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玄幻  »  暗夜狂欲
暗夜狂欲
迪拜,雙子塔酒店。

  靜謐的黎明,被一道尖叫聲打破:“該死,老公怎么不見了?”

  “你把他勾引走了?”

  “不,不是我!”

  “那就是你,昨晚老公一定是寵幸你了?”

  “不,也不是我!”

  很快,頂層的所有房間都被翻遍,卻連老公的一根毛都沒找到。

  16個堪稱絕色的頂級女郎,氣呼呼的聚在了一起。

  “這個該死的臭男人,他一定是回國去找那個女人了。”

  “嗚嗚嗚,沒有老公的日子,我真的無法呼吸啊。”

  “別慌,現在追還來得及。”

  幾分鐘后,布加迪威龍,法拉利458,勞斯萊斯魅影,一共16輛豪車轟然開出酒店車庫。

  強大的后宮團,迎著初升的黎明,馬不停蹄的去尋找她們唯一的老公。

  那個,被世界地下組織公認的,神一樣的男人。

  永遠的傳說,兵王之王,青龍。

  1小時后,一架開往華夏的航班上。

  唐歡坐在靠窗的位置,隨手拿起一本《環球周刊》雜志,隨意欣賞起來。

  “咦,這不是可兒嗎?穿著衣服我差點沒認出來。”

  看著封面上的絕色女郎,唐歡啞然失笑。

  “帥哥,能把靠窗的位置讓給我嗎?我有點暈機,要看著外面的景色才舒服些!”

  這時,一個穿著時髦,身材性感的女人走過來,朝唐歡眨著眼睛道。

  呂碧池平時生活很講究,飛機要坐頭等艙,還必須是靠窗的位置。

  但這次來迪拜,她是隨同本地商會一起來的,訂票的時候難免出錯。

  不過,也無所謂。

  反正以自己的姿色,隨便找個凱子,就能讓出座位。

  聞言,唐歡看了她一眼,隨后,很有禮貌的點頭道:“當然,不可以。”

  “哈?”

  呂碧池頓時一愣。

  “帥哥,別開玩笑了,像你這么有紳士風度的人,怎么可以拒絕我這種美女的要求呢。”

  呂碧池故意把身子貼過去,領口深處的旖旎風光,若隱若現。

  唐歡卻看也不看,指著前面的位置,善意提醒道:“前面那幾個靠窗坐的男人看起來像凱子,你不如去找他們試試。”

  “你說什么?”呂碧池滿臉通紅。

  露給你看,你頭都不抬。

  還讓自己去跟別的男人要座位?

  當老娘是要飯的,還是出來賣的?

  呂碧池憑借自身的長相與家世,向來傲氣凌人,眼高于頂,何時受過這種嘲諷。

  “碧池,出什么事了?”

  這時,一個男人走了過來。

  他叫王成剛是呂碧池最忠實的追求者。

  “他……”

  呂碧池剛想解釋,忽然靈機一動道:“這個臭屌絲,他想非禮我。”

  沒錯,就是非禮!

  此刻只有狗血噴人,才能解呂碧池心中的惡氣。

  “你,出來,立刻給呂小姐道歉!”王成剛大聲斥責。

  他正愁找不到機會在呂碧池面前表現,正好拿眼前這個小白臉開刀了。

  “道歉?為什么道歉,就憑這個丑女人說我非禮她?”唐歡滿臉不解道。

  “你、你敢說我丑?”呂碧池臉色大變,氣得胸脯晃動。

  見狀,王成剛也不管那些,上去就要將唐歡拉出來。

  然而,面對突如其來的打擊,唐歡只是手臂輕抬,手指閃電般在對方胳膊上輕彈一下。

  “啊,我的手!”

  下一秒,王成剛如遭雷擊,身子直接后仰,跪在地上,齜牙咧嘴。

  這邊的動靜,霎時引起機艙中全體乘客的注意。

  “好啊,不但非禮呂小姐,現在還打了王總,你小子死定了!”

  “空姐呢,立刻把你們機長叫來,將這個流氓加惡棍抓走。”

  同行的商會成員一共十幾個人,全都站在一旁大呼小叫。

  而挑起事端的罪魁禍首呂碧池,站在一旁得意洋洋,心里有一種報復式的快感。

  “這位先生,您妨礙了我們航班的正常秩序,請您跟我們走一趟。”

  很快,機長帶著一群工作人員匆匆趕來。

  這個頭等艙里,云集了華夏某個商會的一群企業家,闊少小姐,他們不想得罪,也得罪不起。

  而唐歡這邊只有一個人,所以,不管是不是他有錯,將他帶走才是最好的解決方法。

  “這個女人污蔑我,那個男人挑釁我,我只是做了自己該做的事情,卻要受處罰?”唐歡眉頭一皺。

  “事情我們會調查的,但現在,你必須跟我們走!”機長態度非常強硬。

  “哼,我們商會這么些大佬,身家加在一起幾十個億,也是你這種小白臉能抗衡的?”

  “跪下,立刻道歉,說不定還能饒你一次!”

  商會成員揚眉吐氣,不停喝罵。

  “臭屌絲,跟我斗,你現在后悔了嗎?”

