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玄幻  »  神雕之郭楊聯姻
神雕之郭楊聯姻
話說神雕大俠楊過在第二次襄陽大戰為救郭襄力拼蒙古國師金輪法王和蒙古千萬軍士,最后終于擊敗金輪法王并用石子擊斃蒙古大汗蒙哥使襄陽城轉危為安,蒙古軍撤退后,襄陽城內舉行了盛大的慶祝會,另外一方面大帥府郭靖為了感謝前來幫忙的各路英雄舉行第三次英雄大宴來慰勞各路英雄。

  這時郭靖對楊過道:「過而這次要不是你和龍姑娘幫忙,襄陽城哪能解除危機我代全襄陽城的百性向你致謝。」  楊過道:「郭伯伯言重了。郭伯伯還記得三十年前郭伯伯帶過而到終南山學藝,小侄要不是那時承蒙郭伯伯教誨,小侄哪有今天。」  郭靖道:「說的好,過兒俠之大者。為國為民,你今日之舉得確當得起‘神雕大俠’這四個字,來過兒今天我們不醉不歸。」  另一方面黃蓉一邊招待客人,突然發覺郭襄不見了,黃蓉心里想襄兒大概又關在房間里賭氣了,便前往女兒的房間去探望一下,到了房門前,黃蓉看見郭襄在里面喝悶酒,便打開門進去。其實黃蓉知道郭襄是為了楊過的事在煩惱,可是還是想知道女兒得心里真正的想法。

