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玄幻  »  美人如妖刀
美人如妖刀
(1)緊縛妖刀

  富麗堂皇的大廳里陽光明媚,晨光從大廳的窗戶直直的射到屋里豪華的地毯上,高大的窗框隔開的陽光形成了條條黑影,好像巨大籠子上的一根根的鋼條。

  在這個華麗的大廳中央,名貴時尚的巨大的吊燈下,極不協調的吊著一個人,一個除了捆在身上的紅膠帶就一絲不掛的女人。

  女人在吊燈上被掛了整整一個晚上,早已疲憊的垂下了齊乳長發,松軟的不想動彈。

  吊燈垂下的鐵鏈鎖著她被綁得筆直的雙臂,女人的乳頭被膠布牢牢的貼著,下體也被的膠布粘得鼓鼓的,在凸起的地方還有東西在里面不斷的扭動,伴隨著輕微的馬達聲。

  女人懸空的被膠帶捆綁的穿著銀色高跟鞋的雙腿,不時地在空中神經似的抽動一下,仿佛一直在享受著快感,汗水浸透了女人的身體,水珠順著她白嫩的腳趾滴在鮮紅的地毯上。

  咔嚓一聲,樓上豪華套房的門打開了,隨著嘈雜的腳步聲,從樓上走下了幾個彪形大漢,為首的是一個叼著煙斗的光頭,他是這座豪宅的主人,也是這一帶遠近聞名的惡徒——雪狼。

  在他的身后是他的四大金剛,都是他精心選出來的成名的打手。

  雪狼徑直地走到那女子身下,微笑著抬起頭,看著那滿是汗水的女人,得意地笑道:“怎么樣?跟我斗,你還是嫩點兒!哈哈哈哈……”

  身后的四大金剛也隨著仰頭嚎笑。

  “其實,你一進我酒吧的門我就知道,你來者不善,怎么樣?現在很舒服嗎?”

  被吊的女人掙開了雙眼,用充滿野性的目光盯著雪狼,然后用力的扭動了一下被紅色膠帶緊緊捆住的身子。雪狼大笑著伸手去摸女子的大腿,女人扭動著曼妙的身體無法反抗,任憑雪狼撫摸著自己雪白光滑的美腿。

  “嗯,不錯!確實是上好的精品,你看這對大奶子圓鼓鼓的,再看這性感的小細腰,真是平滑水嫩,估計掐一下都能掐出水來,哈哈……就這小野貓放到咱們的地下俱樂部一定又是個搶手貨色!”

  雪狼說著,又仔細的看了看那女子下體的膠布,回身給他身后的四大金剛擠了擠色眼,淫笑著問道,“我們要不要再深入了解一下呢?”

  “哈哈……好啊。”身后的四大金剛在大笑中隨聲附和。

  “頭,林警官來了。”一個保鏢跑進大廳外報告。

  大廳的門一開,一個三十多歲的便裝男子走了進來。

  “哈哈……林警官啊!昨天晚上多虧了你的電話,要不我就被這只小野貓給暗害了!”雪狼見到那個男人,笑臉迎了上去。

  “雪狼,你太客氣了”林警官笑著,看了看被吊的女人,淫笑道:“這女人叫陸凌霜,是剛從美國回來的職業刺客,很多政要富豪都死于她的刀下。”

  “哦?是嗎?她有那么厲害,但是現在看起來,似乎她的床上功夫會更厲害呢”雪狼用力的捏了捏陸凌霜白皙高翹的臀部笑道。“嗚恩!!”陸凌霜嬌叫一聲在半空中扭動著被十幾道膠帶緊緊捆縛住的身子。

  “嗯,不錯,身子扭動的很性感呢,哈哈……”雪狼看著陸凌霜淫笑道:

  “快點把她放下來,我們要跟她好好的玩玩”

  “雪狼大哥,會不會太冒險了?”

  “哈哈……怕什么?一只被捆成這樣的小野貓有什么好怕的?”

  “放心吧!頭。”說著一個金剛,從背后拔出一把刀,站在陸凌霜的一側,刀尖直指著陸凌霜的腹部,這是一把日本的東洋刀,是陸凌霜昨天的武器。

  另一個金剛也拔出一把東洋刀,站在陸凌霜的另一側。

  門口報信的保鏢,放下了吊著陸凌霜的鎖鏈,陸凌霜兩腳一沾地就跪倒在了地上,然后再費力的扭動著被四道膠帶分別裹住大腿上下部,小腿還有腳踝。

  “哈哈哈哈……看她被膠帶捆成肉粽一般,只能扭屁股,有什么怕的?”說著,雪狼一下子脫掉了褲子,走上前道,“小野貓,我來讓你好好舒服舒服,哈哈……”

  他抱住了正在扭動的陸凌霜,打開陸凌霜吊手的鐵鏈,另兩個金剛到了陸凌霜的伸前,幫著架住了她的肩膀,讓陸凌霜雙膝跪在地上,撅起了被膠布粘住的下體。

  雪狼急不可耐的趴到了陸凌霜的身后,撕開了下體的膠布。

  “嗯……”敏感地帶的疼痛讓陸凌霜痛苦的叫了起來,可是她的嘴被膠布粘住,她只能從鼻腔中發出這樣的呻吟。

  整整一夜了,帶著超強電池的電動陽具還在轉動,仿佛是一個不能停下的怪物。

  雪狼用手去拔那根陽具,可那陽具仿佛就像生了根一樣,粘在陸凌霜的花莖中拔不出來。

  “嘿嘿,這個娘們還真騷啊,咬住了就不松口了?等我拔出來,給你嘗嘗真的更過癮”

  “哈哈哈哈……”圍觀的眾人都得意的笑了,他們的眼中只有那個插著陽具的蜜穴。

  “我拔!我拔!”雪狼用了吃奶的力氣,把陸凌霜的身體弄得左右搖擺。

  陸凌霜在呻吟中劇烈的搖動著身體,抓著她肩膀的兩大金剛都幾乎拿她不住。

  “啊……”雪狼放開了手,擦了擦沾滿淫水的手掌,泄氣道:“真他媽的!

