。他唯唯諾諾的低頭哈腰,不敢再有多余的想法。

  她吐出嘴里的精液,又伸手到下體掏了掏,從小穴和屁眼里挖出一些精液。

  她拿出一個水晶球,把精液涂抹在水晶球上。嘴里吟唱著未知的咒語,透明的水晶球發出了光芒,漸漸顯示出一副圖像。

  小鎮上,怪物手拿農戶家里搶來的鐵鉤,瘋狂屠殺著居民,鮮血灑滿了大街。

  怪物正站在馬路中央,大口喘著粗氣。它發出一陣豬叫般的笑聲,得意的品嘗手上的鮮血。突然一個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讓他回到格格森之屋。它也不猶豫,小跑著回到了森林里。

  此刻已是半夜,怪物回來至少要到第二天清晨。而做完這一切的女巫,放松地躺在了椅子上,大大的敞開雙腿,任由博士看到自己淫靡的肉穴在潺潺流淌著精液。博士畢恭畢敬的站在那里,盡管他興奮得直吞口水,但不敢有任何輕舉妄動。

  「你知道嗎,主人好久沒有品嘗過生命力如此旺盛的精子了,它們在主人的肚子里游來游去,不停圍住我的卵子,拼了命想往里鉆……」女巫瞇著眼,不知道是在夢囈還是和博士說話,用幽綿的聲音輕聲訴說著。「過來,奴仆。幫主人看看里面的精子排干凈沒有,沒有的話用手幫主人摳出來。」女巫轉過身子,趴在椅子上,翹起她豐滿圓潤的潔白雪臀,兩瓣臀肉中間是一道紅紅的裂縫,被操得紅腫的陰唇鼓得像兩片大饅頭,饅頭中間流淌著稠白的混合淫汁。

  博士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他掐了掐自己的臉,確定不是在做夢。他伸出一根手指觸碰到女巫的菊花,粉嫩的菊花先是微微一縮,隨后在主人的旨意下又張開來,露出一個手指大小的洞口。博士的手指在熱熱的直腸里上下摳弄,鼓搗出好些他剛剛射進去的精液。女巫舒服的趴在椅子上,發出陣陣低吟,享受著博士的服務。「主人的后門還從來沒被任何人進入過,都只有主人自己用玩具擴張過呢。你是第一個享受主人的菊花的奴仆哦~ 」女巫的話不知是真是假,總之聽得博士很激動,他的下面那根又硬了起來。

  「好色的奴仆,又硬了嗎?你還沒有品嘗過主人的小騷穴吧,那么不要客氣,把你的精子也盡情釋放在主人的肚子里,讓主人也感受下你精子的活力吧!」女巫被博士摳弄得發起騷來,她興奮得扭動起屁股,勾引博士的雞巴進入。

  得到命令的博士毫不猶豫,把他那根細長的雞巴插進了女巫的陰道里。得到滿足的女巫又叫出一聲浪蕩的嬌喘,長長的雞巴一下就進入到了小穴深處,探尋著陰道里面的秘密。陰道不由自主地夾緊了一些,把細細的雞巴給裹得緊緊實實的。博士艱難地在陰道內進出,每一下抽插都用盡全身力氣才讓雞巴挪動半分,緊窄的肉穴死死的吸住他的龜頭,把他夾得十分爽,恨不得馬上給這騷穴用精液好好洗洗。

  隨著博士一陣舒爽的叫聲,第二發精液也發射在女巫的淫穴里。女巫感覺肚子深處又被一股熱流闖入,溫暖的精子在她的肚子里打轉,讓她整個人都酥了。

  她捂著嘴發出高潮的淫叫,下面的嘴也在吐著淫水,和精子混在一起變成了白濁的黏稠液。射過精的博士拔出了癱軟的雞巴,射進去的淫液從張開的洞口里冒出,流淌成一灘濃濃的白水。

  女巫又揮手施了一道魔法,被操開的小陰唇逐漸合攏緊閉,把剩下的精液都牢牢鎖在了自己的淫穴里。她的手在陰戶上下摸索,紅腫的陰唇慢慢恢復粉嫩,變得很原先一樣緊致有彈性。做完這一切,她戴上自己的女巫帽,穿好黑色長筒靴襪,放下遮臀的裙擺,又變回了那個風韻萬千的窈窕女巫。只是她的臉上多了一抹紅暈,面色更加嫵媚動人了。

