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玄幻  »  大劍師 改
大劍師 改
大劍師改(一)
  我來到了她背后,身體貼了上去,緊挨著她的背臀,雙手一伸,又緊
摟著她不堪一握的小蠻腰,掌心貼著她柔軟而充滿彈性的小腹,一股灼熱傳入我
手掌里,
我知道亦同樣傳進她體內。
  她略掙扎了幾下,最后軟了下來,臉向后仰,剛好我的嘴唇迎了上去,封著
了她嬌絕欲滴的香唇。我雖是對她別有所圖,仍忍不住陣陣銷魂,激起了男性最
粗野的欲望。在心理上,她卻是我的敵人,仇恨從我深心處冒涌出來,我近乎粗
暴地撕掉她的衣物,就在殿中心處像野獸般占有她的身體。
  我和她的唇舌激烈地糾纏著。我的兩手在剝光她身上所有的衣物后,移到她
高挺豐碩的乳房上,將它們緊緊握住。雪白柔軟的乳肉從指縫間擠出,兩只乳房
在我手中不停地變化著各種形狀。
  她近似虛弱地靠在我身體上,任憑我玩弄她美麗的嬌軀。我的一只手離開她
的胸脯,一路向下,越過她茂密的陰毛,分開她閉合的陰唇,中指壓在突起的陰
核上搓動。麗清郡主全身激動地發抖,我的手指感覺到她的愛液已經源源不斷地
流出。
  我一手在她的豐乳上大肆揉搓,另一手的中指突入她的肉洞。雖然她早已不
是處女,但是肉洞還是非常緊窄,肉壁猛烈地收縮,緊緊地纏住我的手指。我在
她的肉洞里大力攪拌了一下,將沾滿她愛液而變得濕淋淋的手指拔出,送到她唇
邊。她有些驚訝地望著我,但在看到我堅定的目光后,還是張開小嘴,將手指含
住,吸食她自己溢出的體液。
  看著她因羞澀變得嫣紅的臉,看著她吸食自己的愛液,我的肉棒更加硬挺,
隔著褲子,緊壓在她圓翹豐滿的臀部。她把手探向身后,將我的褲子脫下,抓住
我的肉棒套弄著。
  「啊!」「唔……」我和她快樂的呻吟在大殿中回蕩,更加激烈地愛撫對方。
麗清郡主花瓣中的淫液順著她的腿流到了地上。她將我的肉棒壓在她的陰戶上摩
擦,我的肉棒變得濕漉漉的。在我的肉棒被她引導到肉洞口時,我大力一挺,龜
頭突破進去。
  她興奮地大叫起來,肉壁糾纏著體內粗長的肉棒。我抽動著,小腹和她的豐
臀撞發出「啪啪」的響聲。她的愛液洶涌而出,沿著肉棒,流到睪丸上,滴到地
上。
  在我的瘋狂攻擊下,她由郡主的千金之軀,變成一個只懂婉轉逢迎的淫婦。
  為了復仇、為了家族、祈北和西琪,我已變成一個不擇手段的人。
  終于,她的肉洞急劇的收縮著,從那里傳來一陣陣強大的吸力。雖然我盡力
忍住,還是屈從了,將火熱的精液噴射到她的體內。
  我放開手,麗清郡主軟軟地滑落地上,我們都急促地喘息著。她費力地抬起
頭,兩眼流露出淫蕩的光芒,似乎對剛才的大戰感到不是太滿足。這個該死的淫
婦。
  眼前的要務,就是將她徹底征服,取得她的信任,盜走智慧典,到魔女國去,
然后從廢墟取得毀滅帝國的力量。道路雖漫長而艱苦,但我卻正在邁進著。
  「好吧,既然這樣,我就再干你一次。」我暗想。
  我走到她面前,坐在地上,兩腿向前伸展。讓她把頭枕在我的大腿上,使她
的臉盡量靠近我的胯間,然后,我將龜頭放到她的唇上。
  這時的郡主早已把她尊貴的身份拋到九霄云外,心里只想我能帶給她最大的
快感。所以在一點點表示不好意思的扭動后,還是握住肉棒,張嘴含住龜頭。
  她一定做過很多遍口交了,她的舌頭巧妙地纏繞著我的龜頭。舌尖在龜頭下
輕輕挑動,就能給我極大的快感。她的頭前后套動,發出「滋滋」的響聲。
  我的肉棒在她的口中重新挺立起來,她吐出肉棒,將它偎在臉上揉動,淫蕩
地看著我。