  黃蓉問郭襄:「襄兒啊,為什么一個人在房間里喝悶酒呢,有什么煩惱的事嗎?」  郭襄回答:「娘,英雄宴結束后大哥哥跟楊大嫂就要離開襄陽對嗎?」  黃蓉道:「是啊,襄兒。過兒跟龍妹妹他們相隔十六年終于重逢了。他們決定退隱江湖從此不問世事,過著神仙般的生活,襄兒我們應該祝福他們啊!」郭襄回答:「娘,女兒是真心祝服大哥哥和楊大嫂,這世上也只有楊大嫂配得上大哥哥,女兒知道大哥哥心里沒有位置容納其他人,但是襄兒會把大哥哥放在心里一輩子的。」黃蓉心想女兒對楊過用情至深啊,當黃蓉正在想事情時郭襄問道:「娘,娘跟爹當初是怎么認識的?」  黃蓉便把他跟郭靖的事情告訴郭襄,郭襄津津有味的聽著黃蓉跟郭靖的愛情故事,故事講完后,黃蓉道:「襄兒,夜深了該睡了!」黃蓉幫郭襄脫掉鞋襪,蓋上棉被后正準備離開時,郭襄突然問道「娘,女孩子有喜歡的男生時該如何向他表白?」  黃蓉被女兒如此一問有點吃驚便想了一會兒回答道:「女孩子如果有喜歡的男孩,如果是真心愛對方的話就該讓對方知道自己的心意并努力追求,才不會抱憾終生。」郭襄道:「娘謝謝你女兒會記住的!」黃蓉滅了燈火走出房門,想著剛才郭襄傷心的表情不僅落下淚來,這時黃蓉決定了不能讓女兒傷心一輩子,黃蓉決定想出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來讓女兒有個好歸宿。黃蓉回到房間里,心里想到要讓女兒不會遺憾終生又能顧全過兒和龍妹妹的情感的方法只有讓襄兒許配給過兒當二房這個方法了,可是黃蓉心想要讓女兒當二房總覺得心里不是滋味,但是再仔細想一想以楊過的專情他要么不娶可是如果答應娶襄兒為妻他絕對會給襄兒幸福的,想到這里心里倒是舒服些了。  黃蓉想到這件事情還要經過靖哥哥的同意才行,這時郭靖從英雄宴回來了,黃蓉一面倒水給郭靖一面問道:「靖哥哥,過兒呢?怎么沒有陪你回來呢?」郭靖回答:「過兒還在跟各位英雄喝酒呢。說道過兒真是好酒量,連你靖哥哥都喝輸給他了。」黃蓉說道:「靖哥哥你覺得過兒如何?」  郭靖說道:「過兒啊,我認為他真是不可多得的杰出大俠,年紀輕輕就干下這般舉城同慶的大事。真是不枉費你我的教導啊!」黃蓉說道:「過兒是不可多得杰出青年,那么襄兒呢?」郭靖說道:「蓉兒你說什么啊?襄兒當然是我們的好女兒啊!」黃蓉說道:「不是。靖哥哥我是想說襄兒都十六歲了是不是要幫她找個婆家啊?」  郭靖說道:「是應該啊,但是蓉兒啊,襄兒到目前都沒有一戶人家的公子看得上。我也沒法子,我是希望找到襄兒真心喜歡的人而他又能給襄兒幸福,只可惜這樣的人還沒有出現。」黃蓉說道:「如果襄兒已心有所屬,你該當如何啊?」郭靖說道:「什么!襄兒已有心上人了,什么時候?」黃蓉說道:「就在上次第二次英雄宴的時候。」郭靖道:「上次英雄宴,那襄兒的心上人在江湖應該小有名氣吧?」  黃蓉道:「不止小名氣,他是人人稱贊的大俠!」郭靖道:「這位英雄的人品如何?」  黃蓉道:「能如此受人敬仰的大俠當然人品非常好阿!」郭靖道:「蓉兒這就是你的不對了。襄兒既然已心有所屬,你應該早告訴我吧!對了蓉兒你是怎么知道襄兒有心上人的?」黃蓉道:」靖哥哥告訴你吧,我是不用看的。」郭靖道:「不用看的!我怎么看不出來?」黃蓉道:「靖哥哥我說過我們女兒家的心思你年經時不懂,到老了當然更不懂了!」郭靖道:「那蓉兒。襄兒的心上人是誰?如果我滿意也好早點準備提親啊!」黃蓉覺得時機已經成熟了便說道:「是……過兒……」郭靖頓時愣了一下,過一會兒回過神來便急著問道:「你是說襄兒喜歡的人是過兒,但是過兒他已經有龍姑娘了,難道蓉兒你要……」黃蓉說道:「沒錯我希望將襄兒許配給過兒當二房。」郭靖說道:「不行,作為父親的我不能讓我的女兒當別人的二房。」  黃蓉說道:「靖哥哥,過兒的人品和專情是有目共睹的,只要他愿意娶襄兒,我保證他能給襄兒幸福的!」郭靖說道:「可是蓉兒你沒想起第一次英雄宴我說要把芙兒許配給過兒,他寧死不從才會有后來楊過斷臂的事情發生,我不想要讓我女兒傷心。」  黃蓉說道:「襄兒的個性跟芙兒的個性你應該知道,襄兒是不會做出傷害過兒的事的!」黃蓉這時候便把楊過跟郭襄在風棱夜渡和周伯通、瑛姑的事和英雄宴的事,今晚的事一股腦兒的告述郭靖。  郭靖說道:「原來襄兒如此真心愛著過兒!」  黃蓉說道:「你就成全他們吧!」郭靖說道:「好吧,蓉兒我相信過兒,只要過兒心甘情愿娶郭襄為妻我愿意成全!」  黃蓉說道:「謝謝靖哥哥,我有好方法能讓過兒心甘情愿的娶襄兒為妻!」郭靖說道:「什么方法?」  黃蓉說道:「明天幫過兒與龍妹妹舉行餞別會時就知道了!」隔天郭靖幫楊過和小龍女舉行盛大的餞別會,郭靖對楊過說道:「過兒啊,你跟龍姑娘真的要退隱江湖從此不問世事嗎?」  楊過說道:「郭伯伯,過兒心意已決,絕不改變。」  郭靖看了看黃蓉黃蓉走過來對過兒說道:「過兒你覺得襄兒如何?」  楊過說道:「郭伯母我是不會娶襄兒為妻的,請郭伯伯和郭伯母原諒。」這一句話使在場所有的人愣住了。楊過說道:「郭伯伯跟郭伯母昨晚的對話我都聽到了,原諒小侄。襄兒是個好姑娘我不能辜負她。」  黃蓉沒想到過兒會聽到她們的對話使他想到的好方法付之一炬,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么辦。  這時候郭靖說道:「過兒難道你真的沒愛過襄兒嗎?」楊過牽著小龍女的手說道:「襄兒的心意過兒明白,但過兒這一生只愛龍兒一個人而已!」 