  老子打了這么多年的炮,還第一次遇到了這樣的事兒。”

  眾人又爆發了一陣哈哈大笑,此時陸凌霜突然向下一附身,擺脫了兩大金剛的束縛,小穴對準了雪狼的臉,砰的一聲,電動陽具連同她密穴中的積攢了一夜的淫水,一股腦的噴在了雪狼的臉上。

  “啊。”雪狼大叫,他的眼睛被陽具打得幾乎失明,而另一只眼睛也被淫水刺激得幾乎要死掉。

  在眾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陸凌霜跪在地上,腳尖勾起一個后躍從地上翻起,身體如飛來器般的向身后的一名拿刀的金剛飛去。

  “啊。”那個拿刀的金剛,還沒來得及提起刀,就已經被陸凌霜的赤足踢中,手中的東洋刀到一下子飛到了空中,剛好飛入陸凌霜深后被捆的手里。

  “不好!”另一個拿刀的金剛剛反應過來,身體飛轉的陸凌霜的刀就到了,血光飛濺另一把東洋到也轉到了陸凌霜的手里。

  “見鬼!”站得最遠的林警官剛要拔槍,陸凌霜凌空一躍頭下腳上翻了一個筋斗,身體在空中旋轉了720度,那轉動的刀峰如同如肉的刀齒,劃過了林警官的頸項,他的腦袋一下子飛了出去,剛好落到了雪狼的手里。

  “啊!”雪狼掙開那只被淫水糊住的眼,不可思議的看著林警官的腦袋。

  就在此時,陸凌霜詭異的旋轉象鯉魚一樣的躍起用雙刀已經先后解決了另外的兩大金剛。

  雪狼做夢也沒想到,在短短的幾秒鐘之間,自己的四大金剛和身為探長的林警官會死于非命,他抱著林警官的頭呆呆的望著一小步一小步跳過來的陸凌霜,感覺到渾身發冷。

  陸凌霜跳到他的眼前,對他微微的笑了一下,至少從她的眼睛里可以看出她是在笑。她蹲下身,把貼著膠布的嘴伸到了雪狼的面前,輕輕的用鼻子發出了嗚嗚的兩聲。

  雪狼知道她這是要自己給她撕下嘴上的膠布,他明白自己根本沒有可能逃過陸凌霜的快刀,無奈下只得伸出手給陸凌霜撕下膠布,從她的嘴里掏出陸凌霜的粉色內褲。

  陸凌霜站起身,活動了一下嘴,清了清自己干澀的喉嚨微笑道:“雪狼!您覺得我還漂亮嗎?”

  雪狼恐懼的看著陸凌霜,雖然陸凌霜此時露出了嫵媚的笑容,他也不敢去碰那殺人不濺血的身體誘人胴體,他打了一個冷戰,嘴唇哆嗦地說不出話來。

  “昨天你不是挺風光啊?給我下了迷藥,在我清醒的時候脫光我的衣服,還賞賜了我這樣一身膠帶衣裳,很性感呢我很喜歡”陸凌霜的聲音嬌媚纏綿,可是雪狼卻覺得這聲音帶著不寒而栗的殺氣。

  “呵呵,你剛才不是很想強奸我嗎?怎么還站著不動?在你死之前,也許我可以讓你稍微享受一下呢?”說著陸凌霜輕輕一跳轉過了身體,背后的雙刀交叉著搭在雪狼的后頸,迫使著他的頭移到了自己的臀部,然后彎下了腰,露出了自己的鮮紅的花瓣。

  雪狼不敢亂動,他知道他的東洋刀可以輕易的截斷他的脖子。

  陸凌霜的小穴此時又濕潤了,一股白色的淫水涌了出來,雪狼的下體一下就硬了。“怎么,你不想嗎?那我就直接送你送路好了呢” 陸凌霜回過頭媚笑道。

  雪狼知道自己今天必死無疑,他照做只不過是頂多能再多活一會兒。不過如此美妙的女人身體就在自己的面前,身為任何一個男人似乎都無法抗拒,即使那鋒利的刀就駕在自己的脖子上。

  就在此時,門外砰的一搶,子彈穿過了大廳的玻璃從陸凌霜歪過的頭側飛過。

  砰!砰!又是兩搶,陸凌霜靈巧的彈跳躲開了射擊的角度。隨著槍聲院子里傳來的嘈雜的腳步聲,兩個持槍的保鏢已經沖進了大廳。

  陸凌霜聽這腳步聲就知道,來人至少數十人,絕非她一時可以應付的,她遺憾的瞪了一眼還在發呆的雪狼,身體翻了幾個空翻從樓梯口跳上了二樓……沖進來的保鏢撲到了雪狼的身邊,將他保護起來。

  雪狼看到了自己的救兵到了,精神一陣憤恨的向樓梯一指:“快去,不能讓那個女人跑了。”

  “是!”兩個保鏢應聲沖上樓去。此時又來十幾個保鏢也沖樓上去,當保鏢們占領了大廳,一個大漢健步來到了雪狼的身邊。

  “大哥,那個女人的身份我查清楚了,她叫陸凌霜,她會一項極厲害的功夫叫緊縛妖刀,可以在手足被捆的時也能殺人于無形”

  “你來得太及時了,我……我……緊縛妖刀?我已經領教過了,太可怕了。”

  雪狼望著滿地血跡和尸體,無神的回答道。

  “大哥!”樓上搜查回來的保鏢頭目回來報告,“我們已經搜遍了,沒人!