  我的手自然而然的來到她的胸前,抓捏她柔軟的乳房。她的乳房很大,卻只
微微下垂,形狀很好。我忽然有一個想法,我讓她跪在地上,捧著乳房。我把肉
棒伸進她的乳溝,叫她把乳房向內壓,她的乳房將肉棒完全地包圍著,我就在她
的乳房中抽送起來。
  她似乎從來沒有這樣做過,眼里盡是興奮的光芒。我的肉棒在插到底時,龜
頭從她的乳溝中伸出來,她就用舌頭舔一下。我則一邊抽動肉棒,一邊捏住她的
乳頭搓弄。
  就這樣抽插了許久,她終于忍不住了。捧起我的肉棒猛烈地套動,將龜頭吞
入口中吸吮著,然后將身體轉過去,翹起豐臀,回頭向我媚笑。我伸手摸著她的
花蕊,將我的肉棒再一次刺入她的身體里。她擺動著雪白的美臀迎合我的動作,
我的手放在兩片肉丘上揉動,腰部飛快地前后運動,麗清口中不停地發出令男人
產生很大滿足的浪叫,兩個大乳房大幅度的搖擺著。
  終于,她再一次癱軟在地上,而我伏在她背上繼續征伐,肉棒在她的肉洞里
快速地穿刺,兩手伸到她胸前,搓揉著她的乳房。我知道,我已經滿足了她,現
在,該滿足我了!
  當我結束了對她的蹂躪后,她勉力地用唇舌舔舐我的肉棒,為我清理身體。
  我把她抱到床上,她以為我還要對她進攻,流露出又想又怕的模樣。我微微
一笑,為她蓋上絨毯,略施一禮,走出智慧宮。
  當晚我回到后宮,心中仍回味著和郡主翻云覆雨的滋味,她的確是動人的尤
物。從她看我的眼神,我知道我的戰略已成功了。
              大劍師改(二)
  麗清郡主在床邊坐了下來,伸出柔軟的纖手,輕輕撫摸我的臉,神力王這皮
面具非常精致,我一點也不擔心她察覺出其中的秘密。
  一股辣從鼻孔處涌上來。我作狀地扭動了幾下,才猛地睜開眼來,恰好迎上
麗清郡主故作冷淡的美目。
  我知道她的真正心意,當然不被她冷漠的外表騙倒,一伸手臂,勾著了她的
頸項,硬將她的俏臉向我拉來。
  「嚶嚀」一聲,她的嘴唇已被我封著,我是真心地享受她的香吻,因為她的
確是使男人動心的可愛動物。
  我心中想起公主、西琪、黑寡婦、華茜,比較起來,她毫不遜色,百合花雖
未見芳容,魅力卻又遠在這些美女尤物之上。若有機會,我一定要一睹她的真貌。
  激烈的舌戰后,郡主微微喘息著將她的唇移開,情意綿綿地望著我。我的目
光從她敞開的前襟看進去,兩個乳房由于她上身伏下的原因垂在胸前,隨著她細
密的呼吸搖動,兩粒紅艷的乳頭吸引了我大部分的目光。
  我一把抱住她纖細的腰身,將她放到床上仰臥著,溫柔地解除她身上所有的
衣物。嬌嫩的肌體毫無掩飾的展露在我眼前,雖然日間已見過她的裸體,但是再
次看到她峰巒起伏的圣景,我的欲望還是無法遏制地升騰起來。
  我在她唇上輕柔地吻著,手在她的雙乳間游動,偶爾捏住勃起變硬的乳頭搓
捻著。郡主用她的香舌熱烈地回應我,努力挺起胸膛,方便我的動作。
  我的唇沿著她的玉頸向下,來到她挺立的乳房上。我的手托起它們握住,使
得它們更是高挺,我向著峰頂誘人的乳頭吻下去。
  郡主「啊」的一聲,緊緊摟住我,將我的頭壓在她的胸膛上。我的舌頭把她
的乳頭在口中大力攪動,使勁吸吮著,不時用牙輕咬著它。我的手早已來到她大
開的兩腿間,手指沿著縫隙插入,按住頂端的陰核,刺激著她。
  郡主的身體不可控制的輕顫著,乳頭在我唇間變硬變大,潤滑的愛液不斷涌
出,把整個陰戶變得淋淋 .我的嘴離開她的乳房,將身體倒轉過來,抱住她的豐
臀,讓她肥美的陰戶完全展現在我眼中,我的肉棒也正好挺在麗清郡主面前。
  眼前的兩片大陰唇大大的張開,里面的肉居然還是粉紅色的,一點也不像其