楊過說道:「郭伯伯小侄要走了」便牽著小龍女往門口走去。 黃蓉喊道:「過兒你走了襄兒會傷心一輩子的,你忍心嗎?」楊過沒有回應。  這時候小龍女對楊過說道:「過兒我知道你是真的愛郭二姑娘的,你不用在意龍兒的感覺。」  楊過說道:「龍兒你怎么知道的?」  龍兒說道:「傻過兒,龍兒從小看你長大知道你的個性。你認為這輩子欠的風流帳太多了,所以就算愛上了郭二姑娘,你為了不讓跟你吃苦所以故意說不喜歡她。」楊過說道:「龍兒也只有你了解我的心思了,想想這三十年來陸無雙、程英為了我一輩子未嫁,公孫綠萼為了救我而慘死,過兒這輩子欠的風流債,我不想再有愛上我的姑娘受苦。」  楊過轉過頭對郭靖說道:「郭伯伯我是個粗人,我不希望襄兒跟我在一起受苦。因為江湖險惡我不能完全的保護襄兒的安全。」楊過掉頭就走,這時突然一道聲音從人群中傳出「楊兄弟你這個懦夫」大家都往聲音的方向望去,原來是老頑童周伯通說的話。楊過說道:「老頑童你為什么說楊過是個懦夫呢?」  周伯通走到楊過面前到:「楊兄弟你親眼目睹了我跟瑛姑的恩怨。當年我明明愛著她卻因為在意我師兄的話而將這段姻緣拖了幾十年才結為連理。楊兄弟啊你現在就是在走我老頑童的后路啊!你不是懦夫是什么?」這時小龍女道:「過兒,老頑童說的話有道理。我覺得郭二姑娘愛過兒不比龍兒低。我初次見到郭二姑娘時想法跟過兒一樣,郭二姑娘她真是一位天真無邪聰明可愛的好姑娘,如果過兒真的愛她,就娶她當二房吧,龍兒不會介意的。反而龍兒多了個說話的伴。」楊過聽到這里內心有點動搖了,這時郭芙大喊道:「楊大哥芙妹這輩子沒求過你,但現在求你娶襄妹為妻。」  「也只有你能給她快樂,」  大武小武也喊道:「楊大哥,我們也祝福你們,請你面對自己的心吧!」正當楊過要說話時,門口傳來一道聲音「大哥哥」,大家朝門口看過去,說話之人正是郭襄。郭襄大聲喊道:「大哥哥你們的話襄兒都聽到了,襄兒想清楚了,大哥哥,襄兒喜歡你,襄兒愛你!只要能跟大哥哥在一起就算沒有名份,襄兒也不在意,也不怕吃苦。襄兒知道大哥哥會保護襄兒的!」這兩句話震驚在場的各位英雄。頓時鴉雀無聲。這時候黃藥師說道:「好襄兒,這才不愧是我黃藥師的外孫女,沒錯,想愛就說出來,不用在意任何世俗!」全體英雄都大喊:「郭二姑娘好啊!」  這時小龍女對楊過說道:「過兒,襄兒在等你的答覆……」楊過這時候突然沖到郭襄面前,抱住襄兒全體震驚!  楊過說道:「襄兒是你讓我知道面對自己的心意,我發誓我楊過有生之年一定讓襄兒成為世上最幸福的女人,否則我……………」  郭襄唔住楊過的嘴說道:「不要說。襄兒愛你,襄兒一輩子都相信你……」楊過撫摸著郭襄臉龐說道:「襄兒你愿意成為我的妻子嗎?」郭襄說道:「襄兒愿意!」  兩個人擁抱在一起接吻。全體英雄說道:「恭喜郭大俠、黃幫主又得一乘龍快婿!」隔天郭靖馬上為楊過跟郭襄舉行盛大的婚禮,拜過天地后楊過說道:「郭伯伯……」郭靖說道:「還叫我郭伯伯?」楊過說道:「對了!該叫岳父大人了!」  郭靖說道:「過兒恭喜你跟襄兒有情人終成眷屬,什么時候讓郭伯伯我抱個孫子呢?」  楊過說道:「岳父大人見笑了,小婿不會辜負岳父大人的期望的……」臥房中……「襄兒我們終于在一起了。」  抱住襄兒,楊過在她的臉頰上親的一下,兩人坐在床上,相互依偎著,雖然已答應要娶她,但楊過仍不太敢亂來。  「大哥哥…。」「嗯?」  「你知道什么是做愛嗎…?」郭襄突然問道。  「啊!?你…你怎么突然問這個…」楊過吃了一驚,囁嚅的道。怎么突然從襄兒口中聽到這令人臉紅心跳的兩個字…  「大姐說是相愛的夫妻才能做的快樂事情,到底是什么呢?」郭襄天真的問道。  「呃…這個…嗯…」楊過尷尬萬分,他不知道怎么解釋。突然間,他注意到郭襄那狡獪的笑容…  「好啊!你存心捉弄我,可惡…。」說著伸手搔她的癢,郭襄笑著抵抗,一個不注意,兩人一同跌入床中。  「大哥哥…」柔聲喚道,楊過再也克制不住,低頭親吻她的粉唇。  「嗯嗯…嗚唔……」發出了甜美的鼻息,楊過探出舌頭,鉆入郭襄的口腔中,兩人的舌交纏在一起。  「嗯…唔…」生疏的動作,郭襄順從楊過的舌頭,任他糾纏住她的嬌舌。  「唔唔,呃……」品嘗著彼此的唾液,好一會兒,楊過欲火大起,他胡亂的伸出手,想解開她的衣裳,但越是急切卻越是解不開。  「嘻嘻…把這扣子打開啊。」郭襄嘻嘻一笑,出面指點他,楊過臉一紅,又是一個深吻,順勢帶過去…解開了衣裳,露出了天藍色的肚兜,楊過趕緊褪去,一對姣好的乳房露出,楊過伸出手掌,撫摸這豐滿的乳房。「真美,又大又軟呢…」楊過贊嘆著,兩手不斷的搓揉。  「討…討厭…啊啊啊……」快感不斷的襲來,郭襄不自覺的嬌喘著。

  「好香呢,真是特別…」不知為何,郭襄的身子散發出一種淡淡的清香,但又不是香水,似是體香。  「呀!」一聲驚叫,原來是楊過含住了那粉紅色的乳頭。  「大…大哥哥,啊啊啊…。」發出了蕩人的叫聲,更是誘人。  「怪…怪怪的…咿啊啊啊……」以畫圓的方式,楊過用舌尖不斷的在乳頭周圍來回舔舐,一面用指尖輕捏另一邊的乳頭。  「不、不行啦…嗚啊…嗯!」如觸電般的快感不斷的襲擊腦部,郭襄不斷的呻吟著。  「大哥哥…阿…大哥哥,這…這就是做愛嗎?」楊過一怔,登時停了下來。  「原來你并不太懂嘛。」  楊過笑道:「人…人家也是略為知道而已…」  郭襄紅著臉道:「這只是剛開始。」  說著,楊過轉而將郭襄的長褲褪下,一會兒,郭襄已是全身赤裸。  「大…大哥哥…」郭襄身子微微發顫,似有些緊張。