  呂碧池在一旁無比囂張。

  然而,話音甫落……

  “賤人,離我老公遠點!”

  “你這種貨色,也配勾引我老公?”

  突然,入口處,傳來一道道好聽的嬌喝聲。

  眾人帶著詫異的表情,循聲看去。

  只見,十幾個身材頂級,模樣頂級,氣質頂級,竟然連衣品穿著也堪稱頂級的各國美女,站成一排,仿佛維密大秀般,徑直走來。

  “臥槽,這陣容,炸街啊,不,炸飛機啊!”

  “快看,那不是好萊塢的雙料影后,杰西卡帕麗嗎?她剛才叫誰老公!”

  “我去,那個是世界頂級名模,維密新一屆的領軍人物蘭朵兒啊,我女神啊!”

  “歌后泰莉,那是歌后泰莉啊,她怎么也來了,我的偶像!”

  炸了!

  整個頭等艙轟然炸裂。

  沒人再去關心王成剛的傷勢,沒人理會呂碧池是否被非禮。

  甚至,他們的死活,跟眼前這群隨便拉出一個都是國際上頂尖的女星,模特的極品女神有配嗎?

  商會眾人紛紛掏出手機,拍攝,錄像,發朋友圈。

  包括飛機上的工作人員,機長也都懵逼了。

  他們見過明星,但從來沒見過,這么多頂級的明星聚在一起。

  她們到底要干嘛?

  然而下一秒,這群頂級尤物直接來到唐歡跟前。

  “臭老公,壞老公,你一個招呼都不打就跑了,難道,我們所有姐妹加一塊,還沒有那個華夏女人重要嗎?”

  靜!

  場中死一般寂靜。

  “我女神叫那個小白臉啥?”

  “好、好像是老公吧!”

  咔咔咔!

  心碎的聲音,接二連三響起。

  但緊隨其后的,卻是無比羨慕、仰視,嫉妒到死的彷徨與無奈。

  我身家過億!

  我豪門大少!

  我……卻連這些女星的一根腳毛都摸不到。

  而眼前這個男人,卻一下子擁有了一群。

  沒人會懷疑,只要唐歡點點頭,這些美女甚至會在飛機上與他進行一場,別開聲面的天震派對。

  “小可愛們,我說了很多次了,我們只是普通的男女關系,你們再叫我老公,我可要生氣了!”

  唐歡無奈的嘆息了一句,又道:“你們很好,每一個都是頂級尤物,但,我的心在很多年前就已經屬于了她。”

  “你們遇見我時,我已經是站在世界之巔的男人,但,她與我在一起時,我是個連吃飽飯都困難的窮小子。”

  “不是感情不夠,是緣分使然,所以,你們走吧,我唐歡這一生縱然能掌控滔天財富與美色,但鐘愛的只有她一人。”

  沒人知道,唐歡嘴里的那個她是誰。

  只是,這段話說完,所有頂級尤物全都臉色黯然的走了。

  留下的人,深情抹淚,無不動容。

  這樣有情有義,忠貞不二的男神,居然被呂碧池說是非禮?

  我非禮你個腳底板啊!

  滾開!

  丑逼!

  兩天后。

  華夏,蘇市。

  希爾頓酒店宴會廳內。

  “蔣少絕對是大手筆,為了追到芊藝,居然把我們這些老同學都邀請來參加這么高端的宴會。”徐媛羨慕道。

  “蔣少牛逼,如果他倆真成了,那我們以后也能跟著沾光了。”另一個女同學說道。

  今天,這里將舉行一場慈善拍賣晚宴,本來,以她們的身份沒資格參加。

  但,這場晚宴還有一個重頭戲,蘇市有名的蔣家大少蔣青云,要跟當年的女神校花韓芊藝公開求婚。

  而作為曾經高中的老同學,他們也有幸被邀請來,充當見證者。

  “你們說,蔣少還邀請了哪些同學來?”有人問道。

  “沒有了吧,這些年能聯系上的,基本到的差不多了,至于那些混得不好的,蔣少估計也沒興趣搭理!”徐媛傲然道。

  這一桌的同學質量很高,最差也是在大公司當個主管什么的。

  徐媛本人也混得不錯,年薪20幾萬,生活過得很滋潤,有想法借這次機會,在晚宴上釣到個金龜婿之類的。

  然而,她話音剛落,突然感覺有人一屁股,坐在了自己旁邊。

  “嗯?”

  徐媛詫異的轉頭,只見眼前這男人有些熟悉,可一時間卻想不起來是誰。

  “各位老同學,8年未見,我想死你們了!”

  唐歡大大咧咧的拿起徐媛面前還沒喝的果汁,一飲而盡。

  “你、你是唐歡?”

  有人叫出了唐歡的名字。

  聞言,桌上所有同學表情盡數一變。

  高中時期,唐歡是出了名的校霸加學霸,學習好,也能惹麻煩。

  他家里很窮,由年邁的爺爺撫養長大。

  高二那年,他爺爺因為意外去世,唐歡也至此人間蒸發,一消失就是8年。

  他怎么會突然出現?

  關鍵是,這家伙以前跟女神韓芊藝傳出過緋聞,而且還是韓芊藝主動倒追的他。

  今天,在蔣少要對女神表白的時刻突然出現,這……不合適吧!