他淫蕩的女人經過大量的性交后,肉會變成黑暗的顏色。她分泌出的大量愛液將
美麗的肉瓣變得濕淋淋的,發出淫猥的光澤。我不客氣地把嘴湊上去,吻吮著她
陰戶的嫩肉。
  「哎呀!」麗清郡主的口中發出甜美的聲音,纖手大力握住我的肉棒,將它
送進小嘴,努力套弄。靈活的舌頭近似瘋狂地在龜頭上纏繞,從口腔內部傳出柔
柔的吸力,使得龜頭很是舒服,我也更強烈地挑動她的嫩肉,舌尖模仿肉棒深入
她的肉洞里抽插,手指捏住她的陰核玩弄。
  這樣的雙管齊下,我想像不出有哪個女人還能挺得住,麗清郡主也不例外。
  她的小嘴離開我的肉棒,龜頭沾滿了她的唾液,亮閃閃的,一條唾液形成的
細線仍然連接在我的龜頭與她的櫻唇間。她急促地喘息,那根細線從中斷開,一
半滴在龜頭上,一半回到她的口中。
  她急切道:「快……快來!」臉上布滿興奮的紅暈,兩手仍然繼續套弄著肉
棒。
  我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她把肉棒帶到洞口前,等待著我的進入。我卻
按兵不動,只將龜頭頂在肉洞口。她焦急地扭動身體,怨道:「來呀,你還等什
么!快點!」
  我看著她的眼睛,堅定地道:「求我!」
  麗清一臉的茫然:「求你什么?」
  我道:「求我神力王給你歡樂。」
  麗清扭動著,不肯向我示弱。我把肉棒在她的裂縫里來回拖動,頂在陰核上
擠壓著。她終于屈服于身體中的欲望,大聲叫道:「神力王,求你!」
  我得意地笑著,肉棒更示威似的在肉縫里跳動。我將龜頭頂在她洞口,道:
「求我什么?」
  麗清忘卻了一切,肉棒是她現在最渴求的寶物。她淫淫地嬌叫:「求你把你
的大肉棒給我,給我快樂吧!」
  肉棒隨著她的叫聲「嘶」的一下沖入她的體內,她使勁抱住我的脊背,將腰
臀搖擺著,迎接我的駕臨。
  接著是男女的極度歡娛,倒鳳顛鸞,我不知郡主和另外那些寵男在床上的反
應如何,不過在我身體下的她,的確是全心全意,一點也沒有保留地逢迎著我。
  我們變換著各種姿勢,熱烈地翻滾糾纏,我從各個角度將我的肉棒插入她的
身體,讓她數次達到高潮。我知道,我已經徹底征服了她的身體,我可以叫她用
最羞恥的姿勢迎接我的肉棒。
  最后的射出是在她騎坐在我的身上時。她的腰肢靈活的擺動,豐臀快速起落
著,兩個豐滿碩大的乳房令人眼花繚亂地上下舞動,艷紅的乳頭在空中畫出不規
則的圖形。在這美好的圖像前,我再也抵抗不住她肉洞內的吸力,和她一起達到
了頂峰。
  她無力地伏在我的胸前,肉棒慢慢地軟倒,被她仍在收縮肉洞漸漸擠出來。
  她轉身抓住滿是愛液和精液的肉棒,用唇舌為我做徹底的清理。她的肉唇也
在我面前,從洞口里慢慢流出粘稠的混合液。
  這時她只像個熱戀中的美女,一點也使人感不到她毒如蛇蝎的一面,父親蘭
陵生前常說:每個人也有幾副臉孔和心腸,只要你找對了,最兇殘的人也有慈愛
和仁心,郡主現在向著我的,無可否認是最迷人的一面。
  我雖懷有鬼胎,仍是不能自制地迷失在她高燃的熱情里。
              大劍師改(三)
  我叫道:「華茜!」華茜似乎意識到某種事要發生,垂頭應道:「是!」就
像侍婢對主人的恭順態度,一個被征服了的女人的反應。我需要一點刺激,來填
補魔女對我造成的失落感。帳外魔女國的軍士活動頻繁,馬嘶人叫,準備著明天
的旅程,尤使人感到大戰來臨前戰云密布的壓力,毀滅的力量滾雪球般積聚。生
命只是短暫的過客。望向華茜,她青春的身體,經多年劍術上的苦修,更顯健美
婀娜。
  我道:「你過來!」