  那個妖女一定是逃跑了……”

  “怎么可能?”那個大漢站起身,給了保鏢頭一個響亮的耳光,“他媽的!

  繼續給我找,你們幾個去院子,一個被捆成這樣的女人怎么能就這么逃走呢?”

  不過他這時心里知道,陸凌霜能夠被捆著這殺死四大金剛,也就很可能被捆著逃脫他們的追捕。

  ---------------------------------------------------------------------我已經寫完了第一章,下面就看你的了,哈哈……(2)監禁凌辱好的,我接坑……如此性感又危險的美女我自然不會放過……恩恩……---------------------------------------------------------------------陸凌霜從雪狼的豪宅逃出來,已經是香汗淋漓,因為她的手腳依然是被紅色的膠帶緊緊的縛住的,并攏的雙腿要連續的跳躍才能行進,非常的耗費體力。

  “恩有點累呢還是把膠帶切開吧”陸凌霜說著扭轉手腕,將刀插入雙腿膠帶的縫隙之中,一道道的將它們切斷了,當雙腿逐漸解放以后,她再次扭動手腕,將刀伸進胳膊處的膠帶中,輕輕一劃,便使自己恢復了自由,她一邊走著,一邊用纖悉的手指將那些被切斷膠帶一一從身上撕下,最后將貼在自己雙乳上,包著乳頭的膠帶也撕了下來。

  “啊粘的真緊呢”陸凌霜呻吟了一聲,用力的朝下一扯,將乳頭上的膠帶撕了下來,她那滾圓的玉乳便猛的朝上反彈,性感的晃動著。

  “也罷下次再來取你的狗命”陸凌霜在屋頂上回頭看了看遠處人頭攢動的豪宅,微微一笑,握著雙刀飛身消失在了樹叢之中。

  數日后

  皎潔的月光下,一扇窗戶突然被飛身而入的雙刀女子撞破,外面的寒風立刻灌進了房子里,吹動著旁邊的落地長窗簾。

  那女子一頭黑色的長發隨風飛舞,黑色的倒三角緊身夜行衣包裹著她高挺玉乳下的性感身子,雙手上套著黑色的長筒絲手套,修長而白皙的雙腿上,穿著黑色的絲襪和銀色的高根鞋。

  “有入侵者!”幾個穿著黑色西裝的保鏢立刻跑了過來,掏出手槍指著手持雙刀的陸凌霜。

  “別動,把武器扔掉!”

  “好的,我很樂意照做”

  陸凌霜半閉著途了藍色眼影的美目媚笑著突然旋轉身體將雙刀朝前一甩,正好插中兩個保鏢的脖子,兩人當即噴著血倒了下去。

  陸凌霜慢慢的邁著高根鞋走了過去,握住刀把,將雙刀從兩人的尸體上拔出,然后用舌頭舔了舔上面的鮮血。

  “快!有人闖入!!”緊跟著沖進來的保鏢,見到地上的兩具尸體,立刻將手伸進衣服中準備掏槍。

  “越來越熱鬧了呢,你們就陪我熱熱身好了”陸凌霜微笑著在疾跑中縱身一躍,翻到了第一排保鏢的身后,然后雙手輕輕的用刀在他們的背后一抹,熾熱的鮮血立刻噴了出來,在第一排保鏢的慘叫聲中,剛拔出手槍的第二排保鏢被嚇的面無人色,對著陸凌霜就是一陣亂射,卻被陸凌霜再次一個空翻躲過,然后在半空中身體倒懸,雙刀在眾人的脖子處一抹,當她用高根鞋輕盈的著地時,身后的保鏢已經身首異處。

  “啊!?”

  “呀啊!!”陸凌霜雙手張開,握著雙刀慢慢的在屋子里前進,見到保鏢后便身形一閃,手腕一揮,立刻將人斬于刀下。

  “咣!”陸凌霜用高跟鞋一腳踹開了主人臥室的大門,只見一位長發微卷。

  穿著紅色露背晚禮裙的女人,正坐在梳裝臺前,將一枚大顆的藍寶石耳墜戴在自己的右耳上。

  “媚莎,死到臨頭了,還有心情打扮嗎?”陸凌霜舉起刀指著梳妝臺前的媚莎笑道。

  “真是有趣呢,你就那么肯定你能殺的了我?”媚莎微笑著對著鏡子涂著唇膏,然后按下了臺前的機關。

  “刷!!”從四面八方一下就射出十幾道紅色的絲帶,將陸凌霜一下雙手反縛,雙腿并攏著團團縛住。

  “嗚?!嗚!!”十幾道絲帶在陸凌霜的身上一圈圈的纏著,將她性感的身體緊緊的捆了起來,連嘴巴也被絲帶包住,發不出聲音。

  “哼,現在,看看誰要完蛋了呢?”媚莎笑著站起身來,紅色長裙下穿著白絲的玉腿優雅的邁著紅色的高根鞋踱到了陸凌霜的面前,用手捏住陸凌霜被絲帶緊勒住的乳房笑道:

  “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小寶貝,你怎么殺我呢,恩?”

