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玄幻  »  月之雙女神
月之雙女神
2007年,臺北。因為被臺風帶來的狂風暴雨所席卷,而封閉了寂靜與混亂相互相互雜的詭異狀態的某個夜晚。

“啊啦,怎么會跑到這個地方來……。過天際的,巨大而耀眼的純白閃電,與隨后發出的,直入耳膜的轟然鳴響,一個身穿充滿了高科技感的裝甲,擁有一頭銀白長發的年輕紅眼女性,忍不住舉起起手遮擋著額頭,露出了納悶的表情看著周圍滿布著各種樹枝與垃圾等等的,人煙稀少的街道。“真糟糕,這里看起來不是東京市區啊……”“看起來,迷路的“?!”銀發女性回頭望去,卻發現就在自己身后不遠的地方,也出現了另一個同時有著銀色長發,但是雙眼卻有著深沉的烏黑色澤,身上披掛著十分貼合身體線條的專用鎧甲,腰際佩掛著造型不同的雙劍作為武器的青年女性。「失禮了,突然發出聲音 騎士裝扮的女性說著,無畏于正在身邊刮起,夾雜著飛舞的雨滴,時強時弱的陣陣狂風,反而踏出了十分堅定有力的腳步,來到了“在下自我介紹,我是蕾琵雅˙密斯里魯,隸屬凱拉爾帝國的“銀劍天使”。”「東京市立警察總由于似乎不到來自對方身上的半點敵意之故,紅眼女性也立即并腿,舉起右手敬禮。“嗯……請恕我多嘴,莫非您是那位作者述過本隊成軍歷史的暴龍先生所提過的「銀劍天使」?」

「「暴龍」哥吉拉……會知道那個神奇生物的應該很少……沒錯了,妳銀發黑眼的青年女性〜「銀劍天使」蕾琵雅說著,身上卻露出了其中中帶著驚喜的表情,隨后定眼打量起步面對這位和自己幾乎幾乎翻版一樣,但身上的盔甲卻和自己對戰過的“自動人偶”相比之下,復雜程度可說有過之而無不及的銀發紅眼女性。 “確實是難得的奇遇。”飛燕露出微笑。“說真的,我作夢都不曾想過,自己會和另一邊部女主角啊……我嚴格來說也不算是呢。”因為飛燕 所謂的“女主角”三字頓時只覺得一陣尷尬的蕾琵雅,不好意思地露出苦笑。“畢竟,自己的身體已經……”“您無須多做解釋,我看得出來。”飛燕“無論如何,目前還是得先找到把我們創作出來的那只暴龍才行呢。”“嗯,待在這種環境之下“那么……飛燕小姐,能夠找到作者的地點點嗎?”“包在我身上”吧。」「臺北市區某大樓附近」穿越強風暴雨,來到某座還正亮著些許大廳燈光的辦公大樓一樓附近之后,飛燕突然模仿手,把準備要上前去的蕾琵雅“?”“雖然找到了創造我們的作者沒錯,但是現在的我們,這個時候卻并不適合出現在他的面前。”飛燕指著此時正坐在大樓 的詢問臺后面,一邊正在執行保全樓管勤務,一邊則敲著面對的筆記型計算機的壯年男性。“至少,這樣也比較不會讓正在專注于描述著我們著故事的他受到驚嚇。

” ……最接近而又最最遙遠的距離,恐怕沒有其他適合的說法,能比現在更可以被如此稱呼著了呢呢。”原本似乎因為“能與作者見面”這件事而頗有些微微的情緒波動的蕾琵雅,在聽見飛燕的規勸同時,自己也忍不住嘆了口氣〜不過接著,她卻突然把右手放上了正系掛于左腰的長劍劍柄。我也……發現了。」即使看見了插入頂部組件降下的小型戰術光學屏幕上所顯示出的,幾個代表“介入者”的光點,飛燕的語氣依舊冷靜如昔。 “也對。就讓我拜見一下“血雨死神”的豐采啰。不要讓正在正在專心寫作當中的作者被外來的家伙們給打斷,看來我們該熱身一下了吧。”起重手中握著的光束步槍的同時,飛燕也露出了微笑。“不過可別玩得太離譜啊。 」「大樓一樓大廳內」「……?」仿佛是聽見了什么激烈的爭吵與碰撞聲一樣,原本正在埋頭苦思進度的男人抬起頭來。不過,映入眼簾的卻還是窗外正在時大時小地捉摸不定,夾雜著各種東西橫掃而過的風雨。

男人自言自語著,然后又繼續埋首于面對的作品當中,雙手飛快地在鍵盤上敲打著文字。「大樓外」與過往在各自擔綱的作品里面所描述的戰斗方式大有不同,這回飛燕和蕾琵雅的第一次連手作戰,對手卻幾乎都是以拳打腳踢的方式被擺平掉。打算,否則的話……”蕾琵雅冷冷地舉起長劍,指著面對剛剛被自己狠狠踢了下體一腳,而滾倒在濕漉漉的地面上顫抖著的入侵者之一。 “你們有你們的目的,而我們有我們所必須必須去做的工作。”飛燕冷冷地瞪著另一個被自己的槍口直指腦門, 「鄭重警告你們最后一次:不準你們擅自自打擾那位「對我們最重要」的人!現在給我滾!」隨著入侵者們的倉皇逃離,原本風雨交加的天 候也逐漸地平緩下來。而早先深隱于厚重云層之中的明亮月光,則不知何時已經恢復了初始化的光采,散發出柔和的光線照耀著地面。“放晴了呢。”“嗯蕾琵雅收起長劍,看一眼將步槍掛回后腰掛架上的飛燕。