  華茜「嗯」的應了一聲,動也不動,頭垂得更低了,連耳根也紅起來。心中
一熱,我挨了過去,貼著她豐滿的后背坐下,兩手伸前,緊摟著她火辣辣的小腹,
那處一點多馀的脂肪也沒有。華茜「嚶嚀」低吟,往后倒人我懷里,俏臉火紅得
像六月天的艷陽,閉上眼睛!高聳的胸脯劇烈起伏,分外誘人。平時明亮迫人的
鳳目,這刻連輕柔的羊脂燈光也抵受不了,緊緊合了起來,只除下長而密的睫毛
不住顫抖,和她急躍的心跳織成欲火的節奏。
  我涌起了男性原始的沖動,外面雖是風聲呼呼,戰馬嘶鳴,劍戟鏗鏘,這里
卻是一帳的春意。
  剎那間,我忘掉這以外的一切,包括不屬于現在這一刻的過去和將來。
  我封上她濕潤的紅唇。火辣辣的吻在我主動下進行著。所有失望、失落、空
虛,對茫不可測命運的恐懼,全被高燃的欲火所代替。和麗清郡主的交歡只是一
種手段,但眼前的一切,卻是激情爆出的生命火花!
  這是生命所能攀到的極峰。一個奇怪的念頭,在我心中升起。假設我摟著的
魔女,那是否會更美滿?這念頭連自己也大吃一驚,隨之而起便是心中的歉疚。
  我拋開了這對不起懷中美女的想法,全心全意融入她的熱情里。她身上的衣
服一件一件地減少,欲火卻一步一步的高漲。
  我輕輕拉開她的前襟,雪白的胸肌躍入眼中,緊身的內衣將她堅挺的雙乳包
裹得更是誘人。我的手向衣內探去,緊緊握住美好的乳房,感受到從她急劇跳動
的心臟處傳來的震動。她的乳房充盈著我的雙手,柔軟而有彈性。
  華茜的俏臉仰了起來,甜蜜的呼吸掠過我的臉頰。我低頭看著她紅透的臉,
她卻害羞地緊閉雙眸。我向著她微顫的櫻唇,深深吻下去。
  華茜豐滿的身體在我懷內扭動著,她的小舌尖在我的引導下與我熱烈糾纏,
從鼻腔發出令我銷魂的哼聲。在這個過程中,我早已把她的衣物卸下,那奪目的
美麗嬌軀毫無遮掩地暴露在我眼前。
  我從華茜的唇上撤離,目光灼灼的掃視著她的身體,挺拔的雙乳上兩點嫣紅
不住顫動,纖細柔軟的腰肢,豐盈的臀腿,還有那兩腿間黝黑神秘的伊甸園。
  我將她輕柔地放到鋪著厚厚絨毯的地上,開始解除自身的束縛。華茜微微睜
開雙眼,羞澀地望著我。很快,我便回復到初生嬰兒似的樣子,腰下的肉棒高高
地挺立著,向在它下邊的美女展示著它的威風。
  華茜的眼光接觸到我的下體,「嚶嚀」一聲將雙目再次緊閉起來,臉上紅潮
更甚,身體不知是因為期待還是恐懼,開始顫抖。我想起她的第一次是在什么情
況下失去的,深深地理解她現在的心情,在我心里,更是涌起潮水般的憐惜和愛
意。
  我躺到她的身邊,溫柔地撫摩著她的乳房,輕聲道:「華茜。」
  她用幾乎聽不見的聲音回應我。我的手來到她的俏面,道:「睜開眼睛,看
著我。」
  經過短暫的猶豫,她張開了緊閉的眼 .我凝望著她充滿各種復雜心情的目光,
對著她的唇吻下去。
  我與她在唇舌間交戰,兩手將她緊擁在懷里,在她光滑扎實的背臀上下游動。
漸漸地,一只手由她高隆的肉丘間滑進去,來到她兩腿間緊閉的陰戶上。
  華茜猛地顫動了一下,眼光中流露出不安的神色。我一邊輕柔地摩挲她的兩
片陰唇,一邊微笑著問她:「怎么?不喜歡嗎?」
  她微微搖頭,眼中的不安卻絲毫沒有退去。我繼續吻著她,原本已經靈巧起
來的香舌又變得生澀,注意力完全集中到了自己的陰戶上。
  我輕輕地分開她的兩片陰唇,中指溫和地插入陰唇間滑動,溫暖濕潤的嫩肉
包圍著它。
  我的手指在陰戶內撫摩片刻,華茜的精神已經漸漸放松下來,我卻用拇指和
食指捏住她的陰核,搓捻著。華茜「啊」的一聲,身體緊繃著。隨著手指靈活的