  “咦,各位同學都愣著干嘛?難道是我的出現讓你們太驚喜,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唐歡眨巴著眼睛道。

  “呵呵,驚喜沒有,驚嚇倒是有一些!”

  一旁,徐媛把椅子故意往外挪了挪,冷聲道:“唐歡,你可能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吧?你來參加,恐怕不太合適。”

  “今天不是我們同學聚會的日子嗎,怎么不合適了?”唐歡問道。

  “呵呵,這里是高端酒會,上流人士出沒的地方,我們之所以來這里,是蔣少蔣青云要借這個機會向韓女神求婚,我們都是見證者!這下你懂了吧?”徐媛冷笑道。

  聞言,其他人全都一臉竊笑。

  看著曾經傳出過緋聞的女友,跟別的男人在一起,這滋味……嘖嘖,應該很爽吧。

  誰知,唐歡不但沒有驚訝,反而更開心道:“那正好,我也準備跟芊藝表白呢,這下熱鬧了!”

  “……”徐媛。

  “……”同學甲乙丙。

  他們心里同時出現一個念頭,這傻逼怕不是腦子壞掉了吧?

  “唐歡,人貴有自知之明,你小的時候家就窮,現在恐怕混得更差了吧?你拿什么跟蔣青云比,人家可是市里十大杰出青年,蘇市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跟他搶女人?你覺得你有幾分勝算啊?”

  徐媛聲音故意拉得很高,引來全桌一陣笑聲。

  “唐歡,不是我說你,你就算自我感覺良好,也應該好好捯飭一下吧,竟然穿了一件幾年前的破T血衫來,而且上面還有小豬佩奇圖案,噗……你確定不是來故意逗我們的?”

  一個女生指著唐歡身上那件衣服,忍不住噴笑道。

  其他同學這才發現,唐歡穿著的居然是幾年前爛大街的品牌美特斯邦威,還是小豬佩奇周年限量款。

  “哈哈哈……笑死我了!”

  “我知道了,唐歡是蔣少找來故意逗大家樂的!”

  眾人無不捧腹,氣氛詭異的歡騰。

  見狀,唐歡臉上沒有半點不悅,反而一臉甜蜜。

  這件衣服,是當年那個傻丫頭,省下一個月的午飯錢,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

  只是,那時年少輕狂的自己,并不懂得什么是喜歡,什么是愛,反而當面嘲笑了韓芊藝。

  “芊藝,當年欠你的東西,從這一刻開始,加倍償還吧!”

  很快,晚宴正式開始。

  由于這次是打著慈善為名頭的高端宴會,所以前來參加的各界名流很多,整個宴會廳足足擺了70多桌。

  而唐歡所在的位置是最偏僻,最靠近門口的一桌,很不起眼。

  “真羨慕芊藝,能跟蔣少在一起,坐在最靠前的位置,而我……只能跟一頭豬挨著,唉!”徐媛嘆息道。

  這話,把其他同學逗得前仰后合。

  而唐歡自始至終,都安靜的低頭吃飯,一言不發。

  這舉動,更讓其他同學覺得對方是平時吃不飽飯,到這里來改善生活的屌絲。

  隨著一件件拍品陸續成交,晚宴終于到了最高潮的部分。

  “各位,這最后一件藏品,是由19世紀,意國著名珠寶大師皮爾洛親手設計的傳世佳品,女神之夜。”

  “主材是重72克的鉑金項圈,其上鑲有108顆高純度璨鉆,而中間這一顆是產自南非,重達3.5克拉的極品紅鉆。”

  “這條項鏈的起拍價格500萬,現在開始競拍!”

  主持人話音落下,全場氣氛瞬間被點燃。

  無數嘉賓目光都投射在大屏幕上那條精美絕倫,巧奪天工的項鏈。

  “呵呵,這條項鏈蔣少志在必得,是送給韓女神的訂婚禮物。”

  “起拍價就500萬啊,這蔣少得多有錢啊!唉,羨慕韓女神半只腳已經邁入豪門了!”

  整桌同學無不羨慕。

  “550萬!”

  “600萬!”

  競拍相當熱情,價格在飛速飆升。

  而這時,坐在最前方那張桌子上,西裝革履,長相帥氣的蔣青云輕輕抬起手臂,笑道:“800萬!”

  “嚯!”

  “蔣少,霸氣!”

  “韓女神即將名花有主!”

  一句800萬,將全場氣氛再次升華。

  雖然,在場嘉賓不乏富豪大佬,但800萬一條項鏈,顯然令絕大多數人望而卻步。

  “800萬第一次。”

  “800萬第二次。”

  主持人開始計時,場面出奇的寧靜。

  “呵呵,你看人家蔣少就是霸氣,再看看某些人,從進來開始就只會悶頭吃面!”

  徐媛一臉輕蔑的看向唐歡,故意調弄道:“呀,都吃光了啊?要不要我再給你叫一碗?”

  聞言,唐歡淡淡一笑,這才抬起頭道:“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言罷,順勢舉起手臂。

  這個動作,立刻讓整桌同學瞪大眼睛,甚至,臉上露出惶恐表情。

  “白癡啊你,這種時候你舉什么手?自己丟人不夠,還想連累我們這些同學?我命令你,立刻把手放下!”