  “嗚恩!!”陸凌霜扭動著身子呻吟著,突然的扭動手腕,用雙刀纏住絲帶輕輕一攪,便將捆著自己的絲帶全部切斷,然后就地一轉,被反綁的雙手握著雙刀,刀鋒朝媚莎的脖子處劃去。

  “呃?!”媚莎迅速的朝后一彎腰,一縷頭發被刀鋒削去。

  陸凌霜抽動了一下手腳,便將裹縛住她的絲帶全部弄脫,然后迅速的朝媚莎逼過去。

  “刷!!”又是一刀,媚莎側身避過,陸凌霜接著補上一刀,在媚莎的大腿絲襪上劃出一道口子。

  “速度很快呢但是我也不是好惹的!!”媚莎退到床邊,從枕下抽出一條長鞭,一下卷住了陸凌霜的右手腕,然后使勁一扯,在陸凌霜失去平衡的一瞬間,伸出修長的玉腿朝陸凌霜的下身踢去。

  陸凌霜用腿一擋,左手一刀就朝媚莎踢來的腿砍去。

  突然間,一股強烈的電流從媚莎的鞭子上傳來,電的她手腕發麻,雙刀脫手掉到了地上,自己也單膝跪倒在地上。

  “啊啊?!?”陸凌霜身體發麻,使不上力,媚莎趁勢,張開雙腿,直接將陸凌霜的臉夾在了自己的大腿之間,然后擰住了陸凌霜的右手,和左腿,將陸凌霜的身體反折成一個“o”形。

  “嗚!!!”陸凌霜的頭被悶在媚莎的下身,身體反弓著被繃的緊緊的,在地上掙扎著。

  “感覺很爽吧?被我的雙腿夾著要不要再緊一點呢~恩?”媚莎一臉興奮的樣子,媚笑著用力的將雙腿一收。

  “嗚嗚!!!”陸凌霜在她的身體下發出悶而小的聲音,身體劇烈的扭動了一下,卻無法擺脫媚莎的控制。

  “哼哼小野貓,該把你綁起來了要怎么捆你呢?”媚莎從梳妝臺抽屜中摸出幾捆繩子,先用雙腿將陸凌霜的雙手一起夾住,然后抱住陸凌霜修長的美腿,用繩子先將陸凌霜的銀色高根鞋鞋根捆在了一起,然后是腳踝和陸凌霜那肌肉緊湊性感的小腿,繩子隔著絲襪被用力的勒進陸凌霜的肉里,一圈圈的往上,直到大腿根部。

  接著,媚莎先將陸凌霜被夾住的雙手手腕捆了起來,然后便是前臂。

  “嗚!!”陸凌霜扭動著身子弓起被捆在一起的雙腿,卻無法掙脫。

  片刻之后,她的雙手也被捆好,媚莎用剪刀伸到陸凌霜的緊身衣下輕輕一劃,從前面將陸凌霜的衣服剪開來,剝了下來。

  “看看這對性感的乳房等下用鞭子抽起來一定很刺激呢~?”媚莎用繩子將陸凌霜的乳房勒住,然后綁了個漂亮的龜甲縛,將陸凌霜的身體用繩子緊緊的勒起來。

  “嗚”這時候,媚莎才松開夾住陸凌霜頭部的雙腿,陸凌霜雙頰緋紅,閉著眼睛在嬌喘著,幾乎要窒息了。

  “喜歡我這里的味道嗎,恩?”媚莎笑著將自己已經浸濕的內褲扯了下來,揉成一團塞進了陸凌霜的嘴中,然后用紅色的膠帶在外面貼了一道又一道,直到將陸凌霜的嘴完全封死。

  “嗚哦哦!!!”陸凌霜嘴里含著媚莎帶著濃烈體味的內褲,在地上搖著頭用力的扭動起來,張開緊閉的媚眼,用藍色的瞳孔死死的瞪著媚莎。

  “呵呵,你跑不掉了,小野貓讓我們好好的樂一樂吧~”媚莎笑著按下了梳妝臺上的按鈴,幾個上身赤裸的肌肉男隨即走進了臥室。

  “把門鎖上。”媚莎說著將梳妝臺的一個抽屜整個拉出來,然后翻過來,將里面裝的滿滿的口球,手銬,粗大的按摩棒,電擊器,跳蛋,繩子,針筒,肛門塞,春藥,還有很多造型各異的刑具全部倒在了陸凌霜身邊的地毯上。

  “給我狠狠的干她,你們想怎么玩都可以,最好刺激點,我的口味可是很重呢~”媚莎坐在梳妝臺前的凳子上,將雙腿交疊在一起媚笑道。

  “嗚嗚!!!”陸凌霜剛用力的扭動被繩子緊縛的雙腿站起身來,就被肌肉男一把從后面抱住。

  陸凌霜在男人的懷中扭動著有力的臀部和纖腰掙扎著,卻更加激起了男人的性欲,他急不可耐的脫掉褲子,將怒挺的肉棒插進了陸凌霜的蜜穴之中,用力的抽插起來。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陸凌霜被那肌肉男從后面插的很體朝前弓起,又是一陣嬌顫,滾圓的雙乳上下抖動著,被另一個壯男從前面用有力的大手一把抓住,然后用力往后一扯,接著一松手彈了回去。

  “啪!!”那對肉球彈回以后,劇烈的上下搖動了好一陣才停下。

  “嗚恩恩恩恩恩恩恩?!!”陸凌霜圓睜著媚眼大叫起來,一根注射器的針管扎進了她白皙纖悉的脖子,然后將滿滿一管的春藥推了進去。

  接著,前面的肌肉男抓住陸凌霜的雙乳,將她扯的彎下腰來,然后將粗長的肉棒夾在中間,龜頭一直戳到了陸凌霜的臉上,大力的摩擦起來。

  “這奶子好大,而且還很有彈性真受不了哈哈哈~”那肌肉男淫笑著一次又一次的用肉棒戳著陸凌霜美艷的臉,越抽越快,陸凌霜肉滾滾的乳房緊緊的夾著他的肉棒,讓他爽到不行,撲哧一下,將滾燙白濁的精液一股腦的射到了陸凌霜的臉上。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陸凌霜美艷的臉上,白濁的精液慢慢的順著她高挺的鼻梁和臉頰流了下來,在燈光下閃閃發亮,看上去非常的淫蕩。

  “那我也先來第一發~~!!”抱住陸凌霜的肌肉男雙腿夾住陸凌霜被緊捆住的美腿,雙手死死卡住陸凌霜纖悉的腰部,撲的一下,也將精液射進了陸凌霜的蜜穴中,然后邊射邊插,抽插了幾下后又接著射,捅的陸凌霜仰起頭嗚嗚的嬌叫不止,身子被頂的前后亂顫。