動作,她越來越迷失在自己身體傳來的快感和欲望中,手臂緊緊抱住我,主動地
親吻我,從她的陰戶內,愛液也開始大量地涌出來。
  我想讓她在我的引導下忘記從前傷痛的回憶,我要她從今天以后,成為一個
快樂健康的女人。于是,我拿起她的手,帶到我的腿間,讓她握住我的勃起得硬
挺挺的肉棒。
  她明顯地嚇了一跳,手像是到火炭似的想盡快地逃離火熱的肉棒。我堅定地
挽留住她的手,更加熱情地吻著她,挑逗著她濕潤的陰戶,吮吸她漲大的乳頭。
  在自身的欲望和我的堅持下,她終于開始套弄我的肉棒。雖然談不上什么技
巧,與麗清比起來更是差別巨大。但正是她這種含羞帶怯的模樣,卻更有效地激
發我的情欲。
  我一翻身壓住她,將她的腿分開,龜頭伸進陰戶內探索著,用她的愛液潤滑
著肉棒。我要她主動地把我的肉棒帶領到她的肉洞中去,這次華茜沒有絲毫猶豫,
抓起肉棒,將龜頭頂在自己的肉洞口,我腰一發力,龜頭推開洞口的嫩肉,陷入
濕熱的花蕊里。
  華茜美麗的眉頭緊皺起來,好像有些不適。我的肉棒被她的洞壁緊緊包裹著,
感覺像是第一次交歡的處女。我緩緩抽動肉棒,讓她有時間適應我,不停地吮吸
她的香舌美乳。
  她的眉頭漸漸舒展開,我的肉棒隨著她表情的變化加快進出,她胸前的乳房
伴著我肉棒的抽插前后震蕩,小嘴里也發出小聲的呻吟。
  我的動作慢慢放開,從溫柔轉向節制的瘋狂。過了一會,華茜主動地挺動她
的臀部,配合我的動作,口中傳出淫蕩的叫聲。我的理智徹底地迷失在欲望里,
肉棒飛快地進出華茜的身體,她則拚命地迎合著。
  在我攻擊了一刻鐘后,華茜終于達到了她人生的第一次高潮,緊窄的肉穴大
力收縮著,幾乎讓我忍不住噴射出來。華茜快樂地大聲叫喊,完全忘記了這是在
一頂帳篷里。我可以想像到帳外的人們的表情。
  她的愛液像洪水一樣沿著插在洞內的肉棒奔涌而出,流淌到絨毯上。
  她有些虛弱地張開眼睛,看到我看著她,害羞地扭轉過去。隨著她的動作,
仍然堅挺在她體內的肉棒跳動了幾下,她才發覺到這根帶給她快樂的東西還把我
們連在一起。
  我將她的身體小心翼翼地翻過去,變成我伏在她背上的樣子,肉棒還是緊緊
地插在她的洞里,她豐滿的臀部壓在我的小腹下,軟軟的,很是舒服。
  華茜回過頭來,不明所以地望著我。當我再次起伏我的腰,肉棒重新在她身
體里來往的時候,她才明白過來。
  我將她的臀部抬起來,她順從地高高翹起豐臀,我清楚地看到我的肉棒如何
在兩瓣豐滿的肉丘間的陰戶進出,清楚地看到她洞內的愛液被肉棒擠壓、帶動,
飛濺出來。我愛撫著面前的圓臀,柔軟光滑,美麗的女人擺動著它。
  我伏下身,兩手探到她的胸前,握住兩個搖擺著的乳房,盡情地搓揉玩弄。
  我在她的耳邊輕吻,手指搓捻她的乳頭。她的臀部更加快速的搖動,我放開
手中的乳房,抓住她的腰,狠狠地抽插起來。
  她不斷地叫喊著,扭動著,數次達到欲望的頂峰。我也在她第4次高潮時,
將我火燙的精液完全灌進肉洞里。
  就在愛欲的峰頂里,我終于占有了這個為我拋棄了權力高位的美女。
 她身上的長袍像一片云彩般滑下,落到地上露出完全赤裸的女體,美麗的線
條重現眼前,在闊別了三十多天后。
  她的肌膚在燈光下閃爍著動人的生命姿彩,我的目光順著她光潔的脊背游移,
那兩片高隆的圓臀和筆直美好的大腿,和透過雙腿間隱約可見的茂密從草,都教
我心神搖曳。
  我的呼吸急促起來。
  麗清郡主悲哀地道:「不論將來我們是共偕白首的夫妻,又或是誓不兩立的
大仇家,但在明天來臨前,讓我們好好地去愛對方,好嗎?神力王。」
  聽到她嬌呼神力王,我的心不由一軟。