  「別怕,都交給大哥哥,你只要享受就行啦…」啄吻著郭襄的臉龐,使她放心。  「咿啊!?」  「那里…啊啊啊…!」楊過已探下手,輕輕的觸碰那美麗的花瓣。張開雙腿,郭襄的私密處在楊過的面前一覽無疑,稀疏的陰毛,那粉紅色的美麗陰唇,已微微濕潤了,楊過探頭過去舔舐著。  「啊啊…嗚啊…!」  「呃呃…不…不要…啊啊啊……」更強烈的快感,傳遍了全身,郭襄發出了淫叫。  「好…好奇怪的感覺,唔啊啊…!」  「你都沒有自己摸過嗎…?」不斷的舔舐,淫水不停的滲出。  郭襄無力的搖頭,她的腦筋已是一片混亂了。  (也對…襄兒這么純真的人,不懂自慰也是正常的…)楊過心道。  望著襄兒那嬌紅的面容,楊過再也忍不住,將身上的衣服脫去,下半身已是一柱擎天。  「那是…」郭襄好奇的看著那巨大的物體。

  「這是要進去你這里的東西。」楊過說道。「這…這么大…進的去嗎…?」郭襄有些害怕的道。  事實上,楊過的陰莖確實是比一般人還要大些。  「別擔心…」楊過安慰道。  「嗯…」郭襄點點頭,楊過分開她的雙腿,緩緩的插入。  「呀!!好…好痛!!」前端剛剛插進陰道,郭襄痛的驚叫了出來。  「忍耐一下哦…」說著,楊過用力一推,整個陰莖全插入了那狹窄的陰道內,貫穿了處女膜。  「!!!」無法形容的劇痛,郭襄連叫都叫不出來。  「嗚嗚嗚…好痛啦…」郭襄嗚咽的哭了出來。「對…對不起…」楊過慌張的吻著郭襄,試圖安慰她。  「大哥哥好過份…嗚嗚…」郭襄不依的哭著。郭襄用手捂住自己的嘴,淚水無聲地涌了出來。  楊過見狀大奇,停了下來掰開郭襄的手,問道:「干嗎捂自己的嘴?」「我真的好痛!」郭襄低聲道︰「我怕爹娘他們聽見。」  楊過道:「傻孩子,我們是夫妻,是正大光明的。不用怕人聽到,安心的跟大哥哥做吧!」  楊過想到郭襄言辭間竟有一點小心翼翼的討好之意,心下大奇,雖然自己現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但郭襄如此溫柔可人,倒是始未料及。楊過略一思量便打定了主意。  楊過起身將郭襄溫柔地擁在懷里,在依舊掛著淚珠的長長卷卷的睫毛上輕輕吻了吻道:「我的可人兒,我把你弄痛了,是不是?」  「啊…女生第一次都是會痛的啊,以后就會舒服了…」楊過解釋道。他知道襄兒定是認為楊過故意弄痛她的。

  「真的…?」  「嗯。」  總算,郭襄止住淚水了。  「大哥哥的那個,在我的體內發熱…好奇怪的感覺…」痛苦漸漸消失,郭襄正感受到體內那灼熱物體的存在。  「還會痛嗎…?」楊過擔心的問道,郭襄搖搖頭。  「這…這就是做愛啰…?」郭襄問道。  「嗯…」「大哥哥覺的舒服嗎?」  「襄兒的體內好溫暖、好舒服呢…」  的確,強烈的緊縮度,溫暖的觸感,楊過只覺的全身酥麻,幾乎要射了出來。  「我動動看哦…」說著,楊過緩緩的擺動腰部。

  「呃…!」楊過痛哼了一聲。  「還痛嗎…?」  「襄兒忍得住…」雖這么說,但臉上已顯現出其痛苦的程度了。  楊過雖然心疼,但他也不想要半途而廢,一咬牙,開始擺動腰部,前后抽送。  「呃!…唔唔…嗯!」痛苦的呻吟。  楊過聽了很是難受,但還是狠著心,不停的抽動著,郭襄全身泛紅,陰道痙攣,樂潮來去數回,蜜液丟了又丟。楊過一條肉棒被咬得發抖,只想狠力捅進這緊湊的小肉洞里,越重越好,越深越樂。倆人氣喘噓噓,郭襄既不懂淫詞,又不會浪叫。  但那哎!哎!唷!唷!的嬌婉呻吟,卻極是特殊而迷人,蕩回于床第之間。令壓在她身上的楊過,聽得血脈憤張。肉棒猛插數十下,棒頭一陣顫栗。緊緊抱住郭襄,熱液直射入她花宮深處。堅硬的肉棒,一再跳動,熱液噴了又噴,灌得郭襄花宮、花徑滿滿精水。長噓一口氣,趴在郭襄軟軟的身上,過了幾個時辰楊過的肉棒又硬了起來,便想要跟郭襄再來一次。郭襄羞羞澀澀,緊閉著櫻唇。倆個大眼更是緊緊閉著,一雙眼皮跳動不已。楊過一手摳著小穴,一手輕撫她細膩、火燙的臉頰。吐了舌尖,在那兩片柔軟燒燙的香唇上,繞來繞去。郭襄櫻唇被他舔得舒舒服服,又被他摸得渾身飄然,卻悶氣長久。這剛開苞少女,也不知此刻該如何換氣呼吸。鼻子細喘幾下,櫻唇張了開來,楊過舌尖覓隙便鉆了進去,攪著腔里香舌。郭襄「嗯!」了一聲,舌頭已被楊過給纏住,吸吮起來,身子顫動。楊過感到指頭一熱,小肉洞又濕了。當下端著怒漲的大棒,頂開濕潤的小唇片。郭襄初嘗甜味,又愛又怕。掙脫他嘴唇,張大雙眼,臉紅耳赤,似笑非笑的說道︰「你要干什么?」楊過也是漲紅著一張臉,笑道︰「要圓房做夫妻,還能干什么了?」說罷棒子一頂,戳了進去。  郭襄咬牙皺眉,痛呼道︰「哎呀!輕一點!」  楊過揉著她濕成一片的腿根,低聲笑道︰「呆會兒就叫哎呀!重一點!重一點!」噗!嗤!噗!嗤!抽插起來。