  第二天清晨,小屋外,博士正站在那迎接怪物的回歸。怪物看到了博士,腦海里的聲音告訴他這人就是創造出自己的「父親」。博士上去熱情的擁抱住怪物,怪物也不再像之前那樣狂暴,安靜地摟住相對它而言瘦小的博士。博士心愛地抱住怪物,準備給它起個名字。怪物發出「嚕嚕」的豬叫聲,又那么霸氣,不如就叫路霸好了。「路霸,路霸!」博士興奮地叫著怪物的新名字。怪物雖然聽不懂,但它也做了個高興的動作,對博士豎起了大拇指。

  博士帶路霸來到屋子內,路霸高大的身軀快要頂到木屋的天花板。見到了還在熟睡的女巫,路霸的野獸本能有了反應,下面的巨大肉棒一下硬了起來。路霸回頭看向博士,像在征求他的同意:「路霸,想要!」怪物嘴里發出口齒不清的聲音,博士沒有阻止也沒有鼓勵,就靜靜的坐在外邊看好戲。

  看到博士默許了,路霸慢慢逼近了床上的女巫。它巨大的手掌單手提起女巫,把她轉了過去面朝墻壁。另一只手粗暴地撕開了女巫身上的裙子,露出女巫粉嫩的陰唇。女巫被按在墻角動彈不得,粗暴的動作把她驚醒了。精通無數魔法的她卻擋不住最原始的力量,她無奈的看著粗壯的怪物陰莖靠近她的小穴,昨晚被怪物蹂躪的小穴剛剛恢復,現在又要被插入。

  路霸的豬嘴吐著粗氣,身上的鮮血味泥土味還殘留在身上。女巫捂著鼻子忍耐這股難聞的氣味,就連見過各種奇物的她也受不了這股惡臭。看著女巫難受的表情,路霸感到很高興,它的巨根又變大了幾分,它扶著手腕粗的肉棒,往女巫緊致的小穴捅去。

  巨根無情地插入了小穴,沒有任何的前戲,沒有任何的濕潤。女巫疼得流下了眼淚,可路霸卻毫不留情,興奮地豬叫,大力進出女巫的陰道。女巫發出「啊啊」的慘叫,聽得路霸有些煩,它伸出一根手指,塞進了女巫的嘴里。怪物粗大的手指僅一只就堵住了女巫的嘴,讓她哀怨的嗚嗚叫著,讓人聽起來更加興奮。

  怪物般的陰莖在女巫的小穴里進出,把陰道撐得大大的,女巫從未享受過如此強烈的擴張,還是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

  漸漸的慘叫變成了酥心的淫叫。路霸一下一下頂著陰道的最深處,女巫的宮頸口回應著怪物的碰撞,一點一點的張開了口子。女巫瞪大了眼,她奮力吐出了怪物的手指。沖著博士大叫道:「千萬不要讓怪物插到我的子宮里,這么大的東西會把子宮給漲壞掉的!」博士卻躺在那裝傻,說怪物是在給主人獻上一天的晨精,是對主人的尊敬。

  路霸發出了「哈哈」的笑聲,他得意的挺動肉棒,它感覺到小穴里面又打開了一個新的口子,它繼續奮力的挺進。女巫被插得越來越舒服,她驚恐的看著交合處,不停的和怪物求饒。怪物的陰莖越來越深入,半個龜頭已經頂開了子宮口。

  「求……求求你!哦,哦,啊,啊,不要再進來了,我的子宮里,嗯,嗯,已經被你射進來過了。不要再進來了,哈,哈,不然真的要懷孕了!」身體的歡愉卻在和女巫的意志作對,宮頸口越張越開,怪物也放慢了抽插的頻率,專心的大力進攻,每一次的沖擊龜頭就更深入一點,女巫感受到宮頸口不斷地被龜頭撐開,內心逐漸絕望。她帶著哭腔,作最后的掙扎。「求求你,真的不要再插進去了。哦,哦,啊,啊,我不想……不想被野豬內射,懷上野豬的種子……」怪物盡情地享受宮頸口的形狀,它扭動著巨根在小穴里搖擺,為最后的沖刺作準備。女巫的小穴越收越緊,兩側不停的出水,把整個陰道里搞得濕濕滑滑的,巨物在里面暢行無阻。它瞬間抽出了肉棒,整個的巨物突然在陰道內消失,擴張的肉壁一下還來不及恢復,依然保持著肉棒的形狀。