  她轉過身來,美麗誘人的胴體全無保留地向我的眼睛奉獻。雙乳依舊挺拔豐
碩,兩粒殷紅色的乳頭在燈光的映照下顯得更加美麗,纖弱的腰肢下有著令人心
動的神秘園,黝黑的毛發遮掩著這曾經給予我們快樂的地方。
  赤裸的她被嬌弱的楚楚可憐代替了剛堅,分外叩動我深心處為保護自己而建
起的門。
  俏臉上掛著兩行清淚,使人柔腸寸斷,不能自己;但她神色間卻有種堅決的
味道。
  帳外風聲呼呼,不時夾雜著戰馬的嘶鳴。
  她盈盈步來,溫柔地為我脫下標志著戰爭的戎裝,像個細心的妻子。我的上
身首先赤裸了,她溫熱的唇開始在我的胸口親吻,還把我的乳頭含進口中,就像
我對她所做的那樣。一手探到我的下體,揉著我漸漸舉起的肉棒。然后,她蹲踞
著,解開我最后的遮蔽物。
  我低頭注視她的動作,她的乳房不停的擺動,我伸出手握住它們,從掌心中
再次傳來熟悉的柔軟和重量感,我開始擠捏手中的雙乳,并且捏住乳頭搓動。
  她的臉上開始涌上可愛的紅潮,呼吸變得急促,一把將我最后的衣物從腰上
拉下,硬挺挺的肉棒毫不客氣地「啪」地一下,打在她的俏臉上。
  她嬌呼一聲,張嘴想把肉棒吞噬進去,我用手把她和肉棒隔開一段距離,讓
她的舌尖剛好到龜頭。麗清拚命地向前,舌尖用力伸出,撩撥著我的龜頭,肉棒
在她面前隨著她的舌尖起舞。
  「啊!蘭特,你真殘忍!」麗清努力著,「把它給我吧!」
  我把手放松了一些,使得她可以含住我的龜頭。麗清抓住肉棒,使勁向前拉
扯,希望能多吃進一些。我放開手,她立刻將肉棒整個吞進嘴里,猛烈地前后套
弄,一些唾液隨著她的動作流到她的嘴角,又滑落到地面上。
  我閉上眼睛,感受著從龜頭上洶涌而來的快感,她靈活軟滑的舌頭熱烈地纏
繞在上面,又不時技巧地挑動下沿最敏感的地方。從她的口中傳來極大的吸力,
似乎想把肉棒永遠留在嘴里,當肉棒不小心脫離時,就傳來很大的「卜」的聲音,
她又急忙將它放進口中。我不禁也開始前后挺動,讓肉棒更快速地在紅唇間出入。
  就這樣糾纏了許久,我感覺到再這樣下去,我一定會噴發出來,于是我阻止
麗清的動作。
  麗清依依不舍地含著龜頭,緩緩地舔著龜頭下的敏感處,兩眼嬌媚地望著我,
似乎在企求我將我的精華噴射在她口內。我捧著她的臉頰,慢慢地向外拔出我的
肉棒。她更加用力地吸住它,讓我覺得血液都要被她吸出來。隨著一聲脆響,肉
棒終于脫離了麗清的小嘴,上面滿是她的唾液,在燈光下發出情欲的光芒,她嬌
喘著追上來,在龜頭上吻了幾下。
  我把她的身體轉過去,她乖覺地趴伏在地毯上,把雪白豐腴的臀部奉獻在我
的面前,扭臉望著我媚笑,紅唇微張。
  我跪在高高翹起的豐臀前,一手揉捏著,一手握住粗長的肉棒,將龜頭頂在
花蕊間上下撩動,她的淫液早已把整個腿間弄得淋淋,唾液和淫液混合起來,閃
亮閃亮的。
  麗清不安地扭擺著,身體不停地向后坐,想把肉棒套進肉洞中。我用肉棒在
她的臀部上「啪啪」有聲地拍打著,她則伴隨著一下一下的拍打,發出嬌媚的哼
聲。
  我用手指撥開兩片豐厚的陰唇,全力將肉棒貫入肉洞中,大力抽插起來。
  麗清近似瘋狂地呼喊著,腰臀激烈地迎合我的動作,我的小腹與她的豐臀不
停地撞,肉體接觸時發出清脆的聲音。肉棒每一次地進出都會將肉洞中蓄滿的淫
液向外壓逼,使之飛濺出來。
  帳內激蕩著高漲的欲情,燎原的愛火,一發不可收拾。
  麗清的身體在狂放的動作中漸漸緩慢下來,終于軟倒在柔軟的地毯上,而我
則伏在她的背上繼續征伐,兩手探到她胸前,揉搓著她的乳房。
  麗清一邊扭動一邊嘶喊著:「蘭特,讓我抱著你吧!求求你!!」