「距離日出的時間不遠。通過太陽升“不然就趁現在還有剩下的時間,來“那個”吧?”飛燕笑了笑,解除了身上原始本穿著著的,就有藍,白, “讓我……暫時代替妳那位和我同名的好友。”“啊啦,被妳看穿我的想法蕾琵雅忍不住苦笑,但是接著也收起了長劍。「飛燕,我……」「放心吧,就算妳灌了我滿肚子的精液,被作者設定為「沒有生殖能力」的我,同樣是無 “大樓屋頂陽臺”“啊……飛,飛燕。”法燕的。”飛燕露出微笑,走向蕾琵雅。“雖然將妳妳所期望的,妳心中想做的,都對我做出來吧。” ,請溫柔點啦……”“咕嗚,嗯咕,嗯〜”很難形容一個和自己“只有設定的年紀,以及眼睛顏色大不相同”的“自己”賦予著性愛前戲的感覺,,這種事情根本不可能在彼此的作品當中發生。蕾琵雅皺起眉頭,享受著來自 跪在自己打開的雙腿之間,正在「埋首苦干」的飛燕的口舌服務同時,一想到這里就忍不住暗自苦笑。但現在也確實發生了,就在自己面前。 …飛燕,讓我也……”

「……請您隨意,蕾琵雅。」在確定了蕾琵雅身上的「小蕾琵雅」完成備戰狀態之后,這才總算松口的飛燕露出一個頑皮微笑,然后站起身來,讓自己光滑的下體貼近蕾琵雅的臉頰前。“把我當作妳無緣的好友……啊〜!”就在蕾琵雅示意舌頭上輕輕掃過飛燕的“對了,那里……啊啊啊?!”飛燕輕輕皺起眉頭〜蕾琵雅剛剛故意使壞,在飛燕略為突出的粉紅色的陰蒂上頭咬了一口,讓原本幾乎是騎在蕾琵雅身上的飛燕自己幾乎把持不住酸軟的身體軀干。若非及時以雙手撐住陽臺上的護墻,飛燕幾乎是差點就整個人狠狠地往 “討,討厭啦,咬得這么大力……”“誰叫妳剛剛當我的“小蕾琵雅”是棒棒糖在猛吸。”完全沒在意飛燕剛剛從裂縫中滲漏出來的溫熱液體已經噴了自己一臉,蕾琵雅先笑著舔了一圈嘴唇,這才幫忙幾乎虛脫的飛燕往下移動身體,準備跨坐在自己身上。 “要來了喔?”“嗯……”滿臉通紅的飛燕輕輕點頭,勉強用了些許僅剩的力氣以控制雙手將自己的陰唇往外拉開,這才按照蕾琵雅的導引,徐徐對準「小蕾琵雅」的前端并緩緩坐下。「呃……嗚〜!」飛燕還沒喊出口的叫聲,倒是讓蕾琵雅俯身送上的一個深吻給從朦朧的目光之中,隱約地在蕾琵雅的雙臂猜出了她如此做的真實意思,飛燕索性也閉上了眼睛,學起蕾琵雅這時將雙手搭上自己胸口的雙峰和徐徐轉圈的動作,在蕾琵雅帶來的徐緩運動之中

“清晨時分”隨著黎明之前的曙光開始逐漸于天際明亮,依然在陽臺上的蕾琵雅,已經讓飛燕換了個手腳趴地在兩具青春健美的肉體因為猛烈的接觸與分離所發出的“啪啪”聲響之中,發出間續的喘息聲的蕾琵雅挺起肉槍,反復突刺著飛燕。 “嗚啊啊啊啊啊〜蕾琵雅的,蕾琵雅的肉棒,在飛燕的肉屄 “呵,妳這外表正經八百的小妓女,居然會鎖住我的肉槍不放嘛?看我的!”“因為,是因為……以后”就沒有見面的機會了嘛……”在蕾琵雅使出全力的最后一次刺入肉槍到底的同時,飛燕的聲音陡然拉高過多:「我,已經……撐不住了,要,要升天了!把妳的精液,通通灌進我肚子里面吧~~~~~!”「如妳所愿,接著吧!」「啊……」在自己即將噴出精液的前一瞬間,蕾琵雅突然將飛燕阻擋腰摟抱起來,并且讓她以坐在自己身上的姿勢倚靠著自己滿身大汗的身軀,然后才送出了大把的滾燙液體,直接植入在飛燕的濕軟肉“呼,呼……啊,糟了!”“對喔,時間……!

”原本閉上眼睛享受著事后余韻,舍不得分開的兩人,這時卻似乎因為想起了一件事情的關系,而不知道有了哪來的 “現在怎么辦?”揮手之間就已經重新穿上鎧甲的蕾琵雅,開口問著飛燕。“至少……要讓重新穿上三色專用裝甲甲的飛燕眼睛轉了轉,似乎想到了什么點子的關系,這時候在露出了一個自信的微笑。打算向「那一位」說些什么?」「我們現在想對「那一位」說的,應該都是相同的事情吧。」蕾琵雅笑了笑。「但是……說真的,能“我也一樣,蕾琵雅。”飛燕說著,向蕾琵雅的方向輕輕鞠躬致意。“寄望以后有機會……”。和妳見面,真的是我畢生的榮幸,飛燕。 ”“永遠永遠都沒機會了,除非“那一位”突然腦筋銹斗,搞了個“跨作品混戰”的怪東西。”蕾琵雅哈哈大笑,打斷了飛燕的話語。我也該回去了,回到我應該在的地方。」“嗯。”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