  徐媛俏臉霜白,感受到其他桌看向自己這里的目光,恨不得找個地縫鉆下去。

  然而,下一秒……

  啪!

  “1000萬!”

  唐歡輕打指響,語出驚人。

  “……”徐媛。

  “……”整桌同學。

  甚至,在場的各路大佬都被驚到了。

  1000萬已然不菲。

  更重要的是,竟然有人敢跟蔣少爭奪這條項鏈的歸屬權?

  膽大包天。

  遠處,蔣青云聞聽此言,眉頭不受控制的皺了皺。

  但很快,他臉上又恢復云淡風輕的樣子,笑道:“呵呵,有競爭才證明禮物的珍貴,1200萬!”

  那桌好像是自己老同學的位置……那群窮鬼,在亂搞什么?

  然而,話音甫落。

  “2000萬!”

  唐歡第二次叫價。

  蹭!

  蔣青云猛地站起身,目光落向自己老同學那一桌,眼角抽動出殘忍的樣子,獰聲道:“2100萬。”

  他這個舉動是在警告,警告你們這些窮鬼不要在鬧了。

  老子好心好意把你們這些窮鬼找來,是捧場的。

  不是讓你們來攪局的。

  此時這個價格,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

  然而,他目光所及,卻看到喊價的是一個陌生,卻又有些熟悉的身影。

  他是……

  “1億!”

  唐歡喝著茶水,單指向天。

  一句話,一個億,震殺全場。

  同學桌,包括現場六十幾桌客人,呆若木雞,整個宴會廳落針可聞。

  然而下一秒。

  嘩!

  椅子挪動的聲音雷潮涌動,無數人紛紛起身,將注意力完全落在那張最不起眼的桌子上。

  1個億!

  僅僅買一條價值最多不過幾百萬的珠寶項鏈?

  這已經不是普通富豪可以接受的。

  這是頂級神豪。

  “64號桌的那位先生,出、出一個億,還有高過他的嗎?”

  主持人愣了半天,才結結巴巴說道。

  “是你?你是唐歡!”

  遠遠的,蔣青云終于認出了對方,臉上帶著濃濃的震驚與疑惑。

  “唐歡你夠了,來這里混吃混喝也就算了,現在居然還出這種洋相?”

  半天,徐媛才回過神來,抨擊道。

  “你家里什么條件,我們這些老同學心知肚明,何必在這里裝神弄鬼。”

  “你喜歡韓女神我們能理解,但,你也要掂量一下自己的身份,你一個高中都沒畢業的窮小子,也配跟蔣少斗?”

  眾同學紛紛指責。

  今天,他們能坐在這里,參加如此高逼格的晚宴,全都拜蔣青云所賜,替他說話是應該的。

  況且,唐歡做出這么不要臉的事情,讓整張桌成為了全場的焦點,一會真相揭曉,那全桌人都要跟著他一起背鍋。

  這種敗類,必須殺一儆百。

  “呼!”

  蔣青云聽到這些話,頓時松了口氣,抬起雙手微微向下一壓,示意眾人道:“大家別激動,這只是一場鬧劇,這個男人是我同學,沒見過什么世面,讓大家見笑了。”

  “蔣少,你的意思是說,這人根本出不起錢?”立刻有人問道。

  “呵呵。”

  蔣青云冷笑一聲,撇了唐歡一眼,旋即便收回目光,朗聲道:“一個無父無母,高中都沒畢業的孤兒,能拿出1個億?”

  “孤、孤兒?”

  “哈哈哈,原來如此,估摸著,他是拿冥幣來競拍的吧!”

  “笑死我了,這種人,是怎么混進來的?”

  場中笑聲不止,鄙視、不屑、嘲諷潮水般澎湃。

  “都怪我,本想著借這個機會,讓我這些老同學出來見見世面,但,沒想到,還是有上不了臺面的垃圾,上躥下跳,大家賣我蔣某人一個面子,不要跟這種下等人計較了!”

  蔣青云話語云淡風輕,看似在為唐歡辯解,實則已經將他踐踏到無底深淵。

  同是高中同學,蔣青云對以前韓芊藝與唐歡的故事一清二楚。

  此刻,借助這個平臺,能打這個曾經的情敵,此時上不了臺面的垃圾的臉,無疑也是一件痛快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就按照剛才蔣少開出的價格,800萬……”

  主持人靈機一動,要將節奏拉回來。

  可話還沒說完,卻見唐歡再此舉手。

  “刷卡。”唐歡淡淡道。

  眾人聞言均是一愣,正想出言侮辱,目光卻被唐歡兩指之間,夾著的那枚卡片深深吸引住。

  純金打造,燈光映襯下,散發著奪目的光華。

  其色彩,其鋒芒,甚至比那串女神之夜項鏈還要璀璨。

  “這、這張卡,難道是迪拜聯邦銀行,私人定制卡!?”

  場中不乏見多識廣者,當即便有一個從事金融行業的大佬驚呼道。

  “什么?就是那個準入門檻需要20億,非各國皇室血統成員,連入門資格都沒有的神卡?”