  女巫以為它想通了,決定放過她。她剛松一口氣,身體一放松,怪物突然狠力一插,整根粗長的肉棒盡根沒入,怪物的卵袋都撞在了女巫的陰阜上。漲紅的龜頭一下子頂開了尚未閉合的子宮口,整個的前端一下子全部進入到了子宮內。

  女巫被撕裂的巨痛弄得撕心裂肺的叫了出來,她的雙手脫力到墻壁都倚靠不住,無力躺在了怪物的手掌上。

  龜頭突破了兩層關口,進入到了女巫肚子最里面的子宮里。可是怪物還不想射精,他細細品味子宮里羊水的溫暖,舒服了好一陣,才繼續在里面動起來。龜頭穿過子宮頸在里面攪動起來,女巫覺得身體里的第二道門也被撬開了一樣,粗大的異物在溫熱的子宮里不停攪動。她只覺得體驗到了極樂的新境界,腦子里已經不去思考什么了,讓肉欲的本能支配自己就好。

  比陰道口還要細小一圈的宮頸口夾的怪物的肉棒異常舒服,巨棒在子宮里細細騰挪,每一下的快感都比過之前在陰道里大進大出來得舒服。路霸大吼著發出豬叫,把女巫的身子都操得跟著抖動起來。女巫感覺到怪物快要射精了,她失神的淫叫著:「子宮……要被內射了,野豬的惡臭精液要射進我的子宮了,誒誒誒,好高興……讓我懷上野豬寶寶……啊啊啊啊來了來了來了——!!」濃厚的精液從龜頭里狂亂的噴發,一股一股的打在子宮壁上,昨晚才射進去的精液還有剩余,新的精液又不停進來。小小的子宮內裝滿了巨大怪物的子孫后代。女巫的肚子微微脹起,無數的小生命在她體內徜徉。射精后的怪物拔出了肉棒,發出「啵啵」連續兩聲。無力的女巫癱倒在床上,淫亂的小穴里潺潺流著濁白的精液。此時博士也在擼動自己的雞巴,他抬起昏迷過去的女巫,把雞巴硬塞到她嘴里,在她口中爆發了。女巫的屁股上,嘴邊被射滿了白白的精液,看起來淫亂不堪。

  到了中午,女巫恢復了清醒。醒來的第一件事,女巫就對瘋子二人組施了魔法。她用魔法之力把他們捆在椅子上,自己在他們面前,脫下衣服開始自慰,把二人看得欲火直冒,肉棒硬得老高了,可是雙手卻不能擼,心中像貓抓似的癢死了。

  女巫一邊自慰,小穴里一邊還流淌著早上路霸射進去的精液。可是只有少少的一些,大部分都被子宮吸收掉了,不知道會不會真的懷上。女巫對著二人的陽具吹了一口氣,陽具立刻膨脹變得巨大,大到不成樣子,都快擋住博士的視線了。

  博士驚恐的求饒起來,女巫只是冷冷一笑。她又吹了一口氣,博士感覺自己突然好想射精,一種強烈的沖動傳來,肉棒一跳一跳的,發出了射精的信號。可是龜頭里卻什么也沒有射出來。那種強烈的射精感依然還在,過了一會兒,肉棒又開始抖動著「射精」,可是依然什么也沒有。這就樣持續了好久,博士內心的那股欲火被點燃得旺旺的,就是發泄不出來。

  他哭泣著哀嚎,祈求女巫放過他。女巫沒有再看他一眼,她只是說:「我要出去辦點事,天黑后回來。我回來之前,你們就一直這樣!」女巫走了,留下博士和路霸面面相覷,雞巴持續抽動著,每隔一陣就「射精」,把這個瘋狂的科學家都折磨得哭天喊地了。路霸不會說話,只知道不停地哼哼表達它的難受。格格森小屋迎來了最吵鬧的一天。

  走出了格格森小屋,女巫有些難受的彎著腰捂著肚子。雖然她知道和奴仆建立生命契約的過程就是讓奴仆的生命精華和自己的孕育溫床相結合,說白就是讓精液射進她的子宮里。這樣才能讓她真正掌握奴仆的靈魂,為她戰斗至付出生命。

  可是她原本是想在自己主導下施展催情魔法讓自己能愉快的享受,萬萬沒想到她被猝不及防的來了一手強暴,雖然一開始很痛苦,但是后來身體竟然自動變得愉悅起來,竟然配合起怪物說出那些淫蕩的話。她摸著自己的內褲,想到怪物那異常粗大的肉棒,下面又變得濕濕的起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