  接著,兩人換了一下姿勢,還是一前一后,象夾心餅干一樣將陸凌霜夾在中間,后面的肌肉男將肉棒改插進了陸凌霜的菊花中,前面的則握住陸凌霜的乳房根部,將肉棒插進了剛剛被射的到處是精液的蜜穴中,兩個人前后用力狂插,緊貼著陸凌霜性感的身體,在地上翻滾著。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恩恩恩恩!!”陸凌霜被兩個壯男插的香汗淋漓,絲毫無法反抗,整個屋子里都是肉棒在陸凌霜的肉穴中用力摩擦和撞擊的聲音。

  “撲哧!!撲哧!!撲哧!!”陸凌霜被兩個肌肉男緊緊抱著夾在中間,粗大的肉棒在她的兩個肉穴中輪番進出,象鉆井一樣鉆出大量的蜜汁,把陸凌霜插的幾乎沒有喘息的機會,突然間,兩個肌肉男同時射精,嘩啦一下用精液填滿了陸凌霜被插的發紅起來的肉穴。

  “嗚哦!!!”陸凌霜的小穴中倒流著白濁的精液,被兩個壯男抱著站了起來,帶到了媚莎跟前。

  “呵呵,看看你滿身精液淫蕩的樣子,讓我很興奮呢”媚莎拿起電擊器,用手捏住了陸凌霜的右乳,然后將帶著電火花的電端一下朝陸凌霜的乳肉深處扎了進去。

  “嗶!!!”

  “Mmmmmmm!!!!”陸凌霜的乳頭被強烈的電流電的多挺了起來,渾身在肌肉男的懷中劇烈的痙攣了一下。

  “接著到這邊~”媚沙又捏住了陸凌霜的左乳,然后用手指掐住了陸凌霜的左乳頭,將電擊器的電壓調大,對著扎了下去。“嗶嗶嗶嗶嗶嗶!!!”電機器在陸凌霜的左乳頭上放出藍色的強烈電弧,陸凌霜圓睜著雙眼,仰起頭渾身更加劇烈的狂顫起來。

  “嗚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啪!!!”陸凌霜還在不住的痙攣著,媚莎已經操起鞭子狠狠的對著她剛被電過的乳房抽了下去。

  “嗚哦!!”陸凌霜還在顫抖的左乳立刻被鞭子抽的甩向一邊,連白色的乳汁都被抽的噴了出來,在白皙的乳肉上留下一道深紅的鞭痕。

  “啪!啪!啪!啪!!!!”

  一連四鞭,全部抽到了陸凌霜滾圓的雙乳上,然后突然朝下,一鞭子抽在了陸凌霜的大腿上,將黑色的絲襪抽出長長的一道口子。

  “噢嗚!!噢!!噢嗚嗚!!”陸凌霜那布滿鞭痕的性感乳房還在流著乳汁顫動,大腿又被抽的用力的扭動起來。

  “很美的絲襪呢,真是不忍心把它抽爛啊”媚莎將粘上了陸凌霜乳汁的鞭子放到唇邊用舌頭舔了舔笑道。

  媚莎打開了鞭子柄上的電流開關,強烈的電流充滿了長長的鞭子。

  “我想這一鞭子抽下去,你恐怕會爽到失禁吧?”媚莎媚笑著慢慢的揚起了鞭子,然后猛的朝陸凌霜大腿間被插的發紅還在流淌著精液的蜜穴抽了過去。

  “啪!!!!!”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當陸凌霜醒來的時候,首先感到的是渾身被鞭子抽過的部位那火辣的痛感,然后就是春藥發作時,渾身燥熱難耐的感覺。

  “動不了還被捆著”

  陸凌霜睜開眼睛,嘴上的封嘴膠帶還很緊實,身上的繩子也沒絲毫松動,雙手被死死的并攏著捆在身后,手指都被膠帶包裹了起來,她白皙的乳房上紅紅的鞭痕非常顯眼,被套上了一對透明的連著導管的玻璃罩。

  “嗚?!吸的好緊她在榨我的奶?!嗚!!”陸凌霜扭動著身子,套在乳房上的玻璃罩卻沒有絲毫的松動,反而在扭動的刺激下,陸凌霜覺得乳頭一熱,竟然忍不住射出了一股白色的乳汁。

  “嗚!!!”陸凌霜想站起來,卻發現自己的雙腿是彎曲著大小腿捆在一起,分開的蹲在地上,地面下有一條粗大布滿顆粒的金屬棒通上來,插進了她的蜜穴之中,一直頂到她的子宮口。

  在高根鞋上的腳踝上,兩副很短的腳鐐將她的雙腿死死的鎖在了地面的鎖環上,幾乎沒有活動的縫隙。

  在她的菊花中,是一個粗大的震動棒,連著導線的開關就裹在她右腿的絲襪中,正在不停的在陸凌霜的菊穴中攪動著。

  “嗚!!!站不起來恩!!!”陸凌霜無助的蹲在那,被那根通入下體的金屬棍和腳鐐完全固定在了地上,只能任由套在她滾圓乳房上的玻璃套源源不斷的榨取著她新鮮甘美的乳汁---------------------------------------------------------------------泡泡,接坑吧,你可以想辦法讓陸凌霜脫逃,不過似乎很困難,因為雙刀不在她身邊,而且被捆的這么死,雙手都被膠帶包了起來。

  或者,下一集,繼續讓她再爽一下?