  我將她的身體翻轉過來,她的雙腿立刻盤夾著我的腰,用盡全身的氣力緊抱
著我,肉棒輕車熟路地又回到她淋的肉洞,繼續飛快地進出。
  麗清郡主用盡身心所能奉上的熱情和力量,在我身體下逢迎著,嘶喊著。
  她在我耳邊叫道:「蘭特!讓我們永遠在一起吧!」
  我停止了劇烈的動作,從她赤裸的肩膊抬起頭來道:「你可以放棄你所擁有
的一切嗎?」
  麗清郡主的眼神由迷茫轉回了清明,迎著我的目光道:「權力和名位對我已
像呼吸般自然,放棄了我又怎能快樂起來。」
  她又低徊地道:「你既要我為你犧牲一切,但蘭特你又可肯為麗清放棄任何
東西?」
  這是個難解的死結。
  驀地里我找不到可說的話。
  麗清郡主的眼睛清亮起來,平靜地道:「無論如何,我也要感謝你,你刺進
大元首體內那一劍,戳破了他永不能被傷害的神話。」
  我沉聲道:「假設他重返帝國,你會怎么辦?」
  麗清淡淡一笑道:「帝國再也不成帝國,大元首的受傷遠遁,使帝國四分五
裂,變成十多個據地稱王的地方勢力,但沒有人比我的軍力更完整更強大,所以
若有你的幫助,我們可望于短時間內重新統一帝國。」
  我道:「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麗清眼中閃過一絲驚懼,嘆了一口氣道:「我不知道,但沒有人再愿活在他
的淫威下。這次他心理上受的打擊當一點不遜于身體所受的重傷,所以只要他出
現,我會不擇手段置人于死地,你已以事實證明了他也會被擊倒的,是嗎?大劍
師。」
  我道:「假設我不站到你那一邊,你又會如何對付我?」
  麗清郡主冷冷道:「盡避以后我會飽受因思憶你而帶來的折磨,可是我仍會
毀了你。」
  我臉容不動地道:「你會怎樣處置我的遺體?」
  麗清郡主眼中掠過一絲哀傷,使我感到她雖然野心勃勃,但卻不是完全冷血
的人,只聽她幽幽道:「我會為你建造最美麗的陵寢,每個月我也會抽一天,睡
在你的靈柩旁,使你不感寂寞。」
  我倆仍處在男女所能做到的最親密的狀態里,說的卻是死亡和謀殺。
  我朗笑道:「既然你一切都計劃好了,為何不吧你涂在尾指中的毒藥,劃破
我的肌膚,送進我的血液里?」
  麗清郡主全身一震,道:「你知道了?」
  我沉聲道:「自三歲懂事以來,父親便教我辨認各類型的毒藥,只是我的鼻
子便可將它們嗅出來,尤其你蓄意燃了一爐香,以掩蓋毒藥發出的氣味,更使我
生出懷疑之心。」
  麗清郡主再摟著我,左手尾尖利的指甲仍按在我右頸側的血脈上,柔聲道:
「我指甲涂的是巫師制造名為「血賊」的見血封喉毒藥,難道你以為自己受得了
嗎?」
  我淡淡道:「我曾經蓄意地騙取你的身心,這次給回你殺我的機會,不是兩
下扯平了嗎?」
  麗清茫然道:「有時你像頭最狡猾的狐貍,有時卻像個感情用事的大傻瓜,
當我卻偏愛上你而不能自拔,只有殺死你,我才能從毒咒里解脫出來。」
  我大力動了幾下,麗清快樂得痙攣起來,俏目孕滿高漲的情欲,但左手尾指
甲卻始終沒有稍離我頸側的大動脈。
  動作在劇烈進行著。
  我喘著氣道:「下手吧!」
  麗清郡主嬌呼道:「蘭特!讓我為你生個孩子,他將會擁有這大地上最優秀
的血統,你也可以安息了。」
  我叫道:「但你如何向他交代他父親是死在你這母親手上。」
  我們同時攀上情欲的極峰。我們都緊緊擁抱住對方,肉棒在她的身體里快樂
地跳動,將生命的種子播撒在抽搐的肉洞里。
  我伏在她身上,感到她尾指甲輕掃頸側,死亡是如此地接近,我想起西琪和
魔女,死后是否可和她們重聚,但華茜呢?