  那小小嫩緊緊夾著硬大的棒子,淫液滑膩,倆人頓時陷入一片情焰之中。  楊過郭襄倆人,一個在上一個在下,又插了半響。  郭襄一雙白長的粉腿越張越開,果然低低叫道︰「大…大哥哥…」楊過喘著氣,回道︰「甚么事了,襄兒?」郭襄又低低說道︰「重…重一點!」  楊過笑在肚中,只喘著氣,說道︰「甚么重…重一點?」  郭襄嬌聲道︰「哎呀!就是…就是再使些勁兒嘛!」  楊過說道︰「甚么重一點,甚么再使些勁兒?」  巨棒用力捅了幾下,說道︰「是不是這般重一點?這般使些勁兒?」郭襄被他幾下重插猛頂,只張著小嘴巴喘氣。一對大乳房高高挺在胸部,蹦蹦跳跳,回不出話來。楊過在上面使力干著,瞧她張嘴喘氣,一付嬌美模樣。那對雪白的玉乳,又巍巍抖動。燭火之下,兩個搖晃白晰的乳房,閃動著白光,幾乎把眼睛都看花了。  一只肉棒便是越干越硬,越捅越猛。如此狠戳猛干,又把那小嫩插了數十插。  郭襄大張的長腿突然高高起,夾在楊過腰際。哎!哎!唷!唷!嬌吟起來。  楊過捧著她白晰細膩的圓臀,高跪在床上,大口喘著氣。一條肉棒插得飛快,呻吟聲逐漸高亢。在哎!哎!唷!唷!嬌吟聲中,領先丟得舒暢不已。楊過隨后也緊抱著她,只覺的腰部一陣觸電般的感覺。「唔…!」用力抽插了幾下,楊過趕緊拔出,身子一顫,射精了,白濁的精液射在郭襄白皙的腹部上……  「熱熱的,這是…?」郭襄好奇的看著這「東西」。

  「這是可以讓你生小寶寶的東西啊…」躺在她身旁,撫著她的額頭,楊過微笑道。  此刻,在他的心中,已認定郭襄是他的妻子了。  「真的…!?這樣我就可以生大哥哥的小孩了!?」郭襄驚喜的問道,楊過一愣。  (原來連這個都不懂,真是純真的可以…)楊過心想著。  「傻瓜,不是啦…那是…」說著,楊過將這種基本常識一一向郭襄訴說。  這本來是相當隱私的問題,不過…對楊過而言,這只是說給自己心愛的妻子罷了。  「那下次你要在襄兒的體內出來哦…」郭襄突然這么說,楊過又是一呆。「人家要生大哥哥的孩子…」說著,郭襄輕輕的靠入楊過懷中。

  「真是…」楊過微微一笑,抱住了她準備再來一回合……楊過低頭先親吻郭襄,四片熱脣的磨擦,激發起熱情的升華。楊過的手巡視著郭襄的的全身,從粉頸﹑胸口﹑雙乳﹑小腹……最后停駐在一片烏亮的絨毛上。  郭襄的含羞帶怯的掩著臉,忍不住肌膚被拂過的快感,竟也輕聲的呻吟了!  矜持的少女情懷令自己不敢亂動,卻又忍不住受搔癢而扭動的身體。楊過靈巧的手指撥弄著郭襄的穴口,竟然發現郭襄的穴口流水了,楊過更借愛液的滑順,曲指向穴內慢慢的探入。此時的郭襄竟然因如此的刺激而微微挺著腰,不由自主配合著楊過手指的動作。  此時的楊過已經像是一頭瘋狂的野獸了,色欲彌漫了全身,一陣風似的挺著硬梆梆的肉棒,壓在郭襄的身上,尋到穴口的位置,一挺腰就將肉棒插入半截。  郭襄正處于迷茫中,楊過肉棒侵襲時尚無知覺,但肉棒擠入蜜穴時的刺痛,由不得她哀叫一聲:「啊……痛!不要……不要……」  郭襄激烈的扭動著身體,試圖躲避肉棒無情的進攻。楊過的肉棒雖然只插入一個龜頭深,卻也覺得一陣箍束的快感,而郭襄凄慘的叫聲令他一怔,欲逞獸欲的激動清醒許多,只是現在楊過已經是騎虎難下﹑欲罷不能了。

  楊過雙臂用力緊緊摟抱著郭襄,雖讓郭襄無法躲避,自己卻也不敢亂動,不敢讓肉棒再度更深入。郭襄初開的花蕊,雖然經不起粗大肉棒強行擠入而劇痛難挨,但也感覺得到楊過不敢強入的體恤柔情,感激的愛意油然而生,但卻也不知如何是好。半晌,郭襄覺得穴里刺痛的感覺慢慢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陣陣搔癢,陰道內更有一股暖流不自主的涌出。  郭襄覺得此刻需要有個東西,伸入陰道內摳搔陰道內壁的難受,最好是楊過的肉棒,楊過的肉棒要是再深入一點,就能搔著癢處了。可是郭襄羞于啟齒,不敢出言要楊過把肉棒插深一點,只好輕輕搖擺下身,讓蜜穴磨著肉棒。隨著下體的磨蹭也讓郭襄一陣舒爽,從喉嚨間發出迷人﹑銷魂的呻吟聲。半天不動的楊過覺得郭襄的蜜穴轉動起來了,龜頭又仿佛有一股溫熱在侵襲著,一陣舒暢的感覺令他也慢慢挺腰,肉棒就一分一分的滑入郭襄的蜜穴里。肉棒進入約一半時郭襄的處女穴道遭受楊過沖開,初時略為一疼,隨繼而來則是陰道里一種充滿的快感,「嚶」地輕呼一聲,呼聲里卻也充滿著無限的愉悅。郭襄覺得蜜穴里的肉棒在進出之間正好搔著癢處,就算佳肴醇釀也不及此美味。楊過的精神越來越高亢,肉棒抽插的速度也越來越快,最后在一陣酸軟﹑酥爽的刺激下,終于「嗤!嗤!嗤!」將一股濃液射入陰道深處。楊過的精液以銳不可當之勢射出之后,仿佛自己的精力也一起跟著流失,全身脫力般的癱軟在郭襄身上。郭襄的陰道內可以感到,精液激射的力道不輕,精液帶著一股股的熱流,仿佛射到心臟,又立即擴散全身,一種渙散的舒暢隨之布滿四肢,覺得自己的身軀似乎被撕裂成無數的碎片四處飛散……楊過慢慢從激情中回復……襄兒睡著后,楊過也正好可以借機休息已透支的身體,正當楊過休息之際,房門此時被推了開來,原來是龍兒穿了一件薄紗走了進來。龍兒走到了床邊后,拉起了被單為襄兒蓋上,轉身對著楊過說:「過兒,你的新娘子被你搞垮了,我看你也還沒去了火,要不要龍兒幫幫你呀!」「龍兒!謝謝你了,我正不知要如何是好呢!我的雞巴的確脹的緊,又不愿將襄兒叫醒,正不知如何是好時,幸好龍兒你來的正是時候,謝謝你了龍兒。」楊過一把抱起了龍兒,將龍兒的薄紗掀起,讓龍兒身體趴在床沿邊,抓起雞巴,一把插進了龍兒已濕搭搭的肉穴。龍兒舒服到開始一連串淫叫。  「喔……過兒……過兒……龍兒被你的雞巴插得爽死了……啊……好舒服啊……唉唷……插進花心里了……過兒……龍兒……龍兒……好久沒那么快活了……過兒……快快用點勁……狠狠……的插爛龍兒的浪穴……哦……噢……快死了……龍兒……快被你的大……大雞巴……給插死了……哦……好爽啊……」「龍兒……喔……還是你的肉穴兒棒……夾得過兒的……的雞巴,爽……爽死了……噢……龍兒……我快……快被你的……的肉穴兒給……給夾……夾出精來了哦……龍兒……我出來了……喔……」  「咯咯……用力啊……哼……插重一些……啊……嗯……再重一點……嗯……對……就是這樣……再插深一點啊……對用力插啊……舒服極了……你真會……對啊……就……這樣……好棒……啊……對……對……再用力點……啊……啊……啊……啊……還要用力……用力頂我……好舒服……唔……唔……啊………………」  「啊……啊………好……過兒……大雞巴的……過兒……你……插得人家好……好舒服……唔……格格……喔…………喔……好美喔……嗯……好飽滿……好充實……弄得……人家……好舒服……人……家……好快活……唔……嗯……嗯……快一點……唔……再用力一點……喔……真美死人了……喔……」「啊……喔……天啊……唔……嗚……嗚……喔……酥……喔……酥美死了……肏……再肏快一點……對對……肏大力一點……噢……噢……噢…………我要丟了…………我……我……要丟了……啊…………」「咯……咯……啊……………哎唷……唔……我……唔……過兒的肉棒好粗好長喔……再頂深一點……唔啊……唔……喔……啊……要干死龍兒了啦……對了…………就是那里呀……天啊…………不要停……下來啊……對……就是那里……喔……喔……嗚…………………喔……喔……」「啊……哎唷……喔……咯咯……天啊……該死……唔……嗚……嗚……喔……好酥好麻喔……噢……噢………「咯咯………啊……過兒……用力……啊……頂到花心了……爽死人家了」「啊……啊……啊……啊……啊……人家好爽……要暈倒了……會……受不了……啊……天啊……過兒干得人家爽死了……好…爽……龍兒要被……過兒……玩死了……這……啊…」 「啊……好棒……好粗大……的……大肉棒……對……就是……這樣……龍兒要瘋了…再用力插……進來……啊………好棒啊……好舒服……對…奸死龍兒吧……來干死我……用力的奸死我……好了……對……對……肏我……干我……來……對……就是……這樣……啊……啊……舒服啊…………」  「快點嘛……!再用力的干……快來嘛……人家還想要啦…………過兒不要停下來嘛……」 「啊…………好粗大……的……雞巴……對………就是……這樣……人家要瘋了…過兒再用力插……進來……啊………好棒啊……好舒服……對…大力的奸死我吧……干死我……請過兒用……大雞巴……來奸死龍兒……好了……對……對……肏我……干我……來……對……就是……這樣……啊……啊……舒服啊…………」 「啊……咯咯……我的好過兒………啊…………好舒服喲…………唔……唔……唔……你真厲害……唔……對…………對……喔…………你快要插死我了……喔……喔……天啊…………真是……太舒服了……我要死了啦……喔……咯咯我又要……唔……唔……要泄了……唔……」 「好……好過兒……你怎么會……會這么強呀……龍兒……龍兒真的不行了……要被你插死了……人家……不行了……「 「哎唷……啊……咯咯……好棒啊……過兒好棒……的……大肉棒……對……就是……這樣……人家我要瘋了…再用力插……進來……啊…………好棒啊……對……用力……好舒服啊……奸死我吧……干死我…………對…對…干我……干我……來……對……就是……這樣……啊……啊……好舒服啊…………哦…………天哪………就是這樣………」 「啊…………哎唷……啊…………我好喜歡……這樣……被過兒從…后面……被肉棒干……的……滋味……大肉棒……正…在插……干我……呢……它……奸得……我…好爽……啊……就是…這樣……我要瘋了……用力插……進來……啊………好棒啊……好舒服……對……就這樣干死我……來用肉棒奸死我……對……對……干我……來……對……就是……這樣……啊……啊……好舒服啊…………」 「啊……過兒……你真厲害……干的龍兒好爽……過兒……你真會干……啊……大肉棒插的人家都……快要崩潰了……爽……啊…真爽…你真要爽死龍兒了……啊……」楊過像只出閘猛虎般,瘋狂猛烈的抽插,弄的淫水四濺。  「咯咯!龍兒心愛的好過兒……你真是太棒了……天啊……插到底了啦……啊……龍兒要爽死了……啊……過兒你的……大肉棒……粗大的雞巴……啊……不行了……龍兒要死了……死了……啊……過兒要插死我了……再干我……啊……深一點……啊……要泄了啊……啊……泄死了……啊……啊……………過兒……咱們兩……何不……在襄陽城前……干給漢蒙……漢蒙兩軍……和天下英雄……看啊……」楊過聽了,更是興奮,又道:「咱們還……還要生兒育女……好……好讓古……墓派……的聲名……遺臭萬年!」兩人越來越淫穢的浪語肆無忌憚地說出那樣的話。