  “沒錯,我曾在迪拜一位皇室公主的手中見過一張一模一樣的,這光彩,這做工,絕不會有假!”

  驚呼聲此起彼伏。

  之前,這些商界名流有多傲慢,此時就有多卑微。

  他們在借助解釋唐歡手中的那張銀行卡,來彰顯自己的見多識廣。

  而擁有這張卡的主人,已然是他們畢生仰望,卻無法觸及的存在。

  “哈哈哈,笑死我了,一個孤兒,一個高中文憑都沒有的渣渣,能擁有這么高端的卡?你們都被這個小白臉給騙了!”

  震驚過后,蔣青云率先笑道。

  能參加這種宴會的人,哪一個不是打拼一輩子,或者繼承家族資產的二世祖。

  他們奮斗一生,乃至兩代人的努力,尚且無法擁有定制那張卡的資格,何況唐歡這種當年連學費都交不起,靠獎學金度日的窮鬼?

  “是真是假,一刷便知!”唐歡不屑于辯解,將卡隨意遞給一旁的服務生,對方很快就拿到后臺去驗證。

  “唐、唐歡,你不會真變得這么有錢了吧?”

  一旁,徐媛咽了口口水,問道。

  如果這張卡是真的,自己一定要撮合他跟韓芊藝在一起,那樣,徐媛會獲得更大的好處。

  甚至于,唐歡如果有其他想法,自己也可以在酒會結束后,找個沒人的地方,好好滿足他一番。

  不多時。

  “這位先生,十分遺憾的通知你,這張卡是假的,是已經被別人注銷掉的廢卡!”拍賣會負責人走了出來,一臉冷笑道。

  “廢卡?一定是你們搞錯了!”唐歡一愣,隨后果斷的搖搖頭。

  自己身家有多少,他雖然不是很清楚,平時都是給那群妞兒打理,但區區一個億,他還沒有放在眼里。

  “呵呵,鄙人在拍賣行干了十幾年,這么簡單的事情絕不會搞錯?我倒是覺得,這位先生你最好先弄清楚,這張卡到底是你的,還是你在迪拜打工的時候,從某個貴族的錢包里偷來的!因為,這張卡在一天前就已經通過正規程序被人注銷了!”

  納尼?

  注銷了,不存在啊!

  但,短暫的懵逼過后,唐歡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性。

  他趕忙掏出手機,只見上面的確彈出了一條短信:

  親愛的老公,我們一致決定暫封你名下所有資產,你不是說,即便你一無所有,那個華夏女人也會死心塌地的愛你嗎?那好,我們就擦亮眼睛,拭目以待。

  落款處寫著:杰西卡、泰莉、蘭朵兒、米歇爾、蘇菲……

  還是一個聯名的,經過組織全票通過的裁決。

  “后宮亂政啊!”

  唐歡瞪大眼睛,簡直三觀盡毀。

  “好你個唐歡,我給足你面子,讓你知難而退,你卻一而再再而三的戲弄我們全場的人,你說,這事怎么解決?”

  遠處,蔣青云指著唐歡,斷喝道。

  就在剛剛,連他都被唐歡表現出來的驚人霸氣與自信所震懾。

  而此刻才明白,一切都是假的。

  一個一無所有的窮鬼,怎么可能短短幾年之內就身家數億?

  “混蛋,就知道你是個狗騙子!”

  徐媛破口大罵,立刻跟唐歡拉開距離。

  “報警,抓他!”

  “這種人就應該當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千軍萬馬,討伐唐歡。

  唐歡欲哭無淚,早知道那群娘們這么狠,當初就不應該把錢交給她們打理啊!

  “青云,大家都是同學,念在曾經同窗的份兒上,給他……留點面子吧!”

  這時,一直靜靜旁觀的韓芊藝突然開口道。

  不知怎地,她的心莫名有些酸楚。

  “呵呵,既然是芊藝替他求情,那我也沒什么好說的,宴會繼續,我們還要……”

  蔣青云霸氣一笑,感覺此時倍有面子。

  可還不等他把話說完,只見韓芊藝神色一暗,起身道:“抱歉,我突然感覺有些不舒服,就先走了。”

  言罷,她頭也不回,曼妙的身體徑直朝外走去。

  本來,她到這里也不是來接受什么求婚的,只是家族公司面臨危機,迫于家人壓力來向蔣青云尋求幫助。

  而唐歡的出現,莫名的讓她有些慌亂,再也沒有留下來的心思。

  “哎哎哎,芊藝你別走啊,后面還有節目呢!”

  蔣青云一愣,趕忙朝外追去。

  但韓芊藝走的很果斷,根本沒給他半點機會,只能眼巴巴看著電梯門關上。

  “該死,都是那個垃圾壞我好事!”蔣青云攥緊拳頭。

  然而,重新返回大廳的時候,卻見原本唐歡坐的地方,早就空無一人。

  “咦,那個廢物呢?”

  “剛才還在這呢,怎么一轉眼人就沒了?”