  (3) (oska511作)

  陸凌霜徹夜未歸,使姐姐陸文鳳非常擔心。上次刺殺雪狼的任務妹妹就失敗過一次,好在被她幸運逃脫。

  組織上絕對不允許自己的殺手有任何失敗,如果不是文鳳出手干掉雪狼,凌霜將受到組織最嚴厲的懲罰,其后果真是不堪設想。

  說到組織,各位一定會感到奇怪。原來這是一個十分秘密的殺手組織,這里的殺手已經不是為金錢而殺人,她們殺人是為了榮譽。這個組織被稱為暗夜修羅。

  暗夜修羅是組織的名字,也是一個人的名字。不,準確的說應該是一個妖、一個魔的名字——因為人絕不會有如此強大。

  暗夜修羅只收幕女性殺手。她們各個身懷絕技,每一個人都擁有單槍匹馬干掉一只精銳部隊的能力。可是最近很奇怪,暗夜修羅的女殺手們頻頻失手。

  嫵媚兒是暗夜修羅里實力數一數二的殺手。可是就在不久前,她在刺殺俄羅斯黑幫首領卡羅夫的時候失手被擒。之后受盡各種折磨和侮辱,當最后找到她的時候,嫵媚兒已經被砍去手腳,丟在冰天雪地里成為一個冰人。

  上一次刺殺雪狼失敗,據陸凌霜說是事先有人泄露了她的行蹤。難道這次又重蹈覆轍,凌霜會出事嗎?

  想到這里文鳳再也坐不住了。她連忙換上她那標志性的紅色緊身裝,白皙的大腿裸露在外面,再配上一雙紅色齊膝的長靴。仿佛一只美艷絕倫的火鳳凰。

  文鳳在黑夜里穿梭。雖然紅色并沒有黑色那樣好的隱蔽性,但以文鳳的身手,只要她不想別人看到,別人就永遠別想發現她。

  很快文鳳就順利潛入天豐大廈的頂層,凌霜此次暗殺的目標媚莎就躲藏在這里。文鳳并沒有輕舉妄動,她順著通風口小心翼翼的向核心部位移動。

  一扇奇怪的門引起了文鳳的注意。門并沒有什么奇怪,奇怪的是門口站滿了警衛。他們十分有秩序的排隊站在那里,嘴里臟話連篇的聊著污穢的話題。

  “大威,你晚飯前才干過她。怎么這會又來了?”

  “老子精力充沛,老子愿意來干她一百次。”

  “別吹了,你真有那能耐!”

  “你是還沒上過那妞,等你嘗過她的滋味,你就知道了……”

  文鳳聽到這里,心里隱約覺得不妙。難道在房間里,被這些人輪奸的就是妹妹陸凌霜。文鳳心里雖然著急,但卻不敢莽撞行事。她悄悄的轉過另一個通風口,進到那房間的頂部。

  果然不出文鳳的意料。正被眾人輪奸的果然就是妹妹凌霜。

  此時的凌霜已經完全失去抵抗能力。雙手、雙腳軟綿綿的被鐵鏈固定在墻面四周,全身裸露的被鐵鏈固定在一張條桌上。一個大漢狂野的在凌霜兩腿間抽插。

  凌霜透過嘴上緊密纏繞的紅色膠帶,發出十分微弱的呻吟。

  那大漢終于在一聲狂吼下,把所有的獸性發泄出來。粘稠的液體從凌霜已經紅腫的下體流出,順著桌子一直流淌到地上。

  文鳳輕輕的扒出彎刀,準備救援妹妹。就在這時門開了,進來一個老頭。他手上提了一大桶水,往凌霜身上潑去。然后用抹布在這迷人的裸體上胡亂檫拭一翻。

  凌霜痛苦的充那老頭發出嗚咽的哭叫聲。

  “放心吧!這次把你洗干凈,你可以休息一會兒了。馬上老板娘要親自過來。”

  那老頭收拾完畢關門離開,還把門外如狼似虎的男人們一起轟走。

  文鳳此時放棄立刻解救妹妹的計劃。她決定等媚莎出現,她一定要弄清楚究竟是誰泄露了秘密。使暗夜修羅蒙受這么大的損失。

  沒等多長時間,身著SM女王裝的媚莎出現了。

  文鳳發現媚莎十分性感。火暴健美的身材,配搭一頭挑染過筆直的批肩長發。

  難怪媚莎被稱為媚惑女王。

  “可愛的小野貓,我的孩子們對你的照顧,你可滿意?”媚莎笑得十分迷人。

  但凌霜卻恐懼大了極點。她知道接下來面臨她的,是比先前痛苦千萬倍的折磨。可是她卻絲毫不能未自己做點什么,只能仍其擺布。

  “嗚、嗚……”這是凌霜現在唯一能表現出的一種反抗。

  “小野貓,你叫得真是太迷人了。”媚莎一邊撫摩著凌霜的臉蛋,一邊媚笑著說:“原本按照約定,我應該把你殺掉。可是我現在改變主意了。我要讓你成為我的奴隸,供我玩樂的奴隸。

  “嗚、嗚……”凌霜拼命的搖頭,她此時感覺到死亡也是一種幸福。可是她卻連選擇死亡的權利都沒有。

  “你難道不希望成為我的奴隸?我的小野貓,勸你還是向我屈服吧!”媚莎的手撫摩在凌霜的陰戶上。

  “好可憐!你的陰戶都快被那些臭難道操爛了。”媚莎說著,雙手慢慢的移動到凌霜豐滿的胸部。

  忽然媚莎用力把凌孀的乳房捏成瞳狀,邪媚的說道:“讓我來安慰你吧!”