  忽然小龍女的叫床聲調子一轉,急促說道:「好……好過兒……姑姑不行了……你……你也一起……丟進我穴穴里啊……」楊過很聽話,雙手閃電伸至小龍女的胸前,把她一對柔軟的奶子牢牢握在掌中,腰間一挺,轉眼便要泄陽。他只覺龍兒緊窄無比的陰道猛然把他的肉棒擠著,下體像要爆炸的感覺再也按捺不住,火上加油,把精液往她的桃源深處急射。  「過兒……過兒……龍兒……龍兒也出來了……過兒啊……」楊過與龍兒在經過一番激戰后,雙雙的相擁入了夢鄉了。  天亮后楊過被郭襄叫起來才發現龍兒已經悄悄的離房了兩人躺了一會兒,才開始整衣。  這時,郭襄注意到,楊過的衣服背部破了一個洞,郭襄取出針線,開始替楊過修補。  「……」看著郭襄一針一針縫補的模樣,楊過不禁看呆了。  「嗯…?大哥哥,怎么一直看著我呢?」  「不…我只是覺得,自己真的很幸福,能娶到你這個又美麗,又會縫紉,然后又如此溫柔體貼的妻子。」出自內心的話,郭襄臉登時變成紅通通的。

  「要是又會作菜,唔…那簡直就是仙女下凡,太完美了…」楊過微笑道。  「嘻嘻…我是會啊…」郭襄笑道。  「襄兒!」抱起了她,又是一陣狂吻。襄兒說道:「大哥哥該起來見爹娘,晚上我們在繼續云雨吧」楊過說道:「對啊!我都忘記去拜見岳父岳母了襄兒我們走吧!」  給爹娘奉茶后郭襄親自下廚做了一手好菜讓郭靖黃蓉心里滿足極了很快的…晚上到了……房間里…楊過躺在床上…郭襄坐在他的身邊…  「很不錯哦。襄兒連手藝都這么棒…」楊過微笑道…剛才的晚餐…也是郭襄親自下廚…  「沒有啦…大姐他們也有幫忙啊…」郭襄輕笑道… 突然郭襄倒入楊過懷抱說道「大哥哥襄兒這輩子只愛你一人你可別負襄兒啊……」  「…襄兒…「楊過將她摟回懷中…  「你永遠都是我的襄兒…」「大哥哥!!」喜悅萬分……郭襄高興的親吻著楊過…  「…襄兒…」  「嗯…?」郭襄望著楊過…突然間…楊過一撲…反壓住郭襄…緊貼她的雙唇…一陣深吻…  「唔…!?嗯…」良久…四片唇才分開…  「大哥哥…你又要了…?」  「嗯…今晚我得好好陪你才行…」  「大哥哥最色了…」紅著臉…但郭襄仍是起身…將衣服一件件的脫下…直到一絲不掛…  「襄兒!」楊過再也按耐不住…抱緊了郭襄…  「嗯…唔…」舌頭纏繞在一起…楊過伸出手指…用指尖捏著那挺起的乳頭…  「喔…嗯嗯…」  「大哥哥…嗯啊啊……」郭襄被挑逗的欲火高漲…她不甘示弱的回吻著楊過…吸吮著他的嘴唇…  「啊…!嗯嗯呀…」楊過的手逐漸向下憮弄…肚臍…小腹…直接進入了那神秘的花園…  「啊啊……」來回撫摸那濕潤的陰唇…接著…中指順勢插了進去…在陰道內翻攪了起來…  「咿呀…!喔喔…哈!」  「嗯…嗯啊啊……」淫水不停的流出…沾濕了楊過的手指…他順勢也將食指也插入…  「嗯呀…!」兩指不停的翻攪著…楊過跟著低頭…含住那突起的乳頭…  「啊啊啊…!哈…哈…」  「好…好舒服…啊啊…」郭襄發出了甜蜜的呻吟…  「啊啊…哦…嗯嗯嗯……」以舌尖轉動充血的乳頭…在下方的手指更是不放過…在那淫水泛濫的陰道內抽插攪動著……  「啊!啊啊…怪…怪怪的…襄兒要…要高潮了……」  「不行…啊啊…不…不要啦…咿啊…」楊過更是不停手…加快了抽送速度…  「啊啊啊啊…!要…要出來了啦……」  「大…大哥哥…啊啊啊啊………」一聲嬌喊…郭襄身子一顫…淫水一瞬間涌出…郭襄高潮了…「哈…哈…」余韻未息…郭襄氣息紛亂…  「呵呵…你看…」楊過伸出手…放在郭襄眼前…手指上濕濕滴…還牽著幾條銀絲…那便是郭襄滴淫水…  「大哥哥好壞…」羞紅著臉…郭襄不依的撒嬌著…  「啊…」郭襄注意到楊過的雙腿之間…那巨大的陽具正高高的舉著…想好好發泄似的…  「嘻嘻…」  「大哥哥…換我幫你…」說著…郭襄貼近它…伸出舌頭…輕輕的舔舐…  「襄…襄兒…!?」楊過嚇了一跳…因為他可沒教過她這招啊…  「會痛嗎…?」郭襄不解的問道…  「不是啦…你…你怎么會這招…?」  「啊…那是大姐教我的啊…大姐說這樣你會很舒服…」  「……真是…教壞小孩子…」楊過苦笑道…  「人家不是小孩子啦…!」郭襄嘟起了嘴道…  「好好好…郭襄是大人了…」楊過摸著她的頭…微笑道…  「嗯…」再度低下頭…舔舐著… 郭襄仔細的舔舐著每一個部位…從龜頭一直舔到根部…來回不停的舔著…  「啊…!」不經意的…郭襄舔到了龜頭下的凹陷處…一陣強烈快感傳來…楊過忍不住啊了出來…郭襄察覺到…更是集中火力的舔舐著那兒…  「等…等一下…襄兒…哦…!」楊過阻止不聽…只得任由郭襄的舔舐…舔了一陣…郭襄意猶未盡…靈機一動…她張開櫻桃小嘴…將陰莖含了進去…  「呃!」一陣溫暖的觸感…令楊過更是舒服難忍… 楊過的陰莖尺寸滿大的…郭襄僅吞入一半多…陰莖充滿了口腔…郭襄輕皺了眉頭…像是含棒棒糖一般…舌頭在龜頭下方輕輕舔著…強烈的快感直沖而來…楊過只覺的有些忍不住了…  「襄…襄兒…等…啊!」還來不及制止…楊過再也忍不住…射精了…精液從龜頭前端狂噴而出…  「唔!?」郭襄嚇了一跳…溫熱的精液直沖喉嚨…郭相差點嗆到…趕緊松口…登時噴的滿臉都是…  「襄兒…」楊過有些慌張的道…  「好怪的味道…」望著沾滿手的粘稠精液…郭襄伸出小舌…輕輕的舔著…  「……」清純的面容…正舔舐著自己的精液…那淫亂的情形…楊過的陰莖很快的又充血硬起…  「襄兒變的好色哦…」楊過輕輕的笑道…  「那…那都是大哥哥害的啦…」襄兒的臉登時紅了起來…  「有什么關系…我喜歡啊…」說著…楊過將她擁入懷中…  「不過…襄兒這淫蕩的一面只能屬于我的哦…」楊過在她的耳邊輕道…  「大哥哥……」郭襄嬌聲喚道…  「來…」楊過躺下…指引郭襄過來…  「大哥哥…?」隨著楊過的指引…郭襄跨到楊過的身子上…楊過緩緩的將她身子壓下…  「啊啊…!」巨大的陰莖直直貫入陰道內…郭襄不由得叫了出來…  「怎…怎么又一個怪姿勢…」郭襄不知所措的道…  「很舒服的啊…來…自己動動看…」楊過柔聲道…  「唔…啊!」郭襄的腰部輕輕的動了一下…  「呃呃…呀…」陣陣的快感襲來…郭襄發出了呻吟…  「唔…這樣…好…啊啊啊…好舒服…哈…」擺動的速度逐漸加快…郭襄的喘息也愈來愈急促…  「哈…哈…哈…」結合之處漸漸的溢出淫水…隨著陰莖的進出而發出淫蕩的聲響…  「啊啊啊…插的好…好深…呃…嗯嗯…」  「哦…哈…哈…唔啊啊……」  「大…大哥哥…呃嗯嗯嗯…」  「咿呀…!哈…哈…」急速的擺動著腰部…豐盈的乳房上下搖晃著…楊過伸出手…捏住了它…  「不…不行…啊啊啊…咿呀…」用力揉捏著乳房…一方面用手指掐住那粉紅色的小櫻桃…  「哦…嗯嗯嗯…!」  「好…好壞…呃啊…唔唔唔…」郭襄雙手支撐在楊過的胸膛上…放蕩的擺動著…  「不行了…哈…哈!襄…襄兒快撐不住了…嗯嗯嗯…!」  「我也快了哦…」楊過只覺的腰間一陣酥麻…他也快要出了…  「嗯嗯…大…大哥哥…我…哈…我們要一起…啊啊啊……」快速的抽動…郭襄即將到達顛峰…  郭襄︰射在里面吧!大哥哥我愿意為你生……生小孩「呃…!」溫熱的陰道不斷的蠕動…楊過再也忍不住…腰身一顫…射精了…  「咿啊啊啊啊……」滾熱的精液直沖子宮…郭襄淫叫一聲…也跟著泄身了……  深夜……  「……」望著身邊熟睡的郭襄…楊過靜靜的看著…深怕吵醒她…  (襄兒…)望著她…楊過深深的認為…這一生…再也沒有比這個更幸福的事了…  「大哥哥…」突然間…襄兒開口道…  「大哥哥…最喜歡你了…襄兒要跟你…永遠在一起…」支支吾吾的說著…原來是在說夢話…(襄兒……)楊過微微一笑…連在夢中都只想著他…楊過只覺的好甜蜜…  我也是…晚安…小聲的說著…楊過在靈兒的額頭輕輕一吻…便幸福的睡著。