  ……

  韓芊藝徑直來到酒店外的停車場。

  她不愿看到,那個曾經在最美好的學生時代,給過自己無限感動,陽光般耀眼的大男孩,此時像個騙子一樣,被人群起而攻之。

  然而,她剛走到自己的車前,卻發現唐歡竟然站在那里,靜靜的抽著煙。

  背影,憂郁而迷人。

  “你剛不是在大廳,怎么出來的比我還快?”韓芊藝詫異道。

  “只要愛你的心夠深,太平洋都阻攔不了我,何況是一部電梯呢?”

  唐歡彈飛抽剩的半支煙,手朝身后漫不經心的一劃,一根毛發粗細,材質極其堅韌的繩子,應聲而斷。

  空中垂降,放眼全球,無人能出其右。

  “芊藝,本來想給你一個巨大的驚喜,卻沒想到出了點小意外,算了,不裝了,我直接攤牌吧。”

  唐歡字字清晰,同時充滿無限柔情道:“其實,我是全球地下勢力暗榜中,排名第一的雇傭兵之王,青龍。”

  “我身家好多個億。”

  “我的名字令歐陸、非陸、美陸無數富商,皇室貴族望而生畏。”

  “我年紀輕輕,已經達到人生巔峰。”

  “我遠渡重洋而來,只為找到你,芊藝,做我的老婆吧,讓我們余生相伴!”

  言罷,唐歡張開雙臂,目若朗星的眸子緊緊看向對方。

  “你病了多久了?”沉默半晌,韓芊藝無比失望道。

  “啊?”唐歡一愣。

  “我印象中的你是個天不怕,地不怕,一切困難都擊不倒的硬漢。”

  “但現在,我對你真的很失望,也許,這些年你經歷了一些我無法想象的磨難吧,但,我不希望你因此而自暴自棄,用欺騙的方式來麻醉自己,坑了別人!”韓芊藝道。

  我?

  自暴自棄?

  我?

  騙人?

  “芊藝,你該不會也覺得,我是個窮逼,剛才在里面演戲呢吧?”唐歡無語道。

  “唐歡,接受現實吧,從現在開始努力,還不算晚!”韓芊藝勸解道。

  見唐歡仍是一臉委屈與無奈的表情,韓芊藝不禁嘆了口氣。

  社會太殘忍,太現實了。

  將這個曾經雖然調皮搗蛋,但品學兼優,陽光正值的少年,折磨成如今這般田地。

  或許,自己應該盡所能去幫幫他。

  畢竟,這是曾經救過自己,也是情竇初開時第一個喜歡過的男人。

  “明天,我公司有個面試,我希望你來試試。”韓芊藝帶著期待的目光道。

  聞言,唐歡表情愈發古怪。

  如果,我用真實身份去追求芊藝,那樣簡直太容易了吧?

  無形中就缺失了很多樂趣!

  不好不好!

  但,如果我用一個窮B的身份,從零開始追求芊藝。

  咦?!

  這感覺,貌似很吊啊!

  “我懂了,芊藝,我一定知恥后勇,不讓你失望!”唐歡點頭道。

  “好,明天見!”韓芊藝苦澀的笑了笑。

  一份工作,自己隨便的一句話,卻能讓眼前的男人,笑得像個孩子般開心。

  她明白,8年時間,已經徹底改變了她與唐歡的人生距離。

  社會地位,見識,家世背景,巨大的鴻溝,讓兩人漸行漸遠。

  坦白來講,即便她之前還對唐歡有那么一點美好的懷念。

  但從這一刻開始,兩人注定是兩條無法相交的平行線。

  韓芊藝坐上汽車,表情落寞的離開。

  “芊藝為了我,連晚宴都不參加了,是不是說明,她心里其實對我有感覺?只是臉皮薄,不好意思直接說出來!”

  “剛才聽徐媛她們說,芊藝的公司好像遇到了一些麻煩?”

  “嘿嘿,老婆有麻煩,我這個當老公的當然要幫忙解決了!”

  望著韓芊藝離開的方向,唐歡想了想便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

  嘟嘟嘟!

  不多時,電話接通。

  “您好,這里是道爾頓爵士府邸,他現在很忙,請您明天再打來!”

  電話中,一個聲音充滿磁性的女人用標準的英文說道。

  “少廢話,讓道爾頓那個老色鬼過來接!”唐歡不耐煩道。

  “什么?你竟然敢這么稱呼道爾頓爵士!”

  女郎態度驟變,厲喝道:“在歐陸、美陸,甚至任何一個商業發達的領域,沒人該如此侮辱爵士大人,請你立刻收回剛才的話,并道歉!”

  “呵呵,你告訴那個老色鬼,青龍爸爸找他有事,我只給他三秒鐘時間,超過時間,讓他后果自負!”唐歡不屑道。

  該死的老家伙,不就是開了一個跨國銀行,掌控著幾千億的財富嗎,看把你牛的。

  小秘書三天兩頭就換一個,搞得每次接自己電話都要多費一番口舌。

  我看你是想死。

  “狂妄,我保證,你會為自己的言行,付出慘痛的代價!”

  女郎厲聲道。

  “小可愛,又是那些可憐的企業家,求助貸款的電話?掛了吧,別耽誤我們的正事兒,嘿嘿嘿!”