  麗清郡主閉上眼睛,以近乎呻吟的聲音道:「蘭特!你不害怕死亡嗎?」
  我堅定地道:「當死亡來臨時,誰抗拒得了,它是不可抗衡的命運,但即管
死,我也要死得像個勇士,可是你卻不會殺我的,因為你并非如此愚蠢的女人。」
  麗清郡主美目一睜,射出森厲的銳光。
  她冷冷道:「蘭特!你過份高估自己了。」
  我柔聲道:「我死了,誰能對付大元首?」
  她輕笑道:「你死了,我也得到你那無堅不摧的利刃,我手下里雖沒有人的
劍術及得上你,但好手如云,對付孤身一人的大元首總有方法,何況他目下身受
重傷,能逃到哪里去了?」一邊說,眼中的神色愈轉冰冷,我知道只要說錯一句
話,便是中毒身亡的局面,事實上我是直到她將尾指按在我頸側處,才發覺她的
陰謀毒計,剛才的說法只是心理攻勢,使她不能在氣勢上將我壓倒。
  我嘆息道:「你犯了幾點錯誤,首先大元首的傷勢并非你想像中那么嚴重,
我的魔女刃只刺進了他身體內兩寸,并未能傷到他的心臟。」這倒是實話。
  麗清郡主眼中閃動著清明銳利的神光,道:「但他會因游泳逃走和奔沖而大
量失血。」
  我緊接著道:「但他也比常人強壯百倍。」
  麗清郡主皺眉道:「若他傷勢不重,為何不回來重整軍隊?」
  我迅速答道:「首先他看出你和黑寡婦都有叛變之心,所以要等待至較佳狀
態時,他才會出來收拾你們,而更重要的是他懼怕我,更正確點是他懼怕我所代
表的東西,那在神秘廢墟里的「異物」。」
  麗清郡主眼中閃過對大元首的驚懼,沒有人比她更清楚大元首對付叛徒的殘
酷手段。
  我不給她思考的時間步步進迫道:「假若我死了,大元首將沒有了最大的心
理障礙,而你和長期生活在他淫威下的將領們,在他面前將會不戰自潰,年后果
你也可以想像,我可以站起來嗎?」
  麗清郡主默默盯著我。
  我緩緩從她的溫熱里退了出來。
  她眼神連續數變,一忽兒溫柔無限,一忽兒冰冷無情,按在我頸側的尾指一
點也沒有放松。
  這是最關鍵的時刻。
  我慢慢離開她的身體。
  麗清郡主嘆了口氣,放下可致我于死的手,淚水從眼角溢出。
  她坐起來,握住軟垂著的肉棒,細細地摩挲著,將粉臉依偎在上面,然后像
在智慧宮中一般,用唇舌清理肉棒上殘留的混合液。一切都像從前一樣,只有滴
落在肉棒和地毯上的淚水告訴我這可能是我們最后在一起獲得快樂。
  我也不知是甚么滋味。
  她站起身來,將戴在尾指的毒假指甲脫下棄掉,柔順地拿起我的衣服,為我
穿上,輕輕道:「蘭特!假設我懷了你的孩子,你會怎樣待我?」
  這豈是個易答的問題。
  我將魔女刃重掛背上,道:「你為他取蚌好的名字吧!」
  麗清郡主咬牙切齒地道:「蘭特我會愛你,但也會恨你。」
  看著她美麗的胴體重裹在粉紅的長袍里,天地立時失去了點顏色。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