  凌孀感到乳房劇烈的疼痛,她痛苦的掙扎起來。無情的鐵鏈完全限制住了她的自由。

  “這些鐵鏈真討厭!我幫你除掉它們你說好嗎?”媚莎火辣的眼神把凌霜盯得直發毛。

  不過凌霜此刻心里真希望媚莎解脫這些鐵鏈。那樣她就能恢復自由,雖然現在的體力狀況無法打敗對方。但憑她的實力,逃出這個魔窟應該不成問題。

  “不過我解開這些鐵鏈前,我得先挑斷你的手腳經,這樣你就永遠逃不出我的手心。”媚莎真的拿出一把鋒利的尖刀來。

  凌霜徹底絕望了,眼淚打濕了眼眶,她輕輕閉上雙眼。一旦真的被挑斷手腳經,那她就再也無法翻身,真的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什么人?”忽然聽到媚莎一聲吶喊。

  接著聽到幾聲兵器碰撞的聲音。

  凌霜驚奇的睜開雙眼,只見姐姐陸文鳳奇跡般的出現在她面前。媚莎已經被姐姐文鳳制服,媚莎的皮鞭此時變成捆綁她自己的繩索。

  “你想怎樣?”媚莎雖然被制服,但她依然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

  “我想讓你閉上你的臭嘴。”文鳳上下打量了一翻這個風騷女王,然后翻開她的皮裙,扯下她的內褲,塞入媚莎的口中。

  用內褲塞別人的嘴是媚莎最喜歡干的事,現在她才知道這種滋味有多么難受。

  呼吸不暢通,口水迅速被內褲吸干,同時還帶著幾分她自己下體的騷味。

  媚莎眼睜睜的看著文鳳解開凌霜身上的束縛。

  凌霜獲得自由,她狠狠的在媚莎身上踩了幾腳。

  “你先前怎么招呼我,我全部奉還。”說著凌霜用力把媚莎的那對豪乳完全捏變形。疼得媚莎“嗷、嗷!”怪叫。

  “把她帶回去!一定要從她嘴里知道究竟是誰在出賣我們。”文鳳對妹妹交代道。

  “恩,好的。回去再好好收拾她!”凌霜說完撿起膠帶,在媚莎身上纏繞開來。

  很快媚莎就被凌霜用膠帶完全包裹起來。連眼睛和嘴巴都沒放過。

  帶著包裹得跟木乃伊一般的媚莎,文鳳和凌霜悄悄的返回住處。

  (4)受虐狂暴 (newx)

  一具優雅的女體被懸掛在空中,雙手被反吊在背后,雙腿被張開到極限成一字形,身體與地面平行,面朝下懸空吊掛著。

  女體上纏了很多紅色的膠帶,在頭上膠帶纏住了眼睛和鼻子,只留下了嘴巴。

  在手上,交代則把手指徹底包裹住了。另外女體的乳房上下緣也纏滿了交代,把原本就非常豐滿的乳房繃得更加的高聳了。

  女體的身后是一個肌肉男,正在挺動著大肉棒奸淫著女體的小穴。肌肉男的身后還有一長串肌肉男,他們的任務只有一件,就是要讓這女體始終只能出于兩種狀態:高潮絕頂和臨近高潮絕頂。

  看得出來,連續不斷的性交已經持續了很長時間,女體的性興奮狀態也已經持續了很長時間。女體的肌膚全是紅的,熱得發燙,大量的汗水從全身滲出來,如果不是女體的嘴巴插了一根導管不停地灌水,女體恐怕早就脫水了。

  說起那個導管,如果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那導管中灌入女體的液體并不是普通的水,而是一種淡淡粉紅色的液體,那實際上是根據女體的DNA 配制的專屬基因春藥。

  這女體的體質極其特異,普通的春藥對她效果有限,只有針對她的DNA 的基因春藥才能讓她無法抵抗。而且,即使是基因春藥也不保險,這女體的DNA 還會實時變動,所以在女體的下體下方有一個專門收集陰精的裝置,通過收集陰精來試試分析DNA ,實時配制春藥。只有這種方式,才能確保萬無一失。

  事實上,為了收集陰精,奸淫她的那些肌肉男都必須帶安全套,就是為了怕污染她的陰精。

  除了這些以外,還有兩個榨乳器被固定在女體的乳房上,榨乳器連接著電腦控制的榨乳機,榨乳機根據一種特定的節奏輪流將兩個榨乳器抽成真空。于是,一股一股的乳白色液體就這樣被榨乳器從乳房中榨取出來了。

  這倒不是為了收集DNA ,而是因為這女體本身就非常迷戀射乳。調教者發現,每當乳汁從乳房中射出時,女體的高潮反應就會非常劇烈。所以就特地設計了這套裝置,以此來瓦解女體的抵抗能力。

  是的,這具被束縛住的,被奸淫著的女體,就是我們的主角,“緊縛妖刀”

  陸凌霜。

  ************************

  媚莎坐在遠遠的地方,監視著這一幕奸淫的盛宴。她感覺煩得要死,太無聊了。已經整整五天了,自己一直讓手下輪流奸淫陸凌霜。

  可是,剛被捕獲時陸凌霜什么樣,現在還是什么樣。開始幾天,自己還饒有興趣的偶爾上去抽兩鞭子,可是很快自己就煩了。只是單調的奸淫,卻偏偏沒有進展。

  媚莎非常忌憚陸凌霜,雖然她不愿意承認,但是她確實很忌憚陸凌霜。媚莎的絕技是“絲帶緊縛”,陸凌霜的絕技卻是“緊縛妖刀”。可以說,陸凌霜恰好是媚莎的克星,幸好在這本newface 的書里,陸凌霜才是女主角,所以她的運氣始終很衰,媚莎才因此占據了上風。可是,媚莎很清楚,雖然自己是配角,但畢竟是女人,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會走背字。

  所以,媚莎最大的愿望,就是徹底征服陸凌霜。

  可是,調教的第一步就非常不順利,陸凌霜的耐力超乎想象,自己讓自己幾十個肌肉男手下輪流奸淫,持續奸淫了她五天,可是她卻一點沒有崩潰的跡象,反而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事到如今騎虎難下,想停也停不下來,否則不僅前功盡棄,而且以后將更加難以調教。

  結果就是,自己只能看到一堆枯燥的活塞運動。

  “調教都能搞得無聊,我可真能耐。”媚莎自嘲的想。

  *************************

  “嘟嘟嘟嘟……”忽然,電腦響起了警報,“警報,警報,捕獲女體力量急劇上升,掙脫成功率突破警戒線……”

  “怎么回事。”

  “掙脫成功率突破30% ……掙脫成功率突破40% ……掙脫成功率……”這時,不僅電腦在報警,就連放在媚莎身旁的陸凌霜的佩刀也突然開始劇烈的顫抖,仿佛要脫殼而出飛回陸凌霜的手里。

  媚莎突然明白發生了什么事,連忙大喊:“停下!停下!停止奸淫!”