  電話那頭,一個聽起來年紀很大,卻中氣十足的聲音,賤嗖嗖道。

  聞言,女郎面色一紅,卻仍有些生氣道:“一個很狂妄的毛頭小子,居然敢稱呼自己是您的爸爸!”

  “爸爸!?”

  突然,道爾頓猛地從床上坐起來,表情瞬間冷靜不少。

  他如今已經六十多歲,親爹早就魂歸天界多年。

  那么,電話中那個自稱是自己爸爸的人,不是腦子有屁,就是……

  “難道,是青龍爸爸的電話?”

  道爾頓面色狂變,一想到對方的身份,額頭冷汗涔涔。

  “沒錯,他自稱青龍,只是,親愛的你為什么這么緊張?”女郎表情一滯。

  還不等她往下說,只見道爾頓光著屁股直接從床上沖下來,粗暴的將她推倒在地,表情驚懼道:“你這個胸大無腦的傻女人,要被你害死了。”

  他飛快接起電話,表情無比討好道:“青龍大大,不好意思啦,新人不懂事!”

  “呵呵!”唐歡無所謂的笑笑,并沒把這事放在心上,正色道:“有點小事情,我想請你幫忙!”

  “什么,請?大大,您怎么可以用這么恭敬的字眼,為您效勞是我的榮幸啊!”

  “我現在在華夏一間傳媒公司打工,公司呢遇到了點小麻煩,我好像記得,你這兩年在全球各地投資影視傳媒領域吧?”唐歡問道。

  “大大,您說什么?您、您在公司打工……天吶,什么公司,一年給您開多少億?”

  道爾頓驚掉下巴,表情比看見自己親爹重生還要驚懼。

  這個神一樣,連他都必須頂禮膜拜的男人,居然在一家公司打工?

  假的吧!

  這也太瘋狂了!

  “你對我的私事很感興趣?”唐歡不悅道。

  “不敢,大大,我只是出于關心而已。”道爾頓冷汗涔涔。

  “廢話少說,我需要一個優質的影視項目,與我所在的公司簽約,有難度嗎?”唐歡語氣非常平淡,但字里行間表達的意思,卻讓道爾頓菊花緊繃。

  “簡直毫無壓力!大大,我手里正好有個環球影視城的開發項目,預計總投資1000個億,這項目給您,可以嗎?”

  道爾頓態度非常謹慎,生怕唐歡覺得自己摳門。

  聞言,唐歡心中略微估算了一下,韓芊藝的公司最多也就是幾個億的體量。

  1000億?

  那丫頭肯定吃不下。

  “太多,一個小項目就可以,這事你抓緊辦,具體信息過兩天我會發給你!”唐歡說完就掛斷電話。

  “小項目?”

  道爾頓愣了半天,想不通堂堂地下勢力主宰,兵王之王青龍,居然因為這么一點小事給自己打電話。

  玩自己?

  不會啊,大大從來都不做這種無聊的事情。

  “算了,大大讓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吧!”

  道爾頓撇撇嘴,很快又撥打了一個電話。

  “喂,爵士大人,請問您有什么吩咐?”

  電話中,傳來一個男人無比恭敬的聲音。

  “亞太地區的影視投資項目,是你負責的吧?”道爾頓聲音威嚴無比的問道。

  “沒錯,爵士大人,是屬下負責。”男人點頭哈腰。

  他想不通,一向高高在上的爵士大人,怎么會親自打來電話,有大事發生?

  “近期,總部有意向與華夏蘇市的某個公司合作,挑一個優質的項目留給他們,就這樣!”

  道爾頓果斷掛掉電話。

  “哈?”

  男人呆愣了半天。

  與蘇市某個小公司合作,就這么點屁事,居然讓爵士大人親自打來電話。

  難道是,最近自己哪里做的讓總公司不滿意,導致爵士大人打電話來敲打自己?

  思考了半晌,男人忽然一咬牙,拍了拍身下,那個正在賣力‘干活’的女人的腦袋。

  “琳達,你明天親自去華夏走一趟,督促華夏分部的負責人,未來三年,要把蘇市作為我們在華夏發展的重中之重。”男人吩咐道。

  女人抬起頭,擦干嘴角的液跡,滿臉不解的道:“這種小事,讓下屬去做就好,干嘛非得我親自跑一趟?”

  “讓你做你就做,這是總公司的意思!”男人不滿道。

  “哦!”琳達訕訕撇嘴,心中決定,這事還是交給自己的跟班去搞定就可以了。

  三天后,一則爆炸性新聞,轟動了整個蘇市商業界。

  聞名全球的‘道爾頓聯合集團’旗下所屬的影視傳媒公司,有意在蘇市發展,擬投資600億,打造華夏頂尖,世界一流的超級影視基地。

  這條消息一經在網上傳播,立刻引來了蘇市所有媒體公司的轟動。

  甚至,房地產,旅游度假,星級酒店行業,都第一時間召開全體股東會議。

  商討‘道爾頓集團’入駐后,給整個蘇市,甚至長三江經濟圈,帶來的巨大變革。

  所有人都明白,蘇市將迎來一場全新的商業大機遇。

  無數商界、政界人士紛紛猜測,這個全球金融行業的風向標,做出這個重要決定的真實意圖。

  但,沒人會知道。

  導致這場驚天變革的起因,僅僅是因為,唐歡為博美人一笑,一個普普通通的電話。

  而且,電話是唐歡打給小弟道爾頓爵士,最后由,道爾頓爵士小弟的小弟,輕輕松松隨手搞定。

  兵王之王,恐怖如斯。

  ……

  次日一早。

  帝王國際大廈門前。

  “我好像錯估那丫頭公司的體量了,不過,才短短幾年,能有這種成就,也算是天之驕女了。”