  經過一夜巫山云雨的楊過和郭襄,也漸漸的從夢中醒來于是倆人起床穿衣剛走到屋外,大武、小武、耶律燕、完顏萍也各自從屋中走出,一個個精神似乎也不是很好。楊過拱手對大武、小武道︰「大小武兄,昨夜休息可好?」  大武還禮道︰「有勞楊大哥掛念,還好,還好。與楊大哥一般的好,一般的好。」  聽到這話,耶律燕、完顏萍臉上不禁一紅,低頭不語。  大武走到楊過身旁,小聲道︰「楊大哥好福氣啊。」楊過道道︰「彼此,彼此。」兩人相視一笑。  說著,六人有說有笑的走到餐桌周圍坐好。自有一名仕女端上幾盤精致小菜和幾碗蓮子粥,大家都有些餓了,連忙享用可口的早餐。  吃完早餐后其他人紛紛告辭,出去練功了郭芙走過來跟郭襄說︰「二妹,你跟妹夫行房時,聲音好大喔!我都聽的見呢!下次小聲一點!」  郭襄羞的滿臉通紅,道︰「大姐,你不要取笑我了,不關我的事,都是大哥哥他不好。」郭芙道︰「騙人,一個巴掌拍不響。」  郭襄道︰「大姐,你可冤枉我了,每次都是大哥哥主動,而且,而且……」  郭芙道︰「而且什么?」郭襄低聲道︰「大哥哥每次都好強啊,弄的我丟了以后,他還不盡興。而且一弄就是好幾個時辰,我每次都吃不消。」  郭芙道︰「胡說,怎么可能有那么長!」郭襄道︰「我沒騙你,千真萬確的!」  當天晚上楊過跟郭襄又繼續在房間里云雨郭襄道「大哥哥你喜歡我嗎」楊過道「大哥哥當然最喜歡你啊」「那是多喜歡呢?」郭襄笑著反問道。  「嗯…。」兩人互相注視著。  「就是這么喜歡啰…。」說著,楊過湊過去,親吻郭襄的櫻唇。  「唔…。」郭襄閉上眼睛,接受楊過的吻,楊過順勢就這樣將郭襄壓倒在床上。  「嗯…。」一切都是這么的自然,若不是兩人是相愛的,根本不可能這么自然而然。  「嗯嗯…。」甜美的呻吟…甘甜的唾液…舒服的觸感…楊過深深的吻著…以舌頭探索著郭襄的口腔…  「唔…」郭襄不甘示弱的回吻著…嬌嫩的舌頭與楊過交纏在一塊兒…  「哼哈…」良久…兩人才依依不舍的分開來…  「這樣…你知道我有多喜歡你了吧…」楊過微笑道…  「知道了…」郭襄高興的親吻著楊過的臉頰…  「想不想要更瞭解呢…?」楊過惡作劇的說道「嗯…」郭襄紅著臉…小聲的說道…  「襄兒…」楊過微微一笑…  楊過在實在是按耐不住…一把抱住郭襄…  「呀!?」郭襄嚇了一跳…只見楊過一手扶住背…一手扶住小腿將她抱了起來…  「襄兒…」逍遙笑著道…他將郭襄平放到床上…自個兒一把撲了上去…楊過吻了上去…  「唔唔…」回抱住楊過…郭襄也深深的回吻回去…  楊過一面吻著…一面伸出手…隔著衣服愛撫起乳房…  「呃呃…」適中的力道不斷的柔捏著…郭襄發出了甜美的鼻息…一會兒…四唇分開來…楊過伸手想解去郭襄的衣裳…  「…?」意外的…楊過居然看不出要從哪里解開來…  「噗…解開這扣子啊…」郭襄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原來郭襄身上穿的那件…正是楊過和郭襄洞房花燭夜時的同一種款式的衣服…  「啊…對哦…」楊過臉一紅…不太好意思…  「大哥哥笨蛋…那不過才前天的事呢…」郭襄嘲笑的說著…楊過紅著臉…突然伸手有點用力的往乳房捏去…  「痛…!」郭襄微皺眉頭道…「誰叫你亂說話…該罰…」楊過笑著…他伸手解開了郭襄的外衣… 素白的肚兜…正好襯托著郭襄純潔的心靈…碩大的乳房包在肚兜里…像是要撐破般的挺起…楊過伸手到背后…將肚兜也解開來…一對豐碩的乳房露了出來…  大概是平常有在鍛煉的關系…即使躺著…豐滿的乳房仍是高高的挺著…  「哇…」楊過兩眼緊緊的盯著…白皙的兩粒乳房…如熱騰騰的大肉包一般…  上面的一粒小櫻桃更是美味…令人垂涎三尺…楊過忍不住張口輕輕的含住乳頭…  「啊唔…」郭襄發出了輕呼…只見楊過伸手微微使勁的捏著另一邊的乳房…一面還以舌頭轉動乳頭…  「啊啊…唔…」郭襄緊緊的抱住楊過…呻吟著…  「大、大哥哥…唔啊啊…怎么…特別的…嗯唔…熱情呢…啊啊啊…」郭襄有些受不了的說著…  「啊…襄兒太美啦…真的好美…」楊過喃喃的說著…更是努力的舔著乳房的每一處…  楊過忘情的舔著…簡直就像是想把乳房吞下去一樣…  「嗯啊…大哥哥…」郭襄微微的掙扎的道…  「不要…一直舔胸部啦…嗯嗯…那里…也、也要啊…」郭襄羞紅了臉…不好意思的道…一直不斷的刺激…理所當然的…下半身早已麻癢難當…  「啊…對哦…」楊過起身來…將郭襄的長褲給褪下…只見褻褲早已濕了一大片…  「呵呵…好濕哦…襄兒也興奮啰…」楊過調笑著…他將褻褲也脫下…郭襄的私處再也毫無保留的顯現…相當稀疏的恥毛…襯托出郭襄尚未完全成熟的年紀…烏黑的恥毛被淫水所沾濕…平貼在下腹部…再往下便是那粉紅的陰唇…楊過伸出手…往兩腿之間一探…  「呀…!」敏感之處受到刺激…郭襄驚叫了出來…  「你看…濕答答的…襄兒好色哦…」楊過舉起沾滿淫水的手指…輕涂在郭襄的乳房上…  「討厭…」郭襄羞紅了臉…害羞的說道…楊過微微一笑…他拉著郭襄的手…往自己的股間摸去…  「啊…」郭襄感覺到手碰觸到一個硬硬的凸起物…  「我也是哦…」楊過說道…「大哥哥的…硬起來了…」郭襄隔著衣物撫摸著…她起身…替楊過除去衣服…不一會兒…楊過也是一身赤裸…巨大的陰莖高高的勃起…  「我來讓大哥哥舒服…」說著…她意示楊過坐下…自己則跪坐在楊過的面前…兩手輕輕的抓住陰莖…  「襄兒…」楊過看著郭襄…想知道郭襄打算怎么做… 郭襄的素手抓住了陰莖的根部…上下套弄了起來…不一會兒…郭襄低頭…開張櫻桃小嘴…往龜頭含了進去…  「唔…」勉強吞進一部份…郭襄微皺眉頭…舌頭在龜頭上來回舔舐…舔了一陣子…郭襄放棄含進去…改以舌頭在陰莖周圍來回舔舐…  「咕咻…唔…」發出了蕩人的聲響…郭襄努力的舔著…最后…她舔到了龜頭的凹陷處…也就是楊過的敏感點所在…  「啊…!」楊過一驚…忍不住叫了出來…郭襄更是不放過…集中火力努力舔著那兒…  楊過看著郭襄的臉龐…  「嗚…咕唔…」有些恍惚的眼神…郭襄專心舔著陰莖的模樣…深深的刺激著楊過的感官…  「啊…更大了…」郭襄有些訝異的看著它的變化…  「對啊…」楊過制止住郭襄…一把將郭襄壓倒…  「因為…它想進入襄兒體內啰…」楊過輕聲道…  「…嗯…」郭襄臉一紅…輕輕的點點頭…  「要插啰…」說著…楊過分開她的雙腿…對準陰道入口…緩緩的插了進去…  「啊…!」結合的那一瞬間…給予兩人的…是那種與心愛的人結合的充實感…楊過緩緩的擺動腰部…抽插了起來…  「啊啊啊…」此時此刻…一對相愛的兩人…結合在一塊兒……良久…良久…  「……」撫摸著熟睡中郭襄的秀發…楊過以溫柔的眼神看著她…適才一共做了兩回合…連泄三次的郭襄馬上就累的睡著了…「襄兒…」小聲的叫著她…楊過輕輕的撥弄她那有些亂掉的頭發…此時此刻…他的心中充滿著幸福隔天早上大家一起吃早餐時郭靖道:「今天我們要去為洪幫主和歐陽鋒掃墓,大家去準備一下。」楊過跟郭襄一路牽著手非常幸福的前往華山掃完墓后黃蓉提議選出新五絕最后楊過繼承義父西毒歐陽峰封號西狂。郭靖則繼承師父北丐洪七公封號北俠。老頑童則繼承師兄中神通王重陽封號中頑童。  而南帝一燈大師則改號南僧。 然后東邪黃藥師則照舊新五絕誕生后郭襄跟黃蓉到說要跟大哥哥到處去走走。  黃蓉知道女兒想要跟楊過單獨在一起便爽快的答應了并跟女兒說游完后到華山小屋見面。  楊過跟郭襄一起到華山一個湖劃船,郭襄道:「大哥哥這里只剩下你我兩個人了。」楊過道:「襄兒你是想要大哥哥跟你在這里云雨嗎?」郭襄道:「討厭啦大哥哥,襄兒又沒這樣個意思……」楊過道:「那襄兒你是什么意思呢?」襄兒發現楊過不知不覺已把手伸到自己胸前并在她的身上撫摸郭襄道:「討厭啦大哥哥欺負人家啦!」楊過摟住了她的細腰,在她的耳朵旁輕聲的道:「大哥哥又是如何來欺負你啊!」  「你現在便是欺負我了!」  楊過笑道:「這樣才算是真正欺負你。」  楊過的雙手開始不規矩在她的身上撫摸,只見郭襄半推半就,不一會兒便已全身酥軟躺在自己丈夫的懷中,楊過將她的衣衫逐件褪去,只留下一件紅肚兜在身上。,隱藏在肚兜下如尖筍般誘人的雙峰,正隨著她的喘氣聲起伏不定,楊過終于將她身上最后的衣物除去,只見一具誘人的胴體呈現在眼前。  楊過再也忍不住了,迅速地將自己身上的衣物脫光,只見胯下的肉棒早已硬挺,由于游艇上空間有限,楊過將郭襄的雙腿拉開靠在自己的雙肩上,雙手按住她的雙乳肉棒對準她的陰戶,準備大干一番。