  正在陸凌霜身上沖刺的肌肉男此時眼看就要射精,聽到媚莎的命令還有點猶豫,可是身后的肌肉男已經上前一把抓住他,將他強行拔了出來。

  只見一道白色的拋物線,安全套直接被肌肉男的射精沖了出去落在了地上。

  另一方面,陸凌霜的下體也伴隨著噴出了一道陰精。

  “女體力量上升停止,掙脫成功率上升停止,掙脫成功率64% ,仍然在警戒線之上。”電腦的提示音讓媚莎松了一口氣。

  剛才她突然想到陸凌霜的另一種絕技“受虐狂暴”,專門自身被凌虐時觸發,可以進入受虐狂暴狀態,可以引爆數倍的力量。幸好自己反應快及時暫停了調教,否則就真讓他掙脫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樣一來,調教就更加無法進行了。

  突然,媚莎想到一個主意,她得意的笑了。

  她來到肌肉男的面前,問道:“你們當中誰最沒用?誰技術最差?”

  這個問題問的大家面面相覷,不知如何回答。最后,左看右看,大家的目光集中在了一個肌肉男的身上。

  因為大家都帶著面具,所以也不知道這個家伙的臉色,但是估計不會好到哪里去。

  “好,你留下,其他人出去。”媚莎命令道。

  “你過來,給我奸這個婊子。記住,不許檢出高潮,就給我奸得她不上不下,心里空落落的就行。”

  “是。”沒用的肌肉男答應了一聲,來到了陸凌霜的身后,掏出了肉棒插了進去。

  看到沒用男的肉棒,媚莎不禁有點失望,那肉棒又粗又長的看上去一點都不沒用。哦,算了,自己人知道自己事,自己的手下大致是什么實力,自己還是知道的,就不用強求了。

  但愿他的技巧爛一點,哦錯了,技巧爛把她弄疼就壞了,應該是技巧好才對。

  看樣子,這個沒用男的技巧還真不錯,在他富有節奏感的奸淫下,陸凌霜的痛苦明顯減輕了,她的呻吟再度變得纏綿。電腦也開始提示,“掙脫成功率下降,掙脫成功率60% ……”

  媚莎很滿意,這個沒用男還是挺有用的嘛,呵呵。

  然而,媚莎沒有想到的是,沒用男這個時候悄悄的取出了一樣東西,那是一個電擊器,因為視線的遮擋沒啥并沒有發現,沒用男把電擊器伸向了陸凌霜的下體。

  一邊做著奸淫的動作,沒用男一邊把電擊器分開了陸凌霜的陰唇,頂在了陰蒂上,然后按下了開關。

  陸凌霜的身體忽然抽搐了起來,她的身體反弓到了極限,連嘴里的導管都掉了。

  與此同時,電腦發出了瘋狂的嘯叫:“目標掙脫成果率急劇上升,目標掙脫成功率90% ,……”

  不過,現在成功率已經沒有意義了,因為陸凌霜已經掙脫了。

  放在桌子上的佩刀化成了一道飛虹,飛向了陸凌霜緊縛的雙手。飛行的過程中,刀已出鞘,來到手邊前一個旋轉便割斷了手部的繩索和膠帶。眨眼之間,刀已入手了。手腕再一轉,分開雙腿的繩索也被削斷了。

  陸凌霜脫困了。

  媚莎大吃一驚,“怎么回事?絲帶緊……”媚莎的出招還沒有完成,陸凌霜已經來到了她的面前,暴走狀態的緊縛妖刀,速度果然驚人。

  刀光一閃,妖刀斬向了媚莎的頭,媚莎根本躲閃不及,她的心中掠過了絕望。

  眼看妖刀就要把媚莎的腦袋砍成兩半,陸凌霜卻顯得游刃有余,手腕一翻,改成用刀背敲在了媚莎的太陽穴上,將媚莎敲暈了過去。

  陸凌霜踢了昏倒的媚莎一腳,媚笑道:“好你個媚莎,這幾天奸得我好爽啊,我一定會報答你的。”

  回過頭,陸凌霜來到了沒用男的身邊。剛才陸凌霜為了抓住反擊的時間,所以在被沒用男插著的情況下,用最短的路徑沖向了媚莎。其結果就是沒用男的肉棒彎折到了一個不可承受的角度,沒用男的肉棒斷了。

  此時,沒用男正躺在地上,捧著自己的寶貝狼嚎中。

  對于這個似乎救了自己,但是卻因為自己失去了最寶貴的東西的沒用男。陸凌霜卻沒有任何愧疚,因為她很清楚,對方救自己根本就是貫徹作者的意志,即使是因此而倒了大霉,那也是作者誠心整他,與自己無關。

  不過,了解他到底是誰還是有必要的。

  陸凌霜的雙手仍然被捆著呢,不過這難不倒他,一轉身手中的妖刀在沒用男的臉上劃過,面具分成了兩半。

  看到沒用男的臉,陸凌霜倒是吃了一驚,這個沒用男竟然就是前不久自己刺殺失敗,所以暫時涼了他幾天的——雪狼。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