  站在大廈門前,唐歡不由撇撇嘴。

  這是蘇市地標性建筑,高達100米,共分56層。

  里面不光韓芊藝一間公司,而是囊括了本地10家優質的新興企業。

  而韓芊藝的《千藝傳媒》僅僅占據了其中4層樓的位置,屬于這里中上流的公司。

  “算了,先進去面試吧!”

  抽完煙,唐歡信步朝里面走去。

  “顏總好!”

  門口,4個保安分立兩側,看起來十分專業而且敬業,對剛走過去的一個OL制服,氣質出眾的美女禮貌的打著招呼。

  “逼格很高,管理也算嚴格!”

  唐歡跟在那個氣質美女后面,也要走進去。

  “哎哎哎,你站住!”

  突然,一個保安將他攔住,皺眉道:“高檔辦公地點,閑雜人員禁止入內,如果是來面試的,請出示邀請函。”

  “邀請函?”唐歡一愣。

  昨晚韓芊藝只是口頭邀請自己來面試,并沒發什么邀請函。

  “呵呵,小子,我已經注意你好久了,氣質輕佻,穿著低俗,居然還在公共場合吸煙,就你這種想要渾水摸魚的盲流子,我一年不知見過多少。”

  “趕緊走,帝王大廈不是你能來的地方!”

  保安一臉嫌棄的轟趕道。

  其實,唐歡只要打個電話給韓芊藝,就能順利進去。

  但那樣一來,自己豈不是很沒面子?

  堂堂兵王之王,竟然被幾個小保安擋住去路,這事傳出去,要讓人笑掉大牙的!

  “新來的吧你?”

  突然,唐歡上前一步道。

  “嗯?”保安一愣。

  “我說你新來的吧,連老子都不認識,知道上一任保安怎么被炒魷魚的嗎?”

  唐歡手指戳著保安的胸口,把對方戳得一愣一愣的:“讓開,別耽誤老子進去開會!”

  領頭的保安明顯被唐歡唬住,而其余三個保安則面面相覷,一臉狐疑。

  這時,唐歡抬起頭,看向前面那個剛走進去的氣質美女。

  他記得,這幾個保安剛才稱呼對方為:顏總。

  唐歡立刻喊道:“顏顏,你走慢點,等等我啊!不就是昨天沒接你電話嗎,至于生這么大氣?”

  說著,唐歡將保安推開,徑直朝氣質美女跑去。

  “……”眾保安。

  “這人誰啊?他跟顏總認識?”

  “看起來關系不一般,莫非是男朋友?”

  “顏總那么難追的女神,會跟這么沒品的小白臉談戀愛?”

  幾個保安不傻,全都帶著疑惑的目光朝前看去。

  而這時,唐歡已經追上了顏如玉,并且用手指輕輕的戳了一下對方的蠻腰。

  “嗯?”

  嫣如玉嬌軀一顫,被戳中敏感地帶的她,有種瞬間通電的舒爽。

  她轉頭看向唐歡,一臉疑惑道:“你誰啊?碰我干嘛?”

  眼前的男人,顏如玉從沒見過。

  當然,唐歡也不認識對方,只不過,現在需要借助對方的身份蒙混過關。

  “哎呀,不好意思,認錯人了!”

  唐歡眨巴著眼睛,一臉微笑道:“你的背影和側面長得太像當紅影視巨星杰西卡帕麗了,導致我情不自禁想要跟你過來要張合影!”

  “額……”

  嫣如玉俏臉一紅,原本還有些生氣的她,頓時就釋然了。

  杰西卡帕麗啊!

  那可是好萊塢雙料影后。

  《環球周刊》評選出的世界十大頂級美女。

  這男人居然說自己長得很像她,這讓顏如玉十分受用。

  畢竟,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狼行文學] 回復數字158,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自己確實有著四分之一的歐美血統,酷似歐美巨星不過分吧?

  “呵呵,你也在帝王大廈上班?”顏如玉問道。

  她看了眼唐歡的穿著,很普通,但顏如玉身為傳媒公司副總,平日里見過很多影視領域的大佬,穿著都很隨意。

  再加上唐歡身上那種自然流露的親和力,立刻讓顏如玉覺得對方或許是有身份的人。

  “不,我是來這里,洽談一些影視方面業務的!”唐歡笑著道。

  “哦!”顏如玉點點頭,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狼行文學] 回復數字158,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并沒多說什么。

  她有點懷疑對方剛才是故意找借口搭訕自己,但直到進入電梯后,對方也沒再做出什么進一步的舉動,反倒是讓顏如玉有些失望。

  至于門口的4個保安……

  “臥槽,穿成這樣也能泡上顏總,早知道,我也試試了!”

  “人比人氣死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