  只見楊過的雙手如撫琴般在郭襄的雙乳上又搓又揉,不一會兒郭襄的陰戶淫水不斷汨出,楊過把肉棒頂在陰戶口,來回地磨擦郭襄的陰唇,在這雙重的刺激下郭襄的呻吟聲越來越急促,最后終于雙手抱緊了自己的丈夫。  「大哥哥!快……一……點,我……我……快受不了……了。」  「快一點什么啊!」  「快……快干我!襄兒的小穴癢的快受不了。」  楊過聞言深呼吸將真力貫注在腹部,用力往前一頂,將肉棒送入郭襄陰穴內深處,楊過開始以九淺一深的戰法抽插,只見郭襄的浪叫聲響徹了湖面上。  「哎呀……啊……哼哼……天吶……快……快活死了……嗯……」  「好哥哥……親哥哥……襄兒要上天了。」  「大雞巴哥哥……襄兒快要被你干死了……啊……哼哼……」  「好哥哥……啊……哼哼……襄兒快丟了。」  忽然楊過覺得一陣酥麻,一股陽精從體內射入郭襄體內,兩人同時癱了下來。  楊過吻了一下身旁的嬌妻,笑著說:「我今天的表現你還滿意吧。」  郭襄羞的滿臉通紅說:「死相!就沒有半句正經話,光會欺負人家。」  兩人將衣衫穿回,上岸回到華山小屋。大家正在慶祝新五絕的誕生楊過跟郭襄一起跟大家吃飯慶祝。  楊過吃飯時一直跟龍兒聊天「過兒!」「龍兒。」兩人互叫了一下,開心的笑了出來。  兩人繼續一面聊天,一面喝酒。想不到龍兒的酒量也不差,楊過等兩人愈聊愈開心,酒也是愈喝愈多…  「……」在一旁的襄兒靜靜的,自知自己插不了嘴,但看著楊過開心的模樣,郭襄也感到高興。看著他喝了一杯,郭襄也跟著硬是灌下一杯。  「唔……。」終于,郭襄不勝酒力,已經陷入迷糊狀態了。一個不穩,她倒在楊過身上。  「襄兒?」楊過這才發現,原來郭襄已經醉了,他也才注意到,襄兒剛剛居然跟著他的杯數一同喝。  「傻瓜,我不說不會喝酒就不要喝嗎…」楊過小聲責備道。  「唔…。」郭襄只覺得神智迷糊,她也懶得爬起,干脆就倒入楊過的懷中。  「襄妹醉啦,那…今天就到此為止啦,你帶她回房睡吧,也很晚了…」龍兒微笑道。就連她也是臉上一層紅韻,也是快醉了。  「嗯,那…明天見了。」楊過向她告別,便背著郭襄往自個兒房間走去。  楊過走進去,將郭襄安置到床上。  躺到床上,郭襄發出唔嗯的鼻音,四肢亂動,要睡又不睡的,那抹上淡淡紅韻的臉頰,朦朧的眼神,竟有一股說不出的魅力。  「大哥哥…好熱…。」郭襄支支吾吾的道。楊過苦笑著,伸手替她解去胸前的扣子。  「你哦…干嘛一直喝勒?」楊過說道,他將郭襄的外衣脫去,露出了粉紅的肚兜。  「因為…我怕大哥哥怪我不會喝酒,唔…。」郭襄喃喃的道。纖細的手四處亂動,有些焦躁。  「小笨蛋…,我怎么可能因為你不會喝就怪你勒。」楊過伸手輕輕撫摸郭襄的臉頰,郭襄的手似是抓到了依靠,緊緊的抓住楊過的手臂。  「大哥哥,你喜歡我嗎?」突然間,郭襄問道。  「當然啦,趕快睡吧,很晚了…」楊過隨口應道,因為他猜想襄兒現在應該是在酒醉亂說中吧。  「唔…,我也是,我最喜歡大哥哥了,只要大哥哥快樂,襄兒也快樂…,只要大哥哥能快樂,做什么我都愿意…」郭襄喃喃的說道。趁著酒醉,郭襄像是胡言亂語一般,一口氣全說了出來。  「……」楊過微微一笑,心中十分感動,雖然不知道郭襄這是否是酒后亂言或是酒后真言,但楊過還是很高興。

  「大哥哥……。」  「嗯?啊…」突然間,郭襄一把摟住楊過的脖子,將他拉到床上。  「親我…。」說完,郭襄湊上去,吻著楊過的唇,一陣熱烈的深吻。  「怎、怎么啦?」郭襄突然的舉動,楊過有些訝異的問道。  郭襄聽了,露出了狡獪的笑容,她貼近楊過的耳畔,吻著他的耳垂,然后以細如蚊聲般的聲音,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我、想、做、愛…」  「啊!?」楊過頓時一愣,來沒反應過來時,郭襄突然一轉,趁機把楊過壓倒在床上,兩人的位置來個大對調。  跨坐在楊過的身上,楊過注視著郭襄。此刻,楊過突然感受到,郭襄那漆黑如黑珍珠般的雙眼,水汪汪的,竟是變的如此的淫魅。  「郭襄…」楊過正要開口,郭襄伸出食指按住楊過的嘴唇,意示他別開口。  「不許動哦,人家今天要好好的服侍大哥…。」嬌媚的聲音,郭襄那充滿著魅力的雙眼,讓楊過真的是動彈不得